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论唐九洲与不隔音的门板谁更卑微 || 南北

WARNING:OOC

 

/勿上升。

 

/刑侦PARO,《二队立志推前浪》系列。队友即学院成员。

 

/南北ONLY。郭蒲不逆。

 

/破案之余谈个恋爱呗。

 

 

 

 

 

Summary:只不过是一个同居问题。

 

 

 

 

 

 

 

00


这是二队组建以来,唐九洲第四次带着行李箱上班。

 


01


邵明明无意中瞄到藏在唐九洲办公桌下的行李箱,见怪不怪地在他桌上撒了一把大白兔奶糖:“怎么了唐九洲?你又跟家里吵架了吗?”


原本还把下巴搁在桌上静止装咸鱼的唐九洲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捂住他的嘴:“嘘嘘!……你小点声!不要多嘴!”邵明明吓了一跳,因为身高限制被唐九洲勒得直翻白眼,嘴里“呜呜”直叫,看上去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鸡仔。


蒲熠星和齐思钧刚刚从法医科领完文件回来,一踏进门,正巧撞上这惨无人道的“办公室霸凌”。


“这是在干嘛?”蒲熠星推了推眼镜,好奇地多看了他们两眼,“闹归闹,九洲你别欺负明明啊。”邵明明伸手挥了两下,眨了眨完全没憋出一点眼泪的双眼,企图让蒲队和齐妈对他展开救援。


唐九洲看见他俩进来就触电似的缩回了手,背在身后傻笑:“没啥事,他这、买了一大包奶糖,就给了我两个,小气!”蒲熠星看着兔仔这幼稚的模样,和齐思钧对视了一眼,双双无奈地撇开头。


邵明明缓过劲来了,拍着胸口夸张地咳嗽:“你们俩听他瞎说!……唐九洲!你干嘛呢!蒲队这不是回来了嘛!你赶紧跟他说说,你……”唐九洲脑中警报嗡嗡直响,趁邵明明后半句话没来得及吐出来,连忙又把手捂了上去。好吧,应该是太着急了,直接拍了上去,“啪”一下巨大声那种,弄得在场所有人都懵了。这下终于把邵明明的眼泪实打实给扇出来了,终于不用再辛苦演戏了。


“对、对不起——”唐九洲愣在原地,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虽然画面看上去滑稽搞笑,但是齐思钧站不住了,连忙强忍着笑意走上去捧着弟弟的脸给揉揉:“哎哟!都怪九洲下手没轻没重的,我来看看脸有没有歪掉……这鼻子还真有点歪了哦?这可怎么办?”邵明明马上紧张起来,抬腿蹬了唐九洲一下:“赔钱!唐九洲!——”唐九洲差点被他蹬趴在地上,但自知理亏,只得委屈地眨眨眼,不敢说话。


“好啦好啦,骗你的,这不还是很可爱嘛……”齐思钧笑出声。


“行了,有事喊潘潘过来给你看看,没事就去把资料检查一遍,”蒲熠星眼看这边又要闹起来了,趁邵明明说话前先开口,“刚才明明说你找我有事?”他后半句话显然是冲着唐九洲说的。


唐九洲愣了愣,偷偷瞄了齐思钧一眼,忙不迭摆手:“没事,没事,真的没什么大事。”谁知道这齐法医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完美捕捉唐九洲一撒谎就不自然的神情,边给邵明明揉脸边幽幽开口:“唐九洲,你是不是有事不想告诉我?”


“没有没有,哪能啊,我……”


“他又跟家里吵架了!他又离家出走了!他今晚又要跑蒲熠星家了!”


