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旧礼。

WARNING:OOC


/启程ONLY,恩何不逆。


/是《薄冰》世界观下的番外,收录一些没有被正文记录的小碎片。建议浏览前文后再阅读。







01


八岁那年,曹恩齐想养个宠物,——一只猫,或一只狗。


在那之前他做足了准备。先是调查了家人中有没有人对宠物过敏,又仔细观察了他们对宠物是否有排斥、厌恶的态度。


老先生没有明显的倾向,更可况他也很少着家,曹恩齐不好观察。齐思钧倒是对狗蛮热情的(至少比对很多人都好),但他看狗的眼神像是在说“它真是忠诚的仆从”,这让曹恩齐越看越别扭。至于夫人,听说她以前在老别墅养了一只橘猫,不过甩手给管家很久了,也不知道猫还是不是活着。


尽管如此,曹恩齐还是想养个宠物。他不知道这个愿望该和谁说比较好,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但想获得一只毛茸茸的小伙伴的欲望,比任何时候都强烈。


“予彤想要一只小狗。”


何运晨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他刚才在和见鬼的数学题生气,知道恩齐少爷进了自己房间也没怎么关注。曹恩齐一向很乖,不吵不闹,端着管家给的牛奶坐在书桌的另一边,静静地等何运晨结束功课后陪自己吃晚饭,很少会像今天一样突然开口和他说话。


小孩子总觉得自己的谎话很成功,殊不知大人眼中的他们透明得像一块玻璃,都不用再问,一眼就能把他们的小心思看穿。曹恩齐的眼睫毛抖啊抖,和心跳一样越抖越快。何运晨把笔放下,微微一笑。


“予彤想要一只小狗?”他重复着曹恩齐的话。


曹恩齐点点头。


“予彤为什么想要一只小狗?”


“……”


何运晨看着曹恩齐突然低下头,眉毛拧在一起,似乎在很认真思考的样子,忍不住笑意更浓了。“如果没有理由的话,”他捡起笔,用笔帽那头轻轻敲了敲桌面,说,“我还怎么给予彤送一只小狗呢?”


他的话让曹恩齐又陷入了一轮思考。


因为小狗可以陪我。


因为我想照顾一只小狗。


……


曹恩齐双手撑在膝盖上,仰起脸对何运晨说:“因为小狗很可爱!”


他说得很认真,眼睛也瞪大像小狗,差点把何运晨说愣了。









02


不过真是很好的理由。


何运晨附在齐思钧耳边,用手遮着嘴,声音带着笑意:“我也觉得小狗很可爱。”齐思钧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他一眼,脸上阴晴不定地闪过一轮又一轮,最后才嘀嘀咕咕地开口。


“怎么想到送这些……东西?”他可能想说一些不太好的形容词,但何运晨一直把手掌搭在他肩上,温度透过衣服温温热热的一小块儿。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齐思钧最后还是憋回去了没说出口。


“不是问过了吗?怎么啰里啰唆的?”何运晨笑道,“小齐,你就直接说答应不答应吧。”


听到金贵的“行”字终于从齐思钧金贵的嘴里说出来,坐在他们对面的曹恩齐松了口气,这才没有那么局促不安。


“谢谢哥。”他嘴唇蠕动了几下,偷偷看向何运晨时发现对方也在含笑望着自己。


“反正你这个礼物就代表你自己送得了,我和爸妈都会另外给予彤准备的,”齐思钧说,“……小何,你有什么提议吗?”


