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记一次平淡无奇的情书风波 || 南北

WARNING:OOC

 

/勿上升。

 

/刑侦PARO,《二队立志推前浪》系列。队友即学院成员。

 

/南北ONLY。郭蒲不逆。

 

/破案之余谈个恋爱呗。

 

 

 

 

 

 

 

Summary:是大家圣诞节收情书的故事!

 

 

 

 

 

*注:周峻纬个番已出,由于没有占用tag,烦请大家自行在合集中查阅。

 

 

 

 

 

 

 

 

 

 

 

 

 

 

 

 

 


 

 

01


“小郭!你的储物柜被情书塞爆啦!快去报修!”


“不是,阿、阿姨,我是蒲……”


“噗什么噗啊!哎哟跟阿姨嘟嘴卖萌呢!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一点都不为自己操心,净爱搞些花里胡哨的……”清洁阿姨扛着扫把骂骂咧咧地走了,徒留下一脸懵逼的蒲熠星站在一楼大厅里,提着正在滴水的长柄雨伞欣赏她那潇洒又霸气的背影。郭文韬去停好了车子,浑身水汽,正巧进来。


“怎么不上去?……嘟嘴干嘛呢?”他走到蒲熠星身边,随着他呆滞的眼神看了看阿姨离开的方向,没搞懂蒲熠星在做什么,“没啥事的话我去按电梯了啊。”他径直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发现蒲熠星没有跟上来,心里纳闷,连忙又倒了回去。


郭文韬歪了歪头,上下打量他几下,心想这什么鬼,怕是中术了吧?怎么定在原地跟棵圣诞树一样,想要应一下景,活跃节日气氛?噢,知道了,该不会是网上面那些女孩子说的,男孩子撅嘴就是要……亲亲吧?“蒲熠星?”


如梦初醒的小蒲队长终于把清洁阿姨那句劈头盖脸砸来的话给消化完了,他冷笑了一声,把全是雨水的伞往郭文韬怀里一塞,大步向电梯间走去。


“阿姨说我们单位喜欢你的姑娘从北京排队到上海啦!让你雨露均沾一下哦!”


“……?”

  


02


齐思钧一度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警局的传统是圣诞节递情书。


“你看看啊,圣诞是什么节日?西方节日、罗马人的农神节、纪念耶稣诞生……这哪一点跟送情书表白有关系?耶稣听了都要发火!”齐思钧坐在周峻纬的办公桌上,手里握着一沓彩色信封在那扇啊扇。明明是校园恋爱甜蜜蜜的感觉,被他整得跟路边发广告的一样,“而且我们是公安系统啊,这到了圣诞节,储物柜一开,塞满了这玩意儿,成何体统。”


语气中充满对年轻女警们恨铁不成钢,邵明明假装没有听到其中隐藏的嘚瑟。


周峻纬盯着电脑屏幕,劈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敲打着。他虽然一直在听齐思钧絮絮叨叨地说“圣诞节表白季”有多么不靠谱,可也只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单身狗嘛,总是会抓住一切机会摆脱冬日孤苦寒冷的。什么圣诞表白季,说白了都是借口。”齐思钧瞬间蔫儿了:“……我感觉有被内涵到。”


周早婚终于打完了审讯报告,惬意地伸了个懒腰之后,端起空掉的咖啡杯站起身。他看上去心情颇好地弯着眉眼,微微俯身与齐思钧刚拿起的马克杯相碰了一下,顺带着手指上的钻戒与杯沿相撞发出清脆声响:“好吧,无论如何,圣诞快乐齐法医。”


周峻纬向着茶水间的方向走了,齐思钧转头,伸手拍了拍旁边石凯的肩膀:“周公子什么意思呢?”


他最小的、刚刚过了早恋年纪的弟弟没好气地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试图用桌上堆积成山的报告把自己埋起来,逃避人间疾苦:“对你单身的嘲讽,对你以特殊手段炫耀自己受欢迎的鄙视……老齐你明明看懂了还非要问我!我又没有女朋友呜呜呜……我连情书都没有呜呜呜……”


“……?”没想到弟弟反应这么大!善良的齐法医从桌子上跳下来,正要哄石凯几句,这时他们的蒲熠星和郭文韬正好手牵着手进来。对视一眼,甜甜蜜蜜,电光火石,干柴烈火,夜夜笙歌,天荒地老,三生三世……呸!


