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记第一次情报公开 || 南北

WARNING:OOC 

 

/勿上升。 

 

/刑侦PARO,《二队立志推前浪》系列。队友即学院成员。 

 

/南北ONLY。郭蒲不逆。 

 

/破案之余谈个恋爱呗。 

 

 

 

 


 

 

 

 

 

 

Summary:来自邵明明的……情报公开? 

 

 

 

 

 




01 


“注意隐蔽,两点钟方向有敌人接近。” 


“收到。”石凯迅速收了枪,矮身滚进旁侧浓密草丛之中。密集的子弹追着他的脚后跟打,可没有一发能追上小豹子似的敏捷身躯,尽数钉在沙地上掀起小小烟尘。等他藏身好之后,对面的枪声才稍稍停歇。石凯舒了口气,快速趴稳,重新把枪端好。 


“隐蔽完毕,”他一只手扶了扶在滚动中歪掉的耳机,眯着眼道,“距离有点远,但是从人数上算,对方应该是只剩指挥官和一名战士。”“狙击受阻,有障碍物遮蔽,”那头的郭文韬再次发出指示,声音沉稳清澈如潺潺流水,具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先制造点动静,让他们暴露出來。” 


“收到。”石凯咧嘴一笑。他观察了一下地方位置,重新爬了起来,将枪背到身后,慢慢将手伸向手枪枪套。距离太近,如果只是为了制造混乱,让郭文韬有机可乘,埋伏狙击,那用手枪似乎更好隐蔽。 


石凯用手肘支撑身体,匍匐前进,直到他看见矮墙之后两个人影,迅速一跃而起,连开数枪,精准追击。红色漆料出现在对方的帽子上,石凯心中一喜,以为自己不需要狙击手的配合已经把指挥官击毙了。


谁知他正打算摘耳麦大呼胜利时,郭文韬的声音骤然冷了八度:“注意隐蔽!”石凯浑身一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心口处就被打上了一团蓝色漆料,震得他上半身发麻,止不住倒退两步。而于此同时,他的余光处突然窜出一个军绿色身影,手持枪向前滚翻扑去。


竟然还有人?!石凯下意识要开枪,举起手臂后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沮丧极了,垂头丧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场模拟战的结果是二分队获胜。 


本来已经处于劣势的二分队,凭借着仅剩的狙击手郭文韬的精准枪法,在长时间的埋伏后,“击毙”了放松警惕的行动组一分队指挥官,为二分队长期以来位于下风的战绩添上了亮眼的一笔。一分队连连感慨,明明他们战术完备,甚至设计了障眼法引诱石凯暴露,从而击杀一员要将并判断狙击手的位置可还是没有能够打到最后。 


郭文韬在石凯冲动暴露后没有开枪击毙那故意出来送人头的一分队诱饵。他就像一根草,牢牢地和石头傍在一起,纹丝不动,沉着地分析战局,耐心地运用枪里的每一颗子弹。如果不是他,在石凯暴露之后,狙击手也会被对方快速端掉,二分队将陷入只剩指挥官无人保护的险境。 


一分队大多数还是解放军,在这种树林中作战比习惯城市建筑中活动的特警们要娴熟一些。于是他们更是佩服二分队这次的行动,认为郭文韬牺牲队友且没有下意识击毙诱饵的决定,虽显得有些冰冷,却是在当时最好的选择。 


他们邀请郭文韬今天一起吃午饭,但是郭文韬低头擦着枪,客气地笑笑,婉拒了。他往湖边的方向看了看,若有所思。 



02 


“怎么了?还不去吃饭啊?”坐在湖边吹凉风的石凯扭过头一看,郭文韬从他身后走来,随意地坐在他旁边,将手中的冰可乐递了过来。石凯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想喝。 


郭文韬顿了顿,“嗤啦”一下拉开易拉罐的拉环。语气平淡:“是不是在怪我刚才的模拟战没有救你?也是,如果在真实的作战中,我没有开枪,那你肯定已经……”“没有没有!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石凯瞪大了眼睛,颇有些惶恐地拼命摇头,直到郭文韬停下来不说话了,笑眯眯地看着他,他才耷拉着肩膀,闷闷开口。 


“我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连人数都会判断错。我平时讨论战术的时候,就不太能跟得上大家,实战的时候更是一片混乱,什么都想不起来。……哥,你没有救我是对的,我没有怪你,都是我没用,你要是救了我,我们今天肯定就输了。” 


