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新芽。

WARNING:OOC


/恩何不逆。齐思钧、罗予彤为联姻夫妻,但基本上不会有感情向的描写。(意思是知道有这层关系就可以了,其他不重要。)


/是《薄冰》世界观下的番外,收录一些没有被正文记录的小碎片。建议浏览前文后再阅读。


/另一个番外指路《旧礼》








01


罗予彤凌晨三点半给曹恩齐发讯息,说她突然有点恐婚,她想逃婚。


按理说曹恩齐那时候是看不到的,因为他没有熬夜的习惯,大部分时候生活质量都挺高。但当时的曹恩齐和二十多年来的曹恩齐都不一样,他正处于热恋期,准确来说,是好不容易追到了以为这辈子都追不到的人的热恋期。


恋爱使人改变,所以他那时候还在被窝里和何运晨聊天。何运晨第二天不用上庭,由得他也陪着他在这儿胡闹。


罗予彤的第一条讯息说:睡了吗?


曹恩齐都没看第二眼,动动手指就给她从消息框里划掉了。


紧接着第二条就来了:我突然不想和你哥结婚了,我怕死了。


曹恩齐在潇洒划掉之前猛地发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手指,拉下消息框盯着罗予彤那句话看了两三秒。他爬起来又睡下,翻左又转右,总觉得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没睡。”


“那好,我先睡了,明天下午三点半金海轩我请客。”


曹恩齐:……?








02


在认真权衡了一下这个嫂子到底是有好还是没有好之后——他遗憾地想起自己是齐家的孩子,终究也千算万算,把利己主义刻进基因里——曹恩齐还是决定去赴约。


就当是为了和罗予彤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交情,去给发小缓解下婚前焦虑也是应该的。他为自己找了个看得过去的借口,原谅自己一时的自私。订婚之后他和罗予彤还没有联系过,大概他们所有人都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新的关系。


……噢,除了齐思钧。他什么都能很快地适应,把自己的社会角色玩得跟卡牌游戏似的得心应手,真乃神人也。


睡到中午才迷迷糊糊醒来,外面已经飘进来一股食物的香味了。曹恩齐眯着眼摸来手机,才看到今天一大早,何运晨就发了讯息说要来给他做午饭。——不是给他带饭,不是找人做饭,说的是来给他何运晨大律师亲自来做饭。


关于这件事情显然几家欢喜几家愁。曹恩齐走到楼下的时候看到老管家长长舒了口气,询问之下,鬓角灰白的慈祥老者才抹了把额角的汗。“我是看着小何先生长大的,”老管家说,“可没见过他进厨房。”


听了这话,曹恩齐心里更乐呵了,抿着嘴笑道:“没事,我去帮他,给他打打下手。”老管家顿时愣住,想说“恩齐少爷您不是也没怎么下过厨吗”,可曹恩齐已经闪身进了厨房,还顺手锁了门。


正在和见鬼的煎蛋生气的何运晨闻声回头,招呼他道:“恩齐醒啦?过来帮我把围裙系一下。”“还有什么要帮忙呢?”曹恩齐绕了一圈过去,顺便偷吃了点,“予彤……我亲嫂子说今天请吃下午茶,我打算给我的胃腾点空间。”


“你要坑她一顿?”


曹恩齐用指尖把何运晨鼻尖亮晶晶的汗蹭掉,拥在他腰间的手一伸关了小火,笑道:“意思是这样没错,但我的重点是,你可不要那么辛苦,随便做点就好。”何运晨凝视了他好一会儿,难得有点语塞的感觉。“我很随便,”曹恩齐觉得他看上去有点脸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反正很可爱,“所以吃起来什么味道……”


“我也很随便。”曹恩齐连忙接话道,“你知道我怎么不挑食的。”


俩人相视一笑,在曹恩齐数年来都觉得空荡冰冷的别墅中最具有烟火气的地方交换了一个吻。


“这煎蛋还行吧?”


“……很好吃~下次不要再做了~”






03


原本曹恩齐觉得带家属蹭饭有点过意不去,得脸皮厚点才能吃得心安理得,但是开门后发现石凯也在,而且好像已经吃光好几碟点心了,他瞬间放心地把何运晨牵进来。罗予彤在毫无形象地大口吃糕点,果不其然没有在意。但何运晨摇摇头笑,借口帮他们去点菜,悄悄合上门出去了。


罗予彤肉眼可见的比之前憔悴很多。她瘦了,瘦了好多,本来就尖的下巴如今尖得能戳死人。“你的眼睛是不是凹下去了,”曹恩齐比划了一下,说,“嘴巴也一点颜色都没有。”


石凯悄声说:“她那是严重的婚前焦虑。”罗予彤双眼无神仿佛在挂空挡滑行。“我要死了,”她说,“我现在太后悔为什么要答应这件事了。”