邵明明很得意,他没想到自己复仇的机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这个复仇显然很成功,因为唐九洲已经一副快要给齐思钧跪下的惶恐神情了。齐思钧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蒲熠星则在旁边换上吃瓜专用表情。


“噢,”齐思钧现在看上去就是只笑面虎,随时能把兔仔一口吞掉,“又来离家出走这套是吗?又躲阿蒲家里啊?”唐九洲被唬得脖子都缩进去了半截,也不敢大声说话:“我哪儿敢啊,这不有你盯着我吗。你简直就是爷爷和老爸安插在我身边的间谍,还说自己是什么助理。”


齐思钧哭笑不得:“兔崽子有没有良心啦?唐教授和唐先生是让我盯着你,可你哪次被他们逮回去过?你不照样还是躲在阿蒲那里消耗人家的冰箱。我可没跟你家里说什么。”唐九洲仔细想想也是,自己确实每次都能等气消了再跑回家。于是他转过头,准备再次哀求他哥收留他几晚。


“队长,你看看啊,我这一个人住酒店的话孤苦伶仃,我……”


“这次不行了,”蒲熠星摆摆手,“现在不是我自己一个人住,你得问韬韬了。”



02


刚好推门听到一切的郭文韬:“……”


如何才能演出万分难受才痛下决心委婉拒绝可怜弟弟的好哥哥形象!要演得滴水不漏那种!


在线等!急得不得了!



03


郭文韬觉得蒲熠星给自己抛来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蒲熠星,你好不懂事啊。”郭文韬坐在茶水间的桌子上,盯着蒲熠星煮咖啡,长腿晃啊晃。蒲熠星原本是背对着他的,却在听到郭文韬竟然带着一种名为“委屈”的稀有情绪后惊讶地转过身。


“怎么?怎么用这么低级的词语来形容我了?”蒲熠星一乐,悠哉悠哉地晃了过去,把手撑在郭文韬身侧。郭文韬最受不了他毫无预兆就朝自己靠过来,脸颊挨得那么近,总是弄得自己耳廓通红,狼狈不堪。他把手按在蒲熠星肩上:“……你就是不懂事,明明知道我也住你家,你还让小孩子来住。你就不担心小孩子听了什么声音之后,对成长影响不好?”

 

什么声音?蒲熠星愣了愣。然而郭文韬的脸肉眼可见地又红了一度。


……噢,明白了。不是,那你郭文韬不好意思什么!那不应该是我脸红吗!蒲熠星握拳凑到嘴边,不自然地清咳了几声:“这事好办,我刚刚和九洲说了,他能不能住,决定权在你。我们完全有两种方案。”


郭文韬全身上下写满了祸到临头的任人摆布,乖巧道:“蒲队请说。”



04


公务员勤勤恳恳工作拿一份固定工资,蒲熠星能养活自己,省点钱,掂量几下,估计养活郭文韬也没问题。但是B市房价如今贵得夸张,他一个人租间小公寓也是不容易。两房一厅,其中一间还被爱岗敬业的蒲队长改成了书房。


二队组建至今,唐九洲前后跑来借宿过三次。石凯他们暂时还住在宿舍,周峻纬家里有夫人,唯一可能有利用价值的齐思钧他偏偏又不敢利用,——自从知道了他是爷爷的助理,唐九洲对他温柔可亲的齐妈已经戴上了有色眼镜,凡事规矩,杜绝一切被打小报告的可能。于是,唐九洲唯一的选择就是把希望寄托于住在办公室附近的“单身贵族”蒲熠星身上。当时郭文韬已经从竹叶青回来,住在特警宿舍,但俩人的恋情没公开,唐九洲不知道躺在自己身边的哥哥是有男朋友的,而且是一拳下来能把自己脸给砸扁、脑浆给砸出来那种。


蒲熠星没别的心思,毕竟兄弟一场,睡一起又不会少块肉,所以每次唐九洲都有幸跟他哥挤在一张床上。至于晚上是蒲熠星被打脸了,还是唐九洲被踹下床了,那都是……郭文韬现在不想知道的事情。他只想知道,让自己在蒲熠星床上有一席之地,而唐九洲又想借住的情况下,蒲熠星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第一,你让九洲睡客厅沙发。”