“为什么这样说自己,”郭文韬喝了口冰可乐,惬意地眯了眯眼,温声道,“对方狙击手太强,我们前期输得太多,很多人根本没有撑过几分钟就稀里糊涂地被狙掉了。可是你还能活到最后一轮,虽然对方的狙击手一直在追着你打,可是他们的子弹根本追不上你。而且一队用那两个帽子设局骗我们,如果不是你去打了,我可能也会暴露的。你不是没用,只是在战场上,没有经验,没有足够准确的判断。”


他没有安慰弟弟,只是平静地替他分析着今天的战局,可石凯却能从那些理性中,找到了些许被安慰的力量。郭文韬一直谦虚地说对方的狙击手厉害,可在石凯出局后,他是先端掉了狙击手,再击毙指挥官的。这样厉害的哥哥,却没有把他的失误当作是重点来批评……石凯偷偷松了口气。 


“谢谢文韬哥……” 


“你应该谢谢自己,谢谢这样努力的自己,”郭文韬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记得蒲熠星跟我说过,你刚刚进二队的时候,连枪都拿不好。”石凯挠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队长怎么这都和你说啊。”好吧,就算是不说,作为特警,体测的时候自己那个成绩已经够难看了,难看到足够引起郭文韬的注意了。 


郭文韬眉眼一弯,继续说:“可是今非昔比啊,你现在已经是一分队的重点研究对象了。他们的狙击手死死地盯着你,战术中一直把你放在需要尽快解决的前列。我一直知道你在悄无声息地进步,甚至比当初在竹叶青里的我更有存在感。——敌人的重视,这是你的价值。你应该知道。” 


石凯低着头,双手无意识地搓动,喃喃道:“重视……吗?”郭文韬把喝了一半的可乐递给他,这会儿石凯并没有拒绝,而是直接接过灌了一大口,还颇为可爱地打了个气嗝。 


“你和九洲不一样,他待在队里的时间多,也经常爱整些漂亮话逗哥哥们开心。再加上他现在……情况特殊,大家难免对他注意力更集中些,”郭文韬搭着他的肩膀,“你在特警时间长,三天两头就要被抓回去特训,跟队里相处少了一些。但其实,不只是我,所有人都知道,你一直有在非常认真地成长。” 


“你很有能力,而且,很有未来。” 


突如其来的谈心没有显得刻意而煽情,石凯眨眨眼,可就是觉得胸口一热,鼻子一酸。虽然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没有想起来,但他确实是二队里年纪最小的。大概是像郭文韬说的,他在队里时间短,又没有唐九洲说话讨喜,很多时候大家都忽略了他才是最接近孩童年龄的人,他才是刚刚长大就被迫和他们一同上刀山下火海。 


“哥,你被这么说,好像是我在和九洲争宠一样哈哈哈……真没有……”石凯搓了搓鼻子,干笑了几声,“能跟大家一起我就很开心了,真没有想这么多。”“我知道,但是,”郭文韬淡淡地说,“我还是想说,你很棒。”石凯又眨眨眼,终于忍不住把头别到一边,不敢让郭文韬看见自己越发绷不住的表情。 


可能是因为都出身特警,尽管郭文韬自带仙子结界,最开始看上去并不好接近,但石凯还是觉得和他亲切。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偶像和目标,就是郭文韬。他非常努力地追逐,想要成为像郭文韬那样的人。可如今,郭文韬却坐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分享同一罐可乐,还告诉自己“你很棒”。 


他以为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努力,可一旦有人停下来告诉他,我一直在看着你……石凯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突然转过头,对着郭文韬说:“哥,我决定了,我以后……一定要成为和你一样厉害的人!……我要成为你!” 


郭文韬一怔,定定地看了他许久,才缓缓摇头道,“不,你不应该成为我,你要成为你自己。——你要成为,比郭文韬更厉害的石凯。” 


“当你足够厉害的时候,我们的战术也会发生改变。我会救你,而你也有能力,保护我不被发现。” 


“……我知道了!” 


