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贵圈官配风评被害(上) || 郭文韬×蒲熠星

WARNING:OOC


/郭蒲不逆。演员郭×演员蒲。


/剧情需要,涉及微量周公子的BG,即周峻纬×琉祎(*谐音六一的骰子拟人)。


/#年度好亲友mmj老师 @绵绵叽 的生日必须要有排面#










00


“你们俩刚刚拍的这条……这肯定不行啊,这完全……没有入戏!说实话,从你们的表情和眼神中,我一点都没有看出你们是一对经历过创伤并在爱欲中彼此治愈的恋人。”


周峻纬头疼得捏着鼻梁,不断地围着两位正在打游戏的大爷绕圈踱步。


郭文韬被紧凑的游戏节奏弄得神经紧张,手指一抽,屏幕里的小人儿疯狂做蹲起。蒲熠星则淡定多了,一言不发端起枪,瞬间冲上去给郭文韬爆了头。琉祎坐在旁边拿着粉扑补妆,不经意往那边一瞟,震惊地发现这两个人已经闷声不响地在游戏里互殴超过半个小时了。她朝周峻纬撇撇嘴,暗示性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周峻纬的语气瞬间变得小心翼翼了许多:“……两位大爷?”


游戏暂时结束了,蒲熠星懒洋洋地拖着长音“嗯”了一声,起身去喝水。郭文韬沉默着按灭了手机屏幕,两眼一闭,干脆就直接无视掉周峻纬烦人的存在。


“这是怎么了?”无缘无故遭受冷暴力的周峻纬压低声音问他女朋友,被琉祎翻了个代表真谛的白眼。


“还能怎么,”琉祎开口了,那肯定的言语宛如一个专业的心理学家会说出来的话,“这是在爱欲中受到创伤了吧。”












01


一杯水被放在蒲熠星的面前。


水面波纹微微荡漾,精致的玻璃杯与颜色靓丽的桌布很是相称。蒲熠星眨了眨眼,哧溜一声把最后一口炸酱面吸进嘴里,胡乱嚼嚼,咽了。剧组里吵吵嚷嚷,大多数工作人员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吃着盒饭,只有他躲在这里,静悄悄的。


毕竟不是什么有咖位的大明星,没有大团队的照顾,甚至穷到一个公司好几个演员就来了一辆保姆车。车上有不熟悉的女同事,蒲熠星怕尴尬,又嫌外面冷,就自己悄悄溜进来吃饭,没想到被人发现了。


“没有汤了,喝口水将就一下,”来人穿着剧组里的白衬衫,领口松散,平淡而认真的表情让人很容易区分他在现实而不是剧中,“……暂时不用出去,安心吃,别把道具弄脏就行。”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包纸巾轻轻放在水杯旁边,——出乎意料是新出的樱花味,包装粉嫩,可可爱爱,有几分少女心的意思。


蒲熠星没说话,默默地把沾满了酱汁的炸酱面盒子从桌上拿了下来。红蓝格子的桌布果然被弄脏了一小块儿,他皱皱眉,捏住衣袖擦了擦,试图掩盖罪证。


郭文韬一开始沉默地看着他努力清理桌布而视自己宛若空气,后来终于忍不住开口:“我不是给了你纸……?”


“郭文韬,有必要这样吗?”


蒲熠星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甚至有些轻佻地吹了个口哨,眼神平淡,语气更是松散。“这里又没有别人,更没有镜头。你倒也不必如此了。”郭文韬哑然,站在原地愣了很久,直到蒲熠星把桌布上的污渍清理干净,随手把外卖盒丢进垃圾桶时发出塑料碰撞的声响把他唤回神。


蒲熠星的话没有说绝,但是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过分的冷意让郭文韬有些不知所措。


周峻纬拿着剧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眼神厮杀”的画面。——他的两位男主角中间隔着张桌子,桌上有一杯热水和一包樱花纸巾,而他们却在怒目而视,仿佛要用眼神掀掉对方的头皮。


咋回事这是?火药味那么浓。电影里还演一对爱侣呢,结果刚离开镜头就你死我活了?


