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贵圈官配风评被害(下) || 郭文韬×蒲熠星

WARNING:OOC


/郭蒲不逆。演员郭×演员蒲。


/剧情需要,涉及微量周公子的BG,即周峻纬×琉祎(*谐音六一的骰子拟人)。


/也是没想到啊…谁能想到时隔不知道多久了我竟然能把下文填上…






06


“事情就是这样。”蒲熠星叹了口气,说,“……别,你别,你自己吃就好,我不用。”然后他把送到嘴边那坨又黄又黑的东西推远了些。


“噢行,那我不客气了,”周琉祎把剥好的芒果泡进酱油碟里,洗澡似的转上几转,直把蒲熠星看得无能评价,“你瞧就这点事儿,有啥的呢!怎么不早点跟我说,还非要我这套话套半天。”


酱油在送往琉祎嘴里的途中滴滴答答落了半张桌子都是,还弄脏了周峻纬极其喜欢的格子桌布道具。不过她本人似乎并不在意,依然非常善良地继续关心着蒲熠星的情感生活。“蒲哥,小情侣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琉祎说,“峻纬的电影不也是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吗?生活需要磨合的嘛。”


蒲熠星看着满桌罪证,衡量了一下以后最终还是拖着椅子挪远了些,免得受其牵连,被周峻纬追杀。“是,是这个道理,但这不是普通吵架啊,”他说,“这是一场由广大群众发起的非正常的信任危机。”


“怎么说呢?”


“他们觉得我和韬韬并不是普通情侣,”蒲熠星说,“以至于郭文韬也开始怀疑我们不是普通情侣,你说他是不是有点毛病?”他那语气也不像真生气,反倒是也有点怀疑的味道。


琉祎心里想说他是有点毛病但你们本来就不是普通情侣,两个脑性男在一起的话岂是我等肉体凡胎可以看透的关系,不过她嘴上还是要说:“你们又没有公开,大家没往那方面想也挺正常的吧。”


其实蒲熠星想想也是。不过虽然是这个道理,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别人觉得他们不像一对就算了,他郭文韬凭什么怀疑他们的关系?就因为相信那个什么镜头里的CP感?而且还说那些……听起来很伤人的话。


“你也别给他找理由轻易原谅他,”看蒲熠星埋头不语,琉祎连忙补充道,“男人喝醉酒不是说胡话的理由。不过他能这样说肯定有心事,我猜猜,该不是糟了前女友的罪所以变得那么没有安全感吧?要不姐姐帮你套套话?”


“……你还是吃你的芒果吧。”


周峻纬回来的时候琉祎正在往碟子里加酱油,吓得他连忙去抢酱油瓶子。“你这够了啊,不能再吃了,”他把碟子也端了起来,甚至举过头顶防止琉祎来抢,“赶紧喝口水去,齁死你。”


但是琉祎根本没站起来,只是坐着拍了拍手,眉眼弯弯地看着蒲熠星离开的方向,心情不错的样子。周峻纬盯着她的表情观察了好一会儿,马上察觉不对了:“……周琉祎,老实交代,你刷我卡买啥了?包包,裙子,还是首饰?”


“才没有,老娘自己有钱干嘛刷你的卡,”琉祎很有骨气地回怼,伸手去拉他的衣袖,笑道,“来,你坐。”周峻纬狐疑地拎着被蒲熠星挪开的椅子过去,挨着琉祎坐下:“怎么神神秘秘的……”


“你想不想知道文韬和阿蒲怎么回事?”她贴着周峻纬的耳朵问。


“想,”周峻纬很诚实,道,“……他俩再这么别扭下去,我看这戏没法拍了。你看见最近这气氛了吧,跟定时炸弹似的。”


“没事,我有办法。”琉祎胸有成竹的样子却完全没让周峻纬放下心来,反而有了不好的预感。


“周琉祎……你那芒果……别老强迫人家吃,人家就未必好你这一口。”