你要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 


你也应当成为,赤链蛇的骄傲。 



03 


用过午餐以后有会议,邵明明说是上头的情报发下来了,要给大家讲讲。可是人不齐,据说唐九洲在闭关,而蒲熠星又一直联系不上训练中的郭文韬和石凯,就和周峻纬一起去了科研区和武装区,打算当面和他们交代,再一起过去开会。 


看着二分队的队员们兴高采烈地在光荣榜上粘贴代表胜利的红星,难得的喜悦气氛让周峻纬的脸上带上了一抹淡笑。站在他旁边的蒲熠星注意到了,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笑得出来,你自己说说,你现在拿得起枪了吗?” 


周峻纬表情淡然,甚至根本没看蒲熠星:“没有。”从体测到现在,他没有再进过枪击训练场。所有的训练他一项不落,就算是让仙子滚在泥潭里他也没有半句多言。但是,他从来没有拿起过,哪怕是手枪。身边的行动组同事们匆匆走过,周峻纬一个一个地扫视,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可真好意思,”蒲熠星又叹气,看他那副样子,作为队长的忧愁瞬间涌上心头,甚至比当事人还要焦虑,“峻纬,我理解你没办法攻克心理难关,但是我也要提醒你一件事。”周峻纬听他语气已经不是开玩笑了,才挑眉看向蒲熠星。 


“枪虽然会害人,但是它也是可以保护人。万一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希望你永远不会有后悔的一天。”蒲熠星看着他的眼睛,几乎是一字一字,说给他听的。 


周峻纬没说话,呆立在湖边的树下,冷风吹拂也没反应,几乎成为了另一棵树。他鲜少看见蒲熠星眼中迸射的光芒,竟然一时间感到震撼。他的队长一向眸中情绪浅淡,除了对着郭文韬时有半分热烈,很少这般犀利。如同射向沙场的箭,尚在弓弦上时只让人感觉危险,可若已经射出,只会让人感觉天地无处逃。他一直以为蒲熠星更像是睥睨天下的孤山侠客,却忘了他手中持着的是出鞘见血的利剑。 


——蒲熠星比郭文韬更加锋芒毕露。周峻纬几乎立时就想起了王鸥曾经同他说过的话。 


周峻纬在想,就算当初被竹叶青注意到的是蒲熠星,那他多半也不会被选中。在二队的这段时间已经稍微削弱了蒲熠星身上的少年锐气,特别是经历了冥河一事之后,他身上有了重担,不敢再让他的队伍跟着他随意冒险。而就算如此,蒲熠星也绝对谈不上是一个温宁的人。 


“我倒是想起来了,你让我翻译的、王鸥老师跟你说的那句话。”


蒲熠星怔了怔,无奈:“你又转移话题。”周峻纬不理他,犹自说着:“写作‘你是我选进二队的人’,可应当读作‘蒲熠星,我选你是因为,你有你的本事’。”说得对,王鸥了解任何人,在这方面,她比自己强。周峻纬有些郁闷地想。 

 


04 


“红!骷!髅!——”邵明明在大白板的最高处,歪歪扭扭地写下几个大字,嘴里边喊着。 


“邵明明别踮脚。”唐九洲在下面小声憋笑。


“好了好了,”蒲熠星见邵明明眉头一拧,马上就要发作,连忙出来打圆场,“人家明明好不容易出来讲一次材料,大家就认真听听吧,内容还是很重要的。再说了,人家是我们二队副队长,现在赤链蛇情报与信息组的骨干,大家都放尊重点啊。” 


得到蒲队的肯定,邵明明瞬间嘚瑟,还恶狠狠地剜了唐九洲一眼:“听见吗?……副队长!骨干!尊重!”“好好好……哈哈哈哈!”唐九洲忍不住笑,整个人埋在蒲熠星的背上疯狂抖动。 


邵明明清咳了几声,开始翻动着手里的资料,进行情报公开。 


“红骷髅”,从七八年前开始活跃于H市的恐怖组织,主要的标识就是镶嵌在倒水滴中的血色骷髅头。经济目的尚未被发觉,甚至连政治目的也不甚明确。因为信奉“红仙人”,以“红仙人”作为一切行动准则,所以本质上,应该是被划分为宗教主义恐怖组织,类似于骇人听闻的伊斯兰国。 


他们的每次行动,都会在现场留下不同的、繁复的血色图腾,而提取出主要结构,就是那个血色骷髅。制造过几起爆炸案,火烧过不少村庄,杀害边境村民无数,再加上研制生化武器恶意挑起生化危机。事实上,红骷髅的罪恶早就罄竹难书。至于这个“红仙人”,因为是治病敛财的神,在相对经济落后的H市还是有一定吸引力和影响力的。不少村民不顾家中被残忍杀害的亲人,也要固执地成为“红骷髅”,成为“红仙人”的忠实信徒。 