周峻纬抱着剧本犹豫了会儿,有些尴尬地叩了叩门:“……你们都吃好了吗?如果吃好了我们差不多要拍下一条了,如果觉得不够的话,需要我再准备点别的……”“不、用、了。”郭文韬明显一副气饱了的表情,那股咬牙切齿的劲儿让周峻纬天灵盖一凉。蒲熠星打了个哈欠,看都没看郭文韬一眼,慢悠悠地走过去搭住周峻纬的肩膀。


“我们俩走呗,咱们去有、镜、头、的地方。”


……


“……你还是别搭着我了,我总觉得文韬要啃我的头皮。”周峻纬被蒲熠星勾着肩膀,不得已屈着膝盖,艰难行走。











02


对,如你所见,在拍摄电影《遗落》期间,名为郭文韬和蒲熠星的两位男主貌似产生了些矛盾。并且,从两个人的行为举止上看,他们都没有采取任何可见效的措施,而是满脸写着“我很成熟我不幼稚”,然后把游戏里攒了好久的金币花在买装备互殴上。


你问为什么不直接打一架算了,别问,问就是舍不得下狠手。这演员的面皮还是值几个钱的,更何况打了对方,心疼的还不是自己。


他们已经维持这个状态很久了,久到最初发生了什么令人生气的事情而让他们大吵一架,两个人好像谁都记不清楚了。只知道现在战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火力全开,竭尽所能地在各种非工作场合阴阳怪气。——是的,作为演员,郭文韬和蒲熠星还是有职业操守的,不会把情绪发泄在工作上。两个人和周峻纬都认识很久了,知道《遗落》对于他来说的意义,因此不管私下发生了什么,都不想要搞砸这部电影。


《遗落》是周峻纬作为导演拍摄的第三部电影。


他曾经也做过演员,小火了一把,虽然比不上郭文韬现在的人气,但是至少能和蒲熠星平分秋色。但他在上升期时没有继续接戏,而是转去幕后做了导演。拍摄的第一部作品让当时的童星石凯爆火,第二部则捧红了《遗落》的女主角、也就是他的现女友周琉祎并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成为“怪物新人”。第三部更不用说了,是周峻纬出国学习沉淀四年以后的突破之作。


编剧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叫唐九洲,也不知道周峻纬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挖出来的人才。看着年纪不大,可可爱爱,脑子里总有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想法。


影片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战后的M国,是蒲熠星饰演的战胜国士兵、郭文韬饰演的战败国军医和琉祎饰演的房东姑娘在同一栋公寓中充满烟火气息的日常。曾经因为战争而受到身心创伤的三个人最初关系僵硬,不愿交流。而在一些啼笑皆非的意外事件后,他们彼此搀扶着,重新收拾心情,走上了温馨和睦的生活正轨。——士兵和军医惺惺相惜,最后相恋了,而房东也终于买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照相机。


经典的反战题材加获奖无数的实力演员,再配上天才的年轻导演,《遗落》的阵容一出,就被当作是今年的冲奥电影而备受关注。


当然,在每个行业中,有多好的前景,就有多少嫉妒的声音。虽然在无数电影爱好者心中,《遗落》的诞生必定精彩绝伦,但是行内的有心人绝不会让它诞生得如此顺利。周峻纬作为演员出道时性子比较傲,算是不幸地为自己树下了不少敌人。


拍戏期间大大小小的热搜不断,有引战的,也有尬黑的。从导演本人到演员,甚至编剧,无一不被扒了个底朝天,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段怪异的狂潮。


狗仔就跟住在他们家床底似的,每天逮住一点破事儿就能刷刷写上好几篇,让各大八卦杂志上都是几位帅哥美女的大脸。每一条都是标题“大”得吓死人,内容却寡淡如白开,毕竟把周琉祎吃芒果要蘸酱油这种事“有感情”地说上十几分钟还是有点困难的。


“震惊!知名女演员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感情终究是错付了……”——这也能写?谁错付了?芒果吗?它不愿意被蘸酱油吗?郭文韬就很不解。


郭文韬有个经纪人叫齐思钧,把收集这种乱七八糟的小新闻当作个人爱好。他说起八卦时话又多又密,嘴巴就跟永动机似的完全停不下来,每天就跟掀开了郭文韬的头盖骨一样往里面倒各种收集来的八卦。由于强行灌输,过于精彩,这让郭文韬很难保持自己扑克脸,在精分的边缘反复横跳。