“确实,大众的口味是多种多样的。”琉祎难得没有回怼,只是留下一句颇有哲理的话给她男朋友自行琢磨。







07


在周琉祎强行约谈蒲熠星之后的一周里,剧组里的气氛还是没有一点点改变。——郭文韬和蒲熠星相互怄气,保持冷战,周峻纬两面受气,琉祎看在眼里,却没有了下一步行动。


周峻纬着急了,比两位当事人还要着急。琉祎不靠谱他是不指望了,于是去找齐思钧旁敲侧击。经纪人先生却满脸乐呵呵的:“怎么了?他俩不是最近挺好的吗?”当时周峻纬就无语凝噎,心想要是被粉丝知道了,会刷八百条评论公司辞退经纪人的维权控评的程度。


琉祎嘴里塞满薯片,完全没有身为女明星的自觉:“你担心什么啊,他们确实已经快和好了啊。”周峻纬心累,说你别玩手机了,赶紧帮我想想办法。琉祎摇头说不用,然后咬着薯片把手机怼到周峻纬眼前。


“这什么?”周峻纬捏着她的手腕,逐字逐句地念着论坛里的帖子,“……‘南北:磕到了一些日久生情,谁懂’?”


“懂了吗?”


“谁懂,”周峻纬眼神呆滞,那是一点也不懂,“你告诉我这谁能懂?”










08


进门的时候听见厨房有流水声,蒲熠星连忙加快换鞋的速度,想要避免打照面的尴尬。可是他拖鞋还没换上,水声就停止了,一抬头,郭文韬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俩洗干净的梨。“回来啦?”依旧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打招呼,坦然得像他身上熨得完全没有折痕的白衬衫。


“……啊。”蒲熠星愣愣地回答,手攥着背包带子上下搓了几下。郭文韬看在眼里,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吃梨吧,”他用纸巾把梨子上的水擦干净,递给蒲熠星,“我现在去做饭,你先休息一会儿。”


“不用了,叫外卖吧。”蒲熠星这会儿反应过来了,瞬间把嘴角抿得紧紧的,想溜回房,连拖鞋穿反了都没发现,差点给自己摔了个跟头。


“你、你……站住。”身后郭文韬的声音急得飘了起来,尾音堪堪收住,强行变软,“……小齐都把菜送过来了,不吃了多浪费。再说,你不爱吃我做饭,打火锅也行吧,反正是些牛肉片啥的……”


急急忙忙说了很多,可能这辈子都没有一口气连续说过那么多话。可他话音未落蒲熠星已经转过身来,啪啪两下潇洒地踢掉了拖鞋,给穿正了,然后走到他面前。


郭文韬的嘴唇蠕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蒲熠星低头划开手机,递到他面前。


“……什么?”郭文韬一看,是直播界面。


“不是要喂我吃梨,给我做饭,和我打火锅吗?又没有镜头在这里,怎么证明爱不爱呢?”蒲熠星说,“不如给粉丝开个直播看看?”


郭文韬好像听愣了,直直望着他,眼睛眨都不眨。


蒲熠星咧嘴一笑,说:“怎么?不愿意啊?不是说……”


郭文韬突然伸手在屏幕上一点。


“……”


“嗨大家好我是……文韬,这位是我的男主角蒲熠星。”


蒲熠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已经被郭文韬的臂膀搂了过来,在手机屏幕上看到了自己傻逼一样的表情,“现在快要到饭点了,大家吃饭了吗?快来和我们一起吧~”


“……”


造孽啊!


直播间一开,粉丝就涌了进来。因为没有提前预告晚上直播,弹幕上全是“???”。不过这种情况也没有持续多久。随着镜头对准郭文韬的脸和身后的家具,弹幕从问号变成了受到惊吓的感叹号,紧接着观看人数迅速猛增,弹幕的变换速度也越来越快。


蒲熠星的脖子像生锈的齿轮,一节一节地,强行转动,逐渐才把眼神锁定在了郭文韬的脸上。——那家伙还是漂亮,皮肤又好,清秀的五官即使在没有妆造的情况下也让人心动。此时笑意盎然,还有点害羞,全然一副热恋模样。


……就和平时一模一样。


正准备下班的齐思钧已经美美地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家美美地嗦个粉,晚上再美美地敷个面膜看看书,享受美美的空闲时光。打工人的愿望如此简单,却又如此困难,他此时却收到了来自蒲熠星的讯息,打破所有幻想。


——“小齐,你救救我,你老板有病。”







09


“是剧组今晚聚餐吃饭吗?”