她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刚好曹恩齐也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到底为什么这么突然?我从来都没感受到一点你们要结婚的征兆,”他问,“我也不是没想过我哥哪天就牵回一个女人介绍说是我嫂子了,但对方是你的话,我倒是真没想过你会不告诉我。”


罗予彤嘴唇蠕动了几下,好一会儿才说:“反正我表哥让我嫁,我想了想自己这辈子应该也没别的更好的安排了……就……总之这事儿有点复杂,你别管了,你哥也是为了你。”


曹恩齐当时应该是听到了最后一句话的,但是极其隐秘地闪避了过去,好像只要不注意,大脑就能当作没接收过这一信息似的。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虽然开玩笑的轻松语气,但看着罗予彤的脸还是纸一样苍白。


“那我支持你逃婚,”曹恩齐也不是第一次和他哥对着干了,根本无所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的爱情根本就还没开始,可不能入土。”


“你俩幼稚……!”石凯看不下去了,用手指点着桌面说,“姐啊,可别冲动啊,实在不行……你跟小齐哥先婚后爱不就行了!……冲动是魔鬼啊懂不懂?”


罗予彤面无表情地呵呵一笑,说:“你根本不理解是什么感受。”


“什么感受?”


“我看到恩齐他哥的脸都觉得他下一秒要抽背我的古诗词、抽查我的作业了。”











04


三个人乱七八糟地聊了一下午,没讨论出什么解决方案,没有结果。不过他们大概也心知肚明,这种事情是不可能讨论出真正的结果来的,一切都只是苦中作乐罢了。


“你哥高兴吗?”


曹恩齐看着罗予彤沾满碎点心的脸,有点不忍心地挪开视线。“你要听实话吗,”他说,“我没觉得他很高兴。”


在车里看文件的何运晨突然收到曹恩齐的电话,让他把放在车里的钢琴演奏会的票拿两张上来,他想送给罗予彤和齐思钧度蜜月的时候用。何运晨原本没怎么在意,但看到演奏名单上有曹恩齐之后,还是有点吃惊的。


“你不会在偷偷地对你哥好吧?”


曹恩齐听了这话,完全一副“我耳朵没问题吧”的表情。“非要说我对谁好那也是在对罗予彤好吧,”他牵着何运晨的手撇撇嘴,“不过我现在也觉得糟蹋了我的票……你知道她刚刚说什么吗?”


“说你钢琴弹得烂。”


“……她说她要跟你私奔,说你从小就比齐思钧对她好。”


何运晨笑得前仰后合,靠在曹恩齐身上起不来。曹恩齐也眯着眼睛笑,一下一下顺着何运晨的头发。


“齐思钧突然要和罗予彤结婚,是因为我包里被人放手指恐吓那件事吗?”


突然的问话让何运晨的笑声戛然而止。


“……你别喊你哥名字,没礼貌。”他从曹恩齐身上离开,拨了拨被弄乱的头发。


所以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变过,他们之间依然有很多很多,自己不知道、也不能知道的事情。而这次曹恩齐却大概猜到了联姻的原因。


他还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罗予彤那个对齐家虎视眈眈的表哥,八岁那年被罗家退回来的小提琴,最近齐家资金链的人为疏漏,难缠的议员经济犯罪案,齐思钧疲惫却依旧那么镇定泰然的脸……


他又一次在心里叫喊,哭泣,在平静乖巧的外表下隐忍情绪。只是这次他听到了别人的叫喊,哭泣,——因为比他大声,比他痛苦,所以他第一次听到了。


他站在婚礼的现场,那声音像海潮,汹涌澎湃,声声不绝。







05


那天曹恩齐喝了酒,醉得搂住何运晨可劲儿撒娇,哪儿都不让去。何运晨背上挂着一个人,吃力地铺着被子,一旁的管家局促不安,伸手想接又不敢。


“你喜欢我多点还是我哥多点?”


“……”


“说嘛。”


“……你明天醒来肯定会后悔自己喝了这么多。”


“你站在谁那边?我?还是我哥?”


“我站在你床边,现在准备把你丢上去。”


“那如果我是错的呢……”


“……予彤没有跟你说清楚,这件事根本不关你事,不是你的错。”


“可如果是我的错呢?”


曹恩齐平躺在床上,含着清浅泪光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如果我是错的,你站在哪一边呢?”







06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需要我做出选择……”何运晨叹了口气,给已经睡过去的曹恩齐轻轻盖好被子。


“我会站在你这边,然后告诉你,你是错的。”


但我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晚安。






FIN

番外完了又番外!笑死!

也不知道你们爱不爱看,反正我贼拉爱写()




评论(11)

热度(257)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