闭嘴吃瓜也是演员的职业素养之一,管好自己,闭眼走路,那才能走上阳关大道。毕竟圈内的垃圾事儿多得让人瞠目结舌,多说一句都怕得罪同行。只是郭文韬也没想到,这次竟然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


关于《遗落》的第一条热搜第一的新闻,不是“周琉祎潜规则导演上位女主角”,也不是“新人编剧唐九洲打游戏太菜惨遭影星石凯怒骂”,而是……“郭文韬与蒲熠星不和”。


得了,又不和了,新电影还没官宣呢,倒是又出了这种热搜。


当时看到这条新闻的齐思钧盯着报导中的照片,死活看不出来这两坨糊得像座机拍出来的东西哪坨才是他老板。你瞧瞧,这衣服,这灯光,这黑的啊,还黑得五彩斑斓啊。他拍了拍郭文韬的肩膀:“听说你和你男朋友不和?”


郭文韬在很认真地看大神做的游戏功课,本子上蓝笔红笔圈圈画画,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谁说的,我和蒲熠星好着呢。你要是想说那个新闻,他们都只拍了前面我扯他领子那一幕,后面我亲他的一个镜头都没有,纯属捏造。”


“哦……”那头没声音了。


正当郭文韬抄够了作业准备打开手机实战一把,齐思钧又拍了拍他的另一边肩膀:“……蒲熠星真是你男朋友啊?”


郭文韬手一抖,手机差点掉了。


“真棒,”看着他“慌张”的样子,齐思钧沾沾自喜,“我给套出话来了吧。不过你也不用怕我可是齐思钧我可是你的经纪人我处理这种事件的能力哎哟那叫一个顶呱呱我真……”


“这还要你套话!你要吃瓜倒是看看自己家里的菜园子啊!”郭文韬难以置信地看着齐思钧,气得用手机连连砸他肩膀,“……你以为蒲熠星每周末来我家干嘛啊!……是来补习还是来玩连连看啊?是来装修还是来查水表啊?”


齐思钧捂着肩膀,难得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每周末都在你家啊?”


郭文韬:……?


大哥,狗仔都快住我家床底下了,你作为经纪人就跟连夜造了个火箭逃离地球似的完全不care我,对我没有一点了解,甚至在外界传我和我男朋友不和时没有一点作为,你觉得合适吗?


齐思钧说:“合适,我觉得挺合适的。你跟你男朋友不和分明是你要作为,我要是去作为了,你下一部电影的主题曲就可以考虑请孙燕姿女士来演唱了。”郭文韬一下子就把怨气抛到九霄云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向金钱屈服:“咱现在已经有这个钱了?”


“我的意思只是你要考虑考虑《绿光》,千万不要想多了,”齐思钧一盆冷水给他迎头浇下,相当痛快,“……咱现在还没这么红,醒醒。”郭文韬一下子哽住了,觉得这句话的道理明显不该是这样的,但完全找不到逻辑上的破绽去反驳。


齐思钧唱着歌儿离开了,正好蒲熠星推门进来。


“期待着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多么奇妙的际遇~穿越过前面山顶和层层白云~绿光~在~哪~里~”


蒲熠星看了看这调子跑到珠穆朗玛峰上去的齐思钧,又看了看表情平淡如水的郭文韬,认真地思考着要不要自己缓缓退出,结果被郭文韬喊住了。


“阿蒲,到这儿来。”他把桌上的剧本往前推了推,微笑道,“周峻纬的电影,你看看吧。”






03


作为年少成名的大荧幕演员,郭文韬从小就拍了不少大热的电影。起初公司丧尽天良,仗着郭文韬一张漂亮脸蛋胡乱接戏,什么上天入地的霸道总裁,什么廉价鸡血的虚假励志,使得他在成年之前就尝遍了这等磨砺羞耻心的人间疾苦。


算了,黑历史不提也罢。看着蒲熠星兴致勃勃地翻看自己演的魔幻现实主义老电影,郭文韬总是很感概,这样的电影在当时是怎么拿到那样的票房成绩的。不过,虽然自己不太喜欢,但是蒲熠星却很感兴趣,就算郭文韬不让他看,他也会一本正经地说“这是在向韬韬老师学习”,然后抱着笔电让屏幕上一遍遍地出现郭文韬稚嫩的脸。


郭文韬出来上个厕所,蒲熠星在笑。郭文韬去削个苹果,蒲熠星在笑。郭文韬开门收个快递,蒲熠星的笑声把快递小哥吓得比齐思钧唱歌的调子跑得还快。但是等郭文韬冲进房间时,蒲熠星就会抬起一张几乎没有表情的脸,眼神平淡地望着他。


“韬韬,怎么了?”