齐思钧拍拍他:“别哭了弟弟,挪挪地,报告递我一份。嗯没啥要求,能遮住眼睛就行。”

 


03


一直被认为是警界门面之一的二队,利用这个圣诞节充分地展现了他们的超高人气。除了唐九洲暂时回家,周峻纬通宵赶报告没来得及去储物室以外,其余各位都发现了自己的储物柜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毁坏。


石凯十分珍惜地把唯一一封粉红情书贴在胸口,感慨着上学期间被学妹的巧克力塞爆鞋柜的美好岁月,感慨着自己流逝的青春,甚至动容地吸了吸鼻子,代表职场菜鸟的眼泪就要落下来:“我上学的时候还是很受欢迎的,当时女孩子们都喜欢我,又帅,会唱歌,运动也很强。”


“我看未必,”蒲熠星及时抓住盲点,“谁喜欢你却把巧克力塞鞋柜呢?这还打算让你吃吗?”邵明明和潘宥诚抱在一起笑得惊天动地。


女警们虽然年龄段分布广泛,但是比石凯还小的确实太少了。再加上石凯动不动就被特警那边抓回去训练,半年来见不上几面,见上了也是在食堂和唐九洲一起对阿姨撒娇要鸡腿……于是自然不再是念书时帅气学弟的形象,更像是还没断奶就冲进职场的毛头小子。


石凯不服,但是他知道仅对二队公开恋情的蒲熠星储物柜自然是少不了情书的,于是只能向其他人开火。令他没想到的是,邵明明凭借自己动不动就去女警堆里唠嗑的辛勤,竟然还真的俘虏了不少芳心。而年轻有为的潘医生虽然看上去是个花瓶,但是……啊!花瓶难道还不够吗!谁不喜欢帅哥!谁不喜欢小甜心呢!


再一次想被报告淹没而眼不见为净的石凯:嘤,我为什么这么有本事,我也想当花瓶。


其他哥哥是不用说了,齐思钧一大早就跟发传单一样,抱着一大堆情书满脸笑容地来上班。蒲熠星进来的时候就差拖着一个蛇皮袋了,反倒是郭文韬两手空空,引起了石凯的巨大好奇。


“哥,你的呢?”石凯反向坐在椅子上,抱着椅背,笑嘻嘻问道,“文韬哥哥天仙下凡,肯定是收到了一大堆情书吧,那……”他话音未落,齐思钧就举起报告在小孩的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石凯余光处看,这才看见蒲熠星嘴角笑意不明。邵明明单捂住脸,预感今天二队肯定有很大一出好戏。


石凯被哐当一下,打通了脑回路:“那、那……都是没用的。女警姐姐如花似玉,不及我们蒲队长……这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如如……老齐下一句什么来着?”被点名的齐思钧尴尬捂脸,正在企图退群。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郭文韬的声音适时响起,淡淡的从角落里传入众人耳中,冷清而飘渺,甚至给人一种可以嗅到雪中梅花香的错觉,“用来形容蒲熠星,确实还挺合适。”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蒲熠星慢悠悠地说道,“过分不好。”“我不赞同,”郭文韬却马上接话,语速比适才还要快上几分,“若是情深,何惧不寿?”好,好,好一个何惧不寿。齐思钧干笑,想说点什么,但一肚子墨水结冰了。


邵明明也跟着打了个冷战,摸出手机,给在茶水间的周峻纬打字:[哥,速回,秀场开始,小齐哥以一敌二血条告急,请求支援。]潘宥诚在旁边瞄着,很钦佩,神他妈秀场,这个用词贴切,这个文化水平真的是登峰造极了。


周峻纬没一会儿就回复了。


[听得见,《书剑恩仇录》。]


邵明明:[……]


周峻纬那边显示“输入中”,然后过了好久才蹦出一条:[你们最近谁有快递?]


[怎么了?什么东西来了?]


[一个巨大的圣诞树。]


[啊?]


