-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记一次平淡无奇的“家宴” || 南北

WARNING:OOC

 

/勿上升。

 

/刑侦PARO,《二队立志推前浪》系列。队友即学院成员。

 

/南北ONLY。郭蒲不逆。

 

/破案之余谈个恋爱呗。


Summary:一次普通的“家宴”,竟然把半个二队都给集齐了。顺便,恭喜韬总喜提微醺蒲队一只。

 

 

 



01


“我觉得啊,按辈分算,文韬可能是你师叔。”


蒲熠星刚才在走神,闻言后懵了一下:“我的……什么?”“师叔。”唐九洲一脸认真,每一根头发都被发胶安排得明明白白,乖巧得纹丝不动。


周峻纬笑得很随和,随和里带着奸诈:“多好,小两口又可以玩新情趣了。”唐九洲从小就是学霸,最大的优点是学习能力强。他立马就把他峻纬哥哥的诡异笑容复制粘贴到了自己脸上:“多好,哥哥爸爸老公宝贝,叫得多腻味,有点新情趣才会让感情生活更富有色彩。”


“……?”蒲熠星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张尚显稚嫩的脸,手里的高脚杯差点跳楼身亡。他的情感生活有没有色彩不好说,但是唐九洲,他亲爱的弟弟,哥哥们嘴上怼心上宠的存在,如今的思维真是越来越带颜色了。


旁边的周峻纬也看不下去了,呵呵冷笑,手臂一伸,淡定却不容抗拒地把唐九洲的脖子卡进了自己的臂弯里,无视他杀猪般的惨叫:“九洲啊,嘴巴不要就捐了,耳朵不要我就让老齐给你整整齐齐地剁了,明白吗?”


“你怎么又欺负我嘛!——干嘛干嘛,别别别——!”


蒲熠星低头抿了一口红酒,笑意轻巧地攀上清冽眉眼。他站在宴会厅的角落,如同一尊洗去凡尘的精致雕像,对周峻纬把唐九洲的脑袋往蛋糕里按的行为视而不见。


呵,有些事,必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02


前些天的那个案件被一队接手了。倒不是因为案子在二队长时间搁置却无法侦破,而是唐九洲在出过一次现场后,肯定地表示,这起案子和一队正在侦查的那一起,是个连环杀人案。


那时唐九洲整个人窝成小小团,坐在地上盯着污血构成的不规则图案,头发蓬松凌乱,耳后架着自动铅笔。蒲熠星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一旁看,眉心紧锁,很快和周峻纬去完成了交接。——他当然相信唐九洲的能力,知道这个看起来爱玩爱闹却是痕检科王牌的判断一般不会出错。


除了队长,一队还跟来了个女孩,个子不高,大眼睛,用周峻纬的直男分类法说,是萌妹系长相。蒲熠星忍不住多看了周峻纬一眼,笑道:“呵,不愧是二队周公子啊,就没有你不懂的。”“夸张了,”周峻纬微笑,拍了拍蒲熠星的肩膀,“不是我太懂,而是这题对蒲老师来说超纲了。”看着周公子的直男笑容,感觉有被内涵到的蒲熠星笑不出来了。


“检查过啦,资料应该是完整的。”女孩咬字软糯可爱,给人以亲切感。她方才仔细把资料翻了一遍,除了在看到被害者脸上的咖啡渍时疑惑地皱了皱眉,整个过程畅通无阻。


周峻纬对被自己弄脏的资料心存愧疚,连忙起身问二位要不要喝水。蒲熠星一把把他拽住,扭过头对一队队长说:“师父,文件资料大概就是这些了,还有一份法医报告在小齐那里,我们去审讯室的时候可以顺便拿到。”


啊?师父?周峻纬眨眨眼,左右看下了蒲熠星和他对面的男人,没说话。


“行啊,小蒲,”一队队长笑得满脸褶子,明显是满意极了,“最近进步很大嘛!我听说二队在你的带领下已经拿到不少好成绩咯!”虽然蒲熠星在队里总是瘫着一张奶味脸蛋,爱好是和躺椅连为一体兼踩着郭文韬的底线来回跳探戈,但是在长辈面前出奇的乖巧羞涩。他脸颊涨红,声音低软:“那得是师父教得好啊。”


一队队长叹了口气,摆手:“惭愧惭愧……除了芳心纵火,为师也从未教过你什么。而这个在旁人那儿又是万万学不到的,唉。”


人要学会进步,于是正在喝咖啡的周峻纬很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喷出来。他想,他好像知道蒲熠星的彩虹屁是从哪里锻炼来的了。



03


蒲熠星进办公室的时候齐思钧不在,倒是郭文韬坐在他的位置上。蒲熠星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儿?”