郭文韬:“……没事,在练习跑步。”


虽然两个人在娱乐圈的地位尚且悬殊,但蒲熠星的实力和郭文韬相比是差不了多少的。


他以前只接了一些小成本的网剧,在五毛钱特效的衬托下像个全世界只有他在认真的二缺。他对于大屏幕的演绎缺乏经验,而且也少了些机遇和运气,所以当周峻纬说要找蒲熠星拍戏的时候,郭文韬觉得这是天大的好事。他觉得蒲熠星完全可以尝试电影的道路,这似乎更适合他。


在与周峻纬见面之后,郭文韬才发现这位大学同学竟然没怎么变过。——娃娃脸,年轻漂亮,自信优雅的样子,和下定决心后就义无反顾的坚持。


“女主角是你女朋友,两个男主都是你的大学同学……如果这件事被别人扒出来了,对我们双方都不太好吧?”郭文韬最开始有些犹豫。他对事情的考虑向来周全。


不管是“靠关系接戏”,还是“不给演员自由竞争角色的机会”,这样的选角至少会给一方带来不良影响。如果说舆论更复杂的话,那就是双方共同的灾难。


但是周峻纬不是这么认为的。


“这又不是我做的第一部电影,我当然知道该找什么样的人。”他对郭文韬说,“你、阿蒲、琉祎,你们适合这些角色,并不是周峻纬的同学和他的女朋友适合。”这句话让郭文韬很是触动。临走前他还告诉周峻纬,如果可以,他会努力让蒲熠星也接这部电影。


周峻纬摆摆手:“那替我表达一下诚意吧,告诉他,我们完全可以用实力说话。”


周峻纬确实很有诚意,除了剧本,甚至准备了一封邀请函。里面提到,蒲熠星的气质和形象都很适合电影中的“士兵”一角,除他之外,周峻纬没有任何的备用人选。简而言之,非你不可。


郭文韬站在旁边洗碗,蒲熠星一手拿着邀请函,一手握着雪梨,在厨房那块儿狭小的地方里不停晃悠。


“韬韬,你怎么看?”


郭文韬一怔,抬头的时候有发丝落到眼前。他手上沾了很多泡泡,自己没法弄,蒲熠星把邀请函夹到胳膊底下,伸手拨开郭文韬的头发。他男朋友半眯着眼,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


“我当然是觉得适合你才跟你说的,”郭文韬说道,“周峻纬、电影男主、反战题材……这些对你来说都是个机会,如果可以就试试吧。”蒲熠星沉默了一会儿,推推眼镜,啃着雪梨回客厅去了。郭文韬回头一看,蒲熠星走路时脚后跟落地很轻,他知道这事儿成了。


其实你要说郭文韬没有一点私心,那是不可能的。能和喜欢的人完成一部好的作品,饰演的还是一对情侣。这种把所有情爱深深印刻在大屏幕上的告白之作,换了谁都好像没有蒲熠星有感觉。


故事发展到这里都是喜闻乐见的,周峻纬找到了适合的演员,郭文韬和蒲熠星接到了新的工作,《遗落》官宣了,前期筹划也开始了,可接下来的发展就有些奇怪了。


——#郭文韬蒲熠星 没有CP感#,热搜第二。


……


淦!


郭文韬握着手机面无表情。


我跟我男朋友,为什么会没有CP感?


网友们,你们这次嗑到的是真的,不懂吗?!——











04


“我不太懂,我们这些年来啥都不避,基本上就是半公开的状态了,”郭文韬说,“为什么从来没有人猜测我和蒲熠星是一对?为什么每天都有人在说我们不和?”


桌上躺着几个酒瓶子,周峻纬已经趴下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在装。齐思钧喝晕了,晃晃悠悠地跑到门口和树表白。唐九洲好像还清醒着,捏着酒杯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这不是有我吗!哈哈哈哈哈可是我把你们俩写成一对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笑吗?”