[九洲回来了。]


邵明明盯着发亮的手机屏幕,双眼眯了眯。



04


“欸这是我的快递!我的我的!哎呀哈哈惊不惊喜,意不……”一周不见的唐九洲好不容易从零散的圣诞树组件中爬了出来,就给及时赶到的周峻纬摁了回去。


“你疯了啊,”周公子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摁在唐九洲头顶,还居高临下地俯身看他,“你偷偷溜回来,还敢光明正大出现在办公室,我看你爷爷一会儿就亲自过来抓你打屁股。”唐九洲挣扎了几下也没能站起来,索性就坐在地上哭丧着脸:“周峻纬你好过分……我这不是想和你们一起过圣诞节嘛……”


唐九洲自从被他爷爷拖回家以后就过上了类似关禁闭的生活,每天被锁在书房里看资料,偶尔跟哥哥弟弟们发发微信唠嗑唠嗑。其中一百条里,五十条都是在跟邵明明无意义斗嘴,十条在跟石凯商量什么时候有机会一起去喝酒蹦迪,剩下的就是几个哥哥的“在吗”“吃饭了吗”“冷吗”“累吗”“想吃什么吗”。


“看什么资料啊?”周峻纬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基因、病毒、生物技术……哎呀反正各种有的没的,说了你也不懂。”唐九洲双手抓了抓耳朵,一脸“课余生活不想回忆学业内容”的样子。他盘腿坐得很舒适,倒是齐思钧跑出来以后第一句就开始喊他:“唐九洲你又给我坐地上!”


“齐——妈——!”热烈的笑声霎时铺满走道,啧啧,这熟悉的味道。


齐思钧拽唐九洲起来:“你怎么跑出来啦!穿这么少不冷啊?”邵明明从后面探出头,眼睛骨碌碌地转:“九洲,你怎么都没跟我说要来啊?唐教授他……知道你来了吗?”周峻纬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把杯子放在一边,开始研究那个需要组装的巨大圣诞树。


“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唐九洲洋洋得意,头发上还沾着假雪花,被齐思钧摁着肩摘了下来,“我这个身体素质,爬个墙算不了什么,圣诞树也是我买的,增添一点节日气氛呗。”


“可以啊唐九洲!——”蒲熠星双手插在口袋,晃悠着出现,他身后跟着笑眯眯的“二队身体素质天花板”郭文韬,“招呼都不打就跑回来,也太神秘了,还搞个这么绿的东西。”“不绿不绿别说绿嘛,”唐九洲从口袋里摸出几颗糖塞进蒲熠星手里,笑嘻嘻的,“吃口糖,百年好合,百年好合哈……”


齐思钧推了推眼镜,道:“怎么整得跟新婚似的?”“你怎么说话,”唐九洲用胳膊肘捅了捅他哥的腰侧,努嘴,“我们二队唯一情侣档当然是每天比新婚夫妻甜蜜蜜啦。”


齐思钧服气了,他现在觉得唐九洲回家进修的不是生化,而是“语言的艺术”。蒲熠星又无奈又想笑,随手拿起一颗糖去丢唐九洲的脑袋,正巧砸中,弄得他委屈地“哎哟”一声。


“小唐少爷,你把树送到就行,人赶紧回去,”蒲熠星挥手下逐客令,“到时候你爷爷上门逮人啊,我可不保你。”


唐九洲捂着被砸的地方,推着邵明明的肩膀跺脚大喊:“装树!赶紧装树!”



05


蒲熠星无语凝噎,圣诞佳节,自己竟然陪着郭文韬来打扫储物间。


郭文韬走在前面,“啪”一下按亮了储物间的灯。蒲熠星眯了眯眼适应光线,然后就看见了一地狼藉的彩色信封。郭文韬的柜子大门正开,里面也是乱作一团。


“你昨天忘记锁柜子了?”蒲熠星差点合不拢嘴。郭文韬无奈,小心翼翼地往里走,尽量让自己不要踩到信封:“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在里面,就随手合上了。我也没想到今天会出这样的事。”


蒲熠星倒是比这个收情书收到炸柜子的男人淡定多了,一边弯腰捡着,一边想自己真大度,真宽容,真有一颗善良的心。照平时自己对男朋友的那些想法,早就醋上了,可如今竟然还有种莫名其妙的骄傲。如果让齐思钧知道了,肯定又要翻白眼说,是是是,当然骄傲,白泡了个天仙谁不骄傲呢?无论如何吧,蒲熠星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有“正宫娘娘”的范儿了……欸这么说自己也不好……算了,反正就这意思。别家的小姑娘对我男朋友有想法是她们的事,我男朋友优秀,肯定招人喜欢,但是仙子只喜欢我一个,想想都觉得有点刺激。