“隔音不好。”郭文韬看上去很无辜,“劣质门板。”


“第二,”蒲熠星又把脸凑近了些,那带着清晨牛奶香气的温热呼吸已经扑在了郭文韬的嘴唇上,“今晚歇歇,什么也不干。”


郭文韬:“……”


郭文韬握住蒲熠星的肩膀,把人轻轻往外推开,从桌上跳下来:“明白了,我相信峻纬比我们更能照顾好九洲,告辞。”


蒲熠星在他离开后笑得差点把茶水间的桌子锤烂。

 


05


于是现在唐九洲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


到底是住在蒲熠星家呢,还是周峻纬家呢?他很纠结,手里的魔方快被他转起火了。


邵明明给他分析:“我觉得啊,你现在得挑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地方。阿蒲你比较熟,小周嫂子作为女生应该比较会照顾人,所以……你睡大街吧,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单身狗、兔不配和小情侣一起住。”


唐九洲:“……”

 


06


有的人喜欢调戏别人,在老实人的底线上跳探戈。有的人是老实人,只会身体力行,从不搞些花里胡哨的。


郭文韬一手捂住蒲熠星的嘴,一手撑在他耳侧,俯视这张已经粉红迷离的脸蛋。


“蒲熠星同志,方案三……”


“你忍住不出声不就行了吗。”


“……呜、郭文韬你好过分……”



07


齐思钧当然是不会给唐九洲家里透露他的行踪的。但他猜测,以唐家的本事,总不可能连这点都追踪不到。他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弟弟究竟为什么又搞离家出走这一套。唐九洲和家里关系不好,齐思钧是知道的。不仅仅是因为三番两次借住蒲熠星家,也是因为在性情开朗的弟弟口中,家庭出现的比重低到一个让齐思钧怀疑的程度。甚至在不久前唐教授的退休宴上,明知道是大型宴会的唐九洲竟敢穿着格子衫就来了。


就像蒲熠星说的,唐九洲是年纪小了点,可又不是思想还不成熟,这么叛逆还真是出乎齐思钧的意料。虽然弟弟一脸无辜说着“我以为是家宴啊”,但从小到大,他必定参加过无数这样的场合,绝对不可能连这点礼数都记不住。


“你真的不告诉我啊?”齐思钧搬了个椅子,坐在唐九洲旁边看他打游戏。“就是吵架啊,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唐九洲明显感受到了这边的压力,手速不如平时快,操作屡屡出错,“我就是心直口快,说错话让长辈生气,行了吧。”齐思钧看着他,唇角轻轻一勾,眉眼的弧度就弯了下来。他的声音太温柔,像被阳光接触到的第一缕松松的雪,让一直憋着不痛快的唐九洲有点想哭。


“你不跟我说实话,我去找峻纬了啊。”齐思钧知道唐九洲是有些畏惧周峻纬的,不善撒谎的他在心理学家面前根本没有逃避的余地。


唐九洲果然停下了动作。


齐思钧自然也注意到了,身子往前挪了点,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唐九洲深吸了口气,放下手机,眼看着那双不存在的兔耳朵都实体化垂下来了,说道:“真没啥……就、他们不让我待在二队了。”


齐思钧愣住了,——这显然不是他猜想到的任何一种答案。他的喉结动了动,一时间没接话,只是拍了拍弟弟的膝盖。


“我觉得还是要把峻纬叫过来……别害怕,只是他在这里,我们才能帮到你更多。”


“小齐哥……”


“别坐地上。”见唐九洲又想往地上坐,齐思钧就知道,每次有好好的沙发椅子不坐他非要坐地上,就是代表他是真的难受了。


他知道的。


 

 


 

 

 

 

 

 

 

 

 

 

 

 

 

 

 

 

FIN

本文南北ONLY,别在我这吃其他CP假糖。

评论(92)

热度(7008)

  1. 共1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