坐在他椅子扶手上的少年收回眼神,却还没来得及收回温柔灿烂的笑意。白净的校服领口里,哗啦啦翻飞出的青春气息别样迷人。那样的人配上那样的眼、那样的笑,让鼓胀的血管里液体奔腾出敲动心脏的声音。


“还是先和先生、夫人都商量一下吧。”何运晨说,在齐思钧企图指责他又说了一句毫无用处的话之前先发制人,压在他耳边小声说,“反正你自己也想不出比小狗好太多的礼物啦。”


齐思钧满脸“你吃错药了吗”的表情被何运晨推着肩膀往外走,想要说点什么都被气得说不出来。来送甜点的管家问他们要去哪里,何运晨笑着摆摆手说只是出去散步。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两只拳头悄悄地、轻轻地对在一起,又迅速分开。——一只是沾了墨水和彩色笔的少年的手,另一只白皙圆润,来自即将拥有一只小狗的二少爷。









03


虽然对他们家来说花钱不是问题,但不能被齐思钧发现他给小狗花钱了啊。曹恩齐思来想去,决定向罗予彤借钱,顺便和她交代一下“被送狗”的事情。


罗予彤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她直接告诉曹恩齐自己最近的钱都拿去买包包了,没有钱可以借给他,彻底打消了曹恩齐的希望,才开始对他的先斩后奏感到生气。


“反正你都直接跟小齐哥和小何哥说是我想要,不如直接就给我养好了,”罗予彤说,“你现在借我的钱,假装给我送生日礼物,又让我拒绝,你好来顺理成章把小狗接走……曹恩齐,你哥可能不是人,但我发现你是真的狗。”


曹恩齐被果汁呛得满脸通红,努力挤出和果汁一样清甜的笑容:“我保证,我保证会有更好的礼物送给你!”


罗予彤撑着脑袋撇开头,狠狠“哼”了一声,看样子不会轻易消气了。曹恩齐连忙把马卡龙往她面前一推,说:“我错了我错了……不要生气嘛,我下个星期请你去水族馆玩?”


“水族馆有什么好玩的,”罗予彤愤愤地说,“我要去你家看小狗!”曹恩齐不好意思地屈着手指抠抠脸:“……小狗不在我家,我打算养在运晨哥哥家。”


“哈?!”罗予彤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那为什么不能给我养啊!反正都是在别人家里啊!”


“运晨哥哥又不是外人!”


“……?”


看到罗予彤更加奇怪的表情后,曹恩齐突然就结巴起来,差点连一句话都说不好,“我、我的、我的意思是、运、运晨哥、离、离我家……比较近……我去那、那边比较方、方便嘛……”


“运晨哥哥已经不算外人啦?”罗予彤皱了皱鼻子,猛地起身凑近曹恩齐的脸,把他吓了一大跳,然而还有更加吓人的话下一秒从她嘴里吐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哥和他有什么!”








04


对于何运晨和齐思钧之间的关系有了第一次特别的思考,就是因为罗予彤的这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天真的大小姐不过是把两个哥哥往过家家的游戏里面代,可曹恩齐却觉得一点儿都不高兴。


他听到罗予彤说“运晨哥哥不算外人”的时候是高兴的,听到“你哥和他有什么”之后又不高兴了。罗予彤觉得莫名其妙,所以怪他小气,问他为什么这样。但是曹恩齐什么话都憋不出来。


他只是觉得心里滋滋冒苦水,收拾东西闷闷地回家了。后来有一段时间没和罗予彤去金海轩喝下午茶,连买小狗的钱也不向她借了。


如果换做是普通人,这样的关系有可能就断掉了,毕竟人的成长之中不止有那么一个朋友。但芒城的金字塔尖确实也只能站下那么些人,就算有心断掉,也会藕断丝连。


多年后的罗予彤摇身一变成为了齐家大少夫人,仿佛魔咒般,让一些故事被套在了某个圈子中不断上演。


一轮又一轮,一代又一代。










05


后来曹恩齐没有养上小狗。罗予彤没有借他钱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罗予彤表哥的公司和齐老先生有了大矛盾,暂时没谈拢,所以那一年的生日宴,曹恩齐没机会去给罗予彤送礼物。


这是一件不幸的大事,不过没有人把他当回事就是了。


罗予彤的表哥和齐家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两家少了来往,但罗予彤一直都不觉得这是曹恩齐疏远她的原因。当她终于拉下面子去找曹恩齐和好的时候,曹恩齐又飞速和她冰释前嫌了,唯独不愿意解释之前到底为什么要和她冷战。