“仙人有仙人的懿旨,凡是不相信仙人的,都会受到惩罚,”郭文韬补充道,“起初大家是不相信的,因为所有人都能看见,杀人的是信徒,是活生生的人。但后来生化危机开始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大家没有见过这些,也缺乏对现代科学和医学的教育和了解,所以轻易地相信,那是仙人在惩罚不听话的人。” 


“倒也不知道他是仙是鬼,”齐思钧撇撇嘴,道,“信仰这么不干不净的东西……邪教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存在。” 


蒲熠星盯着白板上贴的血色骷髅图片,下意识地咬着笔头:“这个红仙人……确有其人吗?”“阿蒲你是傻了吗?”邵明明抱着文件夹,满脸关怀。 


“我明白阿蒲的意思,”郭文韬却沉声说,“如果他们所信奉的红仙人确有其人,就说明其实竹叶青根本没有抓到那条最大的鱼。红骷髅的行动都由这条大鱼指使,所谓仙人,不过是个故弄玄虚、心理变态却强大至极的罪犯。” 


“相反,”蒲熠星眼睛一亮,默契地接上话,“如果红仙人只不过是一个幌子,那么所谓狂热的信徒,也就是一个假象。他们利用红仙人去完成他们的目的,却清楚地知道,根本没有什么仙人,一切都是人类的大脑在作怪。” 


“制造爆炸,却坚信不疑是红仙人降天火,制造生化武器,却说是红仙人散播疾病……这很矛盾,怎么想都不合理吧,”周峻纬摸摸下巴,转头问郭文韬,“竹叶青当初有逮捕过红骷髅成员吗?审讯资料还在吗?” 


郭文韬想了想,说:“逮捕过,但因为我在竹叶青的时候,并不是核心成员,很多事情他们都不让我知道,所以审讯资料,我基本上是没有看到过的。我能知道的就是,他们通通一口咬定自己是信徒,甚至恐吓竹叶青,笃定我们一定会遭到红仙人的报复。” 


会议室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


蒲熠星咬着笔头,突然手往后拍了拍埋在他肩上的唐九洲:“九洲呢,九洲怎么看?” 


“九洲啊……”身后迷迷糊糊传来一声。齐思钧眼睛都笑弯了,下意识接话道:“九洲不会喝酒?”“你该不是睡着了吧?”邵明明瞠目结舌,心想自己的讲解怎么还自带催眠效果呢,一定都是唐九洲的错。 


“没有没有,”唐九洲坐直了身子,眼睛里一片清明,说道,“我只是在想,你们刚刚提到了两种可能性。一是,红仙人存在,以神的身份在暗示他的信徒们做事。这种情况比较糟糕,因为大鱼确实没有落网。但是我觉得,这也挺符合实际。因为可以解释为什么竹叶青必须留有后手,为什么明明结束战斗了却还要悄无声息地建一个基地,还有为什么明明逮捕了要员但红骷髅死灰复燃。”郭文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和蒲熠星匆匆对视了一眼。 


“二来,就是单纯的人为作恶,披着宗教主义外皮的、纯粹的、唯物主义下的行为。但在这种情况中,竹叶青应该已经把所有红骷髅骨干抓完了才对,莫非……还有漏网之鱼? ”


唐九洲顿了顿,接着说:“所以我在想,结合前两种,会不会有这样一种情况。就是,红骷髅中,既有游离在外围的、对红仙人坚信不疑的信徒,也有处于核心的、知道红仙人就是幕后操纵者的非信徒。”——换句话说,有的人是真的在信仰邪教,而有的人,是在利用邪教。那么,红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呢?蒲熠星皱着眉头。 


转椅“吱呀”发出动静,一直沉默的潘宥诚支着下巴,弯着大眼睛,一字一句缓缓开口:“现在唯一明朗的是,不管红仙人存在与否,红骷髅之所以能死灰复燃,一定有背后扶持的势力。也就是说,大鱼也好,小鱼也罢,我们能清楚得知,——竹叶青,确实没能斩草除根。” 


周峻纬看着他,忽然右眼一眯。 


 

 

 

 

 

 

 

 

 

 

FIN 

 

评论(106)

热度(4428)

  1. 共7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