“傻笑什么啊?”郭文韬一转头,就看见蒲熠星呆站在原地,脸上露出唐九洲听到“周峻纬茶楼请客”这种消息时的心驰神往。蒲熠星立马把自己从嘚瑟中剥离出来,脸一红,忙说没有。郭特警拿着三两情书,微微一笑,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大概是储物柜没有上锁的缘故,郭文韬的柜子不像是蒲熠星他们那样,情书只能透过缝隙往里塞。它不仅被全部填满,甚至在门内侧,也贴满了各种心型小纸条。蒲熠星边撕边惊叹,女警姐妹们还真是冬天里的一把火,这些露骨的文字,看着都让人脸红心跳。


看看这都是什么……讲些咱们能说的吧。


“文韬哥哥你最强,做我男友会更强”、“我想在哥哥的腹肌里走迷宫”、“哥不要回天上了,要回也请带上我吧”、“哥哥你知不知道人在看到漂亮的事物时容易失忆,是不是超搞笑的哈哈哈哈哈,对了哥哥,你知道人在看到漂亮的事物时容易失忆吗?”


“……”


“蒲熠星,”郭文韬正在看一封粉蓝色的信,头也不抬地朝蒲熠星招手,“你来看看这个。”蒲熠星应了声,跨过长椅走到郭文韬身旁,边把视线往信纸上瞄边不甚在意地往储物柜上一靠,然后——


“砰”一声响,他被吓得陡然瞪大眼睛,面前已然是郭文韬放大的脸。



06


郭文韬一手撑在蒲熠星的耳边,把他锁在储物柜之间的狭小角落,一手抖开了手里的信纸。他嘴角带着点意味不明的笑,眼睛从蒲熠星惊恐的脸上挪到了信纸上。


这是干嘛?新情趣吗?蒲熠星在惊恐的同时,嘿嘿,还有点隐秘的小兴奋。


“亲爱的蒲熠星先生,展信安,一别五年,甚是想念……”郭文韬刻意压低了声音,清冷却诱人的声线让蒲熠星的脸颊迅速升温,他想去抢信纸,结果被郭文韬抓住手腕死死钉在了柜门上,“五年啊,让我想想……那应该是我进竹叶青之后的事了。”


“韬韬,你先告诉我现在这个气氛是怎么回事。”蒲熠星懵了,郭文韬到底在做什么?心血来潮COS霸道总裁?还学别人玩壁咚?可最令他在意的还是信上的内容,对方那句“甚是想念”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突然心跳加速,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


郭文韬轻轻松松摁住蒲熠星那只躁动的白皙手腕,开始接着往下读。


“五年未见,君安否?昨日忽见,甚是感慨,欲相认仍彷徨,遥遥相望,一时竟无言。多虑成相错,五年夜夜难眠,天意弄人,再次擦肩而别。”


蒲熠星看着郭文韬眼里的意思,揣摩着,小心翼翼地说:“……文采、不错?”郭文韬“哦”了一声,笑得蒲熠星毛骨悚然。


“短暂相识便能禁锢我心,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恐情场算计未能成。多年寄情以相思,盼日月有情,望蝶鸟有意,愿蒲公英捎去真挚的爱与思念。每逢雪融,每逢花开,于记忆一角窥得你珍贵笑颜。不足以消愁,足以禁锢吾爱,终生情定一人,尽此生缘。”


蒲熠星听愣了,好像在郭文韬的声音里听醉了。不知道是因为念情书的人,还是因为这暧昧的氛围……他听着这封被郭文韬特地选出来的情书,字字句句,竟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韬韬……”


“嘘,还没有念完啊,”郭文韬却突然低头啄了一下他的嘴唇,“接着听。”


“幸得识君前,不知一见钟情为何物。幸得识君后,方知眸中尚能载星河。”


蒲熠星猛地瞪大了眼睛。郭文韬凑到他耳边,叼住了他的耳垂细细啃咬,发出湿湿热热叫人要流鼻血的气音。


“……落款,郭文韬。”