他用小兔牙咬了咬杯沿,看见郭文韬无语的表情后有点受伤地缩了缩脖子。


“不好笑,那个剧本又不是为了我们俩写的,”郭文韬木着脸,“现在全网都在说我们俩看上去是钢铁直男,毫无CP感,拍电影看上去就是在强行营业,还不如不营业。”


“还有他,你知道他是谁吗?”郭文韬指了指外面快要亲上树的齐思钧,继续说道,“这是月老转世,性转红娘,热衷于牵线,各种扛大旗。但是呢,他嘴上说着我和蒲熠星根本不是同事,分明有染,可实际上压根儿没察觉我们俩是真情侣。”


这确实挺奇怪的。现在的风向是嗑郭文韬×琉祎和蒲熠星×琉祎的都有,明知道女演员有男朋友,还是各种邪教舞到无法无天。相反,正儿八经的官配没有受到重视,甚至有路人经过都会踩一脚你家“毫无CP感,我就在官博下ky又怎样了,还不让人实话实说嘛”、“异性恋才是真爱,同性只是为了迎合观众罢了”、“官配太垃圾了不得不让人嗑邪教啊”。


全网的官配粉也不知道有没有五个,算一下,唐九洲一个,周峻纬一个,周琉祎一个,没了。


“这不是还有峻纬嘛,”唐九洲说,“他选你们俩来拍,肯定是知道你们之间的化学反应一定会产生很好的效果啊。电影都没拍出来呢,哪能在意这么多别人的话?”


“讲真的,我还挺对不起峻纬的,”郭文韬叹了口气,“他花了这么多心血去搞这个电影,结果这才刚开机不久就出了这么多事。他的一对恋人角色被唱衰,他的正牌女友被说靠潜规则拿到角色,我和蒲熠星又一直跟琉祎传绯闻……我要是他,现在肯定很烦。”


唐九洲没接这话。


他心里在想,身为情侣的郭文韬和蒲熠星,怎么可能会没有CP感呢?








05


是啊,郭文韬和蒲熠星怎么会没有CP感呢?


明明是一对真的爱侣,为什么一出现在镜头前,突然间就没有那种爱意缱绻感觉了呢?


郭文韬喝飘了,回到家开门的时候没看清蒲熠星在黑暗中拧紧的眉头。客厅的灯都已经关上,看来他是已经睡了,却被郭文韬吵醒。


“怎么喝了这——么多?”蒲熠星的嗓音软乎,拉长的语调还有些跳脱可爱,他好像没有因为被吵醒发恼,而是揉揉眼睛,看清楚郭文韬摇晃的身形后就把他扶住了。郭文韬很瘦,但不轻,骨头缝里都是肌肉,骤然压到蒲熠星身上的时候还是挺沉的。蒲熠星没站稳,被郭文韬捏着胳膊按到了鞋柜边上。


后腰磕在柜角时他吃痛闷哼,下意识使了力把人狠狠一推。浓烈的酒味让他几乎立马想起郭文韬现在就是个无赖的醉鬼,根本就是无心之失,于是趁人摔到地上之前,又把他给拉了回来。蒲熠星叹了口气,紧紧拥抱住郭文韬,把下巴垫在他肩上。


“到底怎么了?不是和小齐出去吃的饭嘛?”


“唔。”郭文韬支吾了一声。


“他灌你酒?”蒲熠星勾了勾唇角。


“蒲熠星。”郭文韬突然喊了他的全名。——他经常喊蒲熠星的全名,在蒲熠星的粉丝们“哥哥”、“宝宝”满天飞,同事朋友都喊“阿蒲”、“蒲老师”的情况下,他在某些时候依然固执地把这三个字顶在舌尖。


“在呢。”


……


“我们不是相爱吗,那当镜头转向你时,你为什么没有爱?”


“……什么意思。”


“只有镜头的记录才是最客观的,”郭文韬压在他身上,闷笑的时候声音发苦,“……那些热搜的产生,会不会是因为只有我在一厢情愿?”


“……”


“你是不是醉的太过分了。”







TBC

有点长,先放一半。

mmj老师点的梗,我说要给她写生贺,她还得寸进尺找我点梗。不管怎么说,祝您事事顺利,所有愿望圆满达成!(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不是






















评论(56)

热度(1638)

  1. 共8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