郭文韬在蒲熠星进来之前还在看书,眉眼冷冽,脸颊雪白宛若羊脂玉,唇色嫣红似半瓣玫瑰,好一幅天仙下凡绝美画像。“蒲熠星,”他抬头见是他,眉眼一弯,冰雪消融,“我刚从法医科回来,带了点吃的给你。”蒲熠星哽了一下,脑子里面立马闪过些不好的东西:“……法医科能有什么吃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郭文韬没接话,极其自然地牵着蒲熠星的手,下意识要拉到唇边亲吻。后者显然也是习惯了,翻着资料没有拒绝,却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颤,突然将温热掌心盖在郭文韬唇上,轻轻往后一推。郭文韬挑眉,而后了然地往玻璃门外看去。——隐约三两人影,一对犀利目光,郭文韬一怔,换上营业中的职场微笑,颔首示意。


蒲熠星敏锐地感觉到一丝奇怪:“怎么,认识?”“一队的前辈,”郭文韬则说得有些含糊,“工作上……遇到过。”蒲熠星看他的样子确实没这么简单,但他急着拿文件,也就没有追问下去了。


出了门,报告交到一队手里,这个案子基本上就与二队无关了。蒲熠星松了口气,刚要收回手,突然被塞了个什么东西。


“案子交给我们,你去放松一下吧小蒲,”蒲熠星低头一看,是一封看上去很是精致华贵的邀请函,只听撒贝宁说,“这是我一个老师的退休宴,周末的时候,你同我一起去吧。”



04


蒲熠星刚看到郭文韬的时候,以为是自己喝了两杯香槟就不胜酒力地喝晕了。他揉揉眼睛,肯定那天仙下凡的模样除了郭文韬不可能还有他人,便侧过身小声向师父说明情况,满腹狐疑地向他的方向走去。郭文韬身着白色西装,佩戴碎钻胸针,白皙的指尖捏着高脚杯,从旋转楼梯上翩翩而至,优雅高贵的样子像极了远道而来的邻国王子。


 “你怎么在这?”


郭文韬看见他,眼睛一亮,听到他的话后又颇有些委屈地抿嘴道:“你怎么老问我这句话呢?搞得跟多不想见到我一样。”蒲熠星怔住:“……我没这个意思。”郭文韬看着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神情,知道人不能逗过了,于是弯着唇角去牵蒲熠星的手:“这是我在北大念书时的老师的退休宴,我当然要来的。倒是你……你也认识唐教授?”


“也不算认识……”蒲熠星的眼神微妙闪烁,“等下,你的……老师?”他的脑海中似乎飞快闪过什么,却又来不及抓住。


“小蒲!——”那头的一队队长又叫唤开了,“你赶紧过来见见教……哎呀?小师弟来了呀?”蒲熠星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抽回手,可郭文韬却使了劲,他抽了几次,竟没抽开,瞪大了眼睛看那人。郭文韬在蒲熠星震惊的目光中,微笑鞠躬。


“撒师兄。”


蒲熠星差点没合拢嘴:“……你俩很熟?”


撒贝宁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表情古怪:“……你俩很熟?”


被两道目光锁定在原地的郭文韬沉默不语,低头抿了口红酒,耳畔攀上粉色。“师兄,这是我男朋友。”他背脊挺拔如松,云淡风轻地开口,投下重磅炸弹。


那夜风大,繁星灿烂,蒲熠星在一旁恍惚着,突然觉得郭文韬根本不是人间雪,他分明就是天上冰。——飘着仙气,无坚不摧,以自己的方式,源源不断地向自己表达着平淡而甜蜜的爱意。


他竟然跟他的师父出柜了。



05


“我明白了,所以文韬是你师父的师弟,是你的师叔,但是他一直没有告诉你这层关系。”


“你明白个屁,你还这么小……”蒲熠星原地踱步,看上去心情烦躁,“不是,你怎么也在啊?”“我爷爷的退休宴啊,我为什么不能在啊?”唐九洲眨眨眼,满脸无辜,“你太坏了,你说谁小呢!”蒲熠星脚一崴,差点没摔下楼梯。他这才发现唐九洲今天梳了个大背头,油光粼粼、一丝不苟那种。身上还穿着深蓝系西装,架着金丝眼镜,怎么看都像是偷穿了家长衣服的小屁孩。


“我才觉得奇怪呢,”唐九洲的发胶非常强悍,这大风已经吹得蒲熠星有些头晕了,他的发型还纹丝不动,“我家里人说是家宴,让我随便玩,结果我一进来,又赶着我去换正装了。”蒲熠星上下打量了他几下。格子衫黑镜框的IT男孩这么认真打扮的样子确实挺违和。


这样规模的宴会,这样的家族背景和财气……蒲熠星叹气:“看来我们平时喊的周公子不一定是周公子,但唐少爷还真是唐少爷啊。”闻言,唐九洲的眉心跳了跳,看上去却没有太高兴。


不过他很快又找到了让自己高兴的话题。


“说起这个,你猜还有谁在这里?”