07


“你紧张什么,这是我从竹叶青回到特警以后给你写的啊,只是没有寄出去。”郭文韬贴着他的侧脸和耳廓不断地亲亲啄啄,温柔缱绻,缠绵不断,就连给人梅花冷香的气质也一时间变成了沾着蜂蜜的花瓣。


蒲熠星双手搭在郭文韬的肩膀上,气息不稳,扑哧笑道:“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哪位姑娘对我情深如斯,我无以为报,可能就要以身相许了。”郭文韬不说话了,直起身子歪了歪头,双眼一眯。蒲熠星突然后颈发凉,仿佛身后有孤狼利齿随时要戳穿他这待宰的羔羊。


“不是……郭文韬,你从第一集就开始吃醋,你自己看看现在多少集了?”


由此可见,《郭文韬今天吃醋了吗》其实是部连续剧。

 


08


郭文韬想反驳,明明你之前喝醉的时候说过我可以吃醋的,可以耍点脾气的,现在又来说我,真委屈。


但是他没有。毕竟一拳五百有资本,人狠话不多。


郭文韬扣着蒲熠星的手腕,这次不止于蜻蜓点水,是爱欲迸发的深吻。



09


“竹叶青”计划为时五年,因此在离开蒲熠星的第五个春天,筋疲力竭却又骄傲着的郭文韬成功活着回到了特警。他拥有了进入正常人类社会的资格,他尤其渴望化作一只迁徙的鸟,扑入他所爱的、那一座有蒲熠星的城市。


可再次见到他时,郭文韬竟然退缩了。他看着蒲熠星和同事们坐在对面的烧烤摊上说说笑笑,他们喝着冰啤酒,在春寒中哆嗦,同事指尖夹着香烟,那一点顶端的猩红像是在疯狂地扩大、滋长,而后吞没郭文韬所有的理智。他最终还是没敢向前,转身离开,在寒夜里咬着笔头,写下那一封迟到的信。


“幸得识君前,不知一见钟情为何物。幸得识君后,方知眸中尚能载星河。”


啊……或许应该叫做情书?


 

10(彩蛋)


“我?我应该是不可能收到的啦。”周峻纬开柜子之前,他的婚戒还在每个人面前闪了一圈,“大家都知道我有家室怎么可能还会——”


哗啦啦啦。顷刻间,周峻纬消失在了情书堆中。


“……”


周峻纬难以置信:“这世间竟有这种事。”



11


唐九洲心里痒痒,也想开柜子看看。打开之后大失所望,只有寥寥几张。


邵明明替他开了某粉色信封,深情并茂朗诵可爱幼圆体。


“粥粥,妈妈爱你!”


“……”


唐九洲难以置信:“我期待的不是这个!”



12


齐思钧拆信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诡异的东西。


摸上去很高级的信封,印着一个血红的骷髅头,镶嵌在倒水滴型里。他翻来覆去地看,心想这个设计未免太过特别。小心翼翼地拆开以后,齐思钧发现里面竟然是张白纸。


恶作剧吗?他皱了皱眉。


与此同时,蒲熠星和郭文韬的手机同时震动了起来。后者在沙发上收拾信封,前者划开手机,发现是周峻纬在三个人的群里发了一段奇怪的数字乱码。蒲熠星一眼便了然,熟练地打开手机九宫格开始打拼音。


[试验成功,齐思钧不认识骷髅头。]


蒲熠星双眼一眯。


“谁啊?”郭文韬在那头问。“峻纬,”蒲熠星边想边回复,“说小齐看了信封没反应,应该是不知道骷髅头的事情。”


“哦,说起这个,你倒是该问一问峻纬到底在搞什么鬼,”郭文韬摇摇头,举起手里的一张突兀的白色信纸,“他怎么多弄了一个,还往我这儿塞呢?”“哦。”蒲熠星看了眼郭文韬手里的骷髅头,无奈于周峻纬的行事粗心。但是他聊着聊着,突然就愣住了。


……


“郭文韬,”蒲熠星突然直起身来,深吸了口气,“他说,他只准备了一个信封。只有一个,给小齐了。”


 





 

 

FIN

我知道圣诞节还没到啦,只是觉得写了这个会暖和一点嘛就写了ww

评论(140)

热度(6009)

  1. 共1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