罗予彤是在写喜帖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段莫名其妙的冷战的,说曹恩齐生气好像是因为欠他一只小狗。齐思钧一听就知道是她记错了,笑道:“肯定不是你欠他的,他不喜欢那些东西。”


但是罗予彤咬着手指想了一会儿,很肯定地表示,不,曹恩齐当时就是很喜欢小狗,他就是很想养一只小狗。她的表情实在太认真,齐思钧忍俊不禁,放下了手里的活儿。


“为什么这么肯定?那时候你们都还很小,还能记得清楚?”


“那可是曹恩齐欸!你见过他特别喜欢过什么东西没?对什么表现过特别的欲望没?”罗予彤抱着膝盖,有些夸张地说,“……能让我印象这么深刻,他一定很想要一只小狗。”


“好吧,那希望他能养一只可爱的小狗。”说得很敷衍,一如既往的敷衍,连罗予彤都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齐思钧惊奇地发现自己好像是对这件事有印象的。——似乎有个穿校服的少年趴在自己耳边,字字带笑地说过,“我也觉得小狗很可爱”。


这个故事里好像人人都感受过小狗的可爱,可实际上,人人的少年时代里都没有这么一只温暖的小狗。


它根本就从来都不存在。







06


何运晨在上班时间接到了齐思钧的电话,以为是什么工作上的要事,结果刚接通就懵了。


“予彤的生日礼物……?哪一年的?”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噢……当时你好像没送吧,说是老先生不让来着。我?我送了呀……什么?恩齐?”


齐思钧问:“恩齐和予彤当时关系就不错吧,瞒着我偷偷给她送了什么?”


何运晨想了想:“好像是……小提琴?”


“小提琴?”


“怎么了?”


“不是小狗吗?”


不是小狗吗。


往事一瞬间涌回脑海中,凭借多年默契,何运晨几乎是立刻明白了齐思钧想要说的话。他知道齐思钧聪明,只是有些刻意不被提起的事情,饶是他也只能在十多年后的今天才弄明白。


“不允许养吧。”何运晨隐去人称,没把话说得很明白。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谁家这么多规矩。”


没等何运晨反应过来,齐思钧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07


曹恩齐问何运晨,要给罗予彤送点什么新婚礼物比较好。何运晨摆弄着客厅的花,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问问予彤,她想不想要一只小狗?”


“小狗?”曹恩齐对于这个词显然比何运晨想象中敏感,他转过来趴在沙发边上,仰着脸看何运晨,“……她好像还真挺喜欢小狗,就是不知道我哥能不能接受。”


“你别管他,你只管你嫂子喜欢就好。”何运晨说。


这是何运晨难得地这么明目张胆向着自己讲话而不是向着他哥,曹恩齐心里的嘚瑟正在疯狂往外冒。他直接从沙发背上翻了出去,把何运晨抱了满怀。


“花……花!”何运晨把花和剪刀匆忙举过头顶,怕扎到他,谁知曹恩齐直接把他拦腰抱起。转了几个圈后,何运晨被稳稳放在餐桌上。


“别管花了,管管小狗吧。”


“……你先问问予彤。”


“如果她和我是一样的人,那她一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曹恩齐笑眯眯地说。何运晨忍俊不禁:“一样的人?你先说你是什么样的人吧。”


“喜欢是在少年时代开始的,但不是只存在于少年时代。”曹恩齐说,“小时候想要小狗的愿望,也不止是存在于小时候。”


会愈演愈烈,会不断生根发芽,直到有一天再也掩盖不住,成为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08


而成长也不过如此。


剪去多余的枝叶,抛去无聊的桎梏,心底的呐喊从微弱到响亮,从无人知晓到实现愿望。


“我想养一只小狗”如此。


“我爱你”如此。





FIN


评论(25)

热度(335)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