06


“我姐姐说是家宴啊,我就跟来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周峻纬无辜得很。他举着高脚杯,与平时在办公室喝咖啡的样子无异,让蒲熠星不知道该说他是平日里太端庄,还是重要场合太随意。


从师父那里得知唐教授给一队当过顾问后,蒲熠星觉得有一丝莫名的挫败。二队组建也快有半年了,他居然时至今日才知道,郭文韬是他师父的小师弟,唐九洲是他师父的师父的亲孙子,而周峻纬的姐姐就是一队大名鼎鼎的罪犯侧写师,也就是他师父的同事。朝夕相处,作为队长竟然连这些都没弄清楚。蒲熠星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动作太快,郭文韬竟然也没拦住。


“嗝,说吧,”他打了个不明显的嗝,淡淡地说,“咱二队还有谁在这儿。”


周峻纬果然还能带给他新的惊喜:“刚刚看见老齐了,他说之前给唐教授当过助理。”


“……”


蒲熠星:这荒唐的世界竟然这么小。



07


“不过话说回来,”周峻纬摇了摇红酒杯,“我总觉得我们几个在办公室以外的场合聚在一起,有点奇怪。”


蒲熠星问:“怎么奇怪了?”


“总有种出案发现场的感……”周峻纬话音未落,尖锐的警笛在身后响起。


 “……”

 

唐九洲捂嘴:“玄学!果然是神秘的家族基因!” 



08


据说是二楼卫生间发现的尸体,暂时无法辨别身份。周峻纬和唐九洲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嘴里还叫嚷着谁去喊齐思钧。郭文韬本来已经跟着抬脚了,却隐约瞥见蒲熠星的脸色略显苍白,忙伸手拉住他。


“不舒服?”


蒲熠星摇头,却见郭文韬按着他的肩膀完全没有要放开的意思,只得老老实实地说:“可能是风有点大,头晕。”“我给你倒杯热水。”郭文韬皱眉,果断转头迈下一级台阶。


“郭文韬!”


手臂被一把拽住,郭文韬匆匆转身,突然被蒲熠星拦腰抱住。台阶造成了微妙的身高差,让蒲熠星可以把脸埋在郭文韬的颈窝里,他收紧了手臂,呵出的热气蘸着酒精,染红了那人洁白的脖颈。郭文韬突然大气都不敢喘。他的眼睫毛在颤抖,把手掌慢慢覆在蒲熠星的背上,从上而下地安抚,一下,两下。


“蒲熠星,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我没有问过你,就跟你师父说了我们的事情。”


蒲熠星一怔,没直起身,不答反问:“你喝酒了吗?”“一点点,”郭文韬抿抿嘴,好像没憋住的燥顷刻间浮了上来,“没你喝得多。”“我喜欢你喝酒的样子。”蒲熠星截住了他还要继续说的话头,郭文韬一时哑然。


“郭文韬,跟我谈恋爱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不用过度顾及我的感受。我没有不喜欢,只要是你,我没有不喜欢的。吃醋也好,向长辈坦言也罢,我知道你在乎我。这不是麻烦,你没有带给我什么麻烦。所以,真的……”


“你很可爱。”


郭文韬彻底怔住了。他感受到蒲熠星紧紧地抱住他,身体的温度正在源源不断地传给他这人间雪、天上冰,他能感觉自己的心脏朝失控的节奏砰砰跳动。


“我也喜欢你喝酒的样子。”郭文韬轻声说,眼睛里盛满了从未有过的灿烂笑意。


 “走吧,该工作了。”

 


09


“他怎么又坐地上了?”


匆匆赶来的齐思钧气还没喘匀,指着坐在尸体身边的唐九洲,冲周峻纬努努嘴。周峻纬摸了摸下巴,神色平淡地叹了口气,没接话。不远处的唐九洲背对他们坐着,窝成小小团盯着地面的痕迹,藏在阴影里,仿佛已经把自己隔离去了另一个孤独的世界。这陌生而熟悉的背影,让齐思钧一时间有些发愣。


“九洲。”周峻纬长腿一迈,毫不费劲地越过了警戒线,朝唐九洲信步走去。弟弟闻声回头,眼神少见的呆滞,他弯下腰,笑笑,揉了揉唐九洲的头发,“没事的,要加油。”周峻的纬眼神从地上繁复的血色图案挪开,落入唐九洲无神的眼中。



10


“不过那个……可以啊唐九洲,可以啊这发胶,你头发怎么揉都揉不动啊?”


正想抱着他峻纬哥哥的大腿痛哭流涕的唐九洲:……


今天的唐九洲并没有为他们的绝妙同事情感动过三秒。


 

 

 

 

 

 

 

 

 

 



FIN

群像会占不少的戏份。

一队即明侦玩家

评论(98)

热度(7922)

  1. 共20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