郭文韬蹲在屏幕前念完弹幕,莞尔一笑道:“不是哦,只有我和男主角,我们两个人吃。”说完眉眼间满是温柔地转头看蒲熠星,吓得他赶紧把另一部手机往沙发缝里一塞,没管齐思钧给他的回复。


“这是我家,刚刚是准备要做饭来着,男主角心血来潮想开直播,所以就开咯。不过我手艺不太好,他也一般,”郭文韬又转过头,对着屏幕解释道,“……平时我们俩都忙,不爱去饭店,比较喜欢点外卖。”


“拿手的菜吗?……好像没什么呢,番茄炒蛋算吗?”


“石凯会做饭……对,石凯挺会的,但他也不和我们住一起啊,下次我找他过来玩吧……什么?……不是找他当厨师,是找他玩儿。”


好家伙,蒲熠星心里一咯噔。这已经不是拐着弯儿官宣了,这是相当于扯着粉丝的耳朵大喊“我们不仅在谈恋爱而且已经同居很久了”。


环顾四周,沙发上一堆成双成对的抱枕,边上还挂着情侣猫耳耳机。装着葡萄汁和椰子水的玻璃杯也是情侣款,旁边放着洗好的、还没来得及吃的两个雪梨。


郭文韬还在和粉丝互动着,话题总是离不开蒲熠星。而蒲熠星盯着郭文韬柔软的后脑勺,既不敢马上靠近又不敢立刻逃走,只是神奇地、又在情理之中地,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跟平时和朋友们、家人们视频,也没什么两样。


正这么想着,老远看见弹幕突然飘过一条“好羡慕这样的友情啊,希望以后和闺蜜也过上那样的生活呢~”。蒲熠星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出于某种奇妙的心态,他伸手拍了拍郭文韬的肩膀,摆出冷战以来最黏人的笑。


“今晚吃可乐鸡翅?”


郭文韬也笑了,没说话,拿起手机往厨房走。蒲熠星抿着嘴站了会儿,抓起雪梨啃了一口,屁颠屁颠地跟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他在郭文韬的眼里,也看到了同样的话,——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白痴,好像真是两个笨蛋啊。










10


周峻纬给齐思钧打电话,问他在干嘛。齐思钧说:“我?刚下班,嗦粉呢。”


周峻纬那边细细簌簌一阵,像是吃饱喝足滚沙发的声音。“还有空嗦粉呢,你没管文韬和阿蒲直播吗?”


他抬头看了看,郭文韬正好在炒菜花,蒲熠星拿着吃了一半的梨子,顶着抽油烟机的声响在那讲他憋了几个星期的谐音梗冷笑话。前者原本只是笑得清浅,后面越来越忍不住,直笑得五官乱飞,露出一口白牙。


“他俩也没提前和我说,我咋管,”齐思钧用力吸了一大口,粉丝差点从鼻孔里溜出来,“你觉得我能管啥?现在冲到他们家去把他们家的总闸关了?”他的语气听起来稀松平常,并没有生气的感觉,只有螺蛳粉真香的感觉。


周峻纬想了想,觉得说得也是,现在冲过去他们家除了表现得自己像变态,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但是人的好奇心还是有的,周峻纬压低了声音问:“那他俩怎么突然要在家里开直播?”


……不会和最近吵架有关吧。他顿时提心吊胆了起来,生怕俩人又搞出些什么不和传闻。


齐思钧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咕噜噜喝了口汤,开始安慰他:“放心吧周导,他俩现在已经不能更不和了,随便对视一眼CP粉也能品出口糖。”


周导将信将疑:“他俩啥时候有CP粉了?”


“……”齐思钧一时语塞,倒不知道该说有自知之明好,还是说他妄自菲薄好。说惨还是官配惨,小情侣这叫遭的什么罪。


不过周峻纬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担忧,大喜道:“欸还真是!你看这些,说‘这是同居了吧哦莫’,‘天啊南北真情侣’,‘好甜啊他俩居然是真的’,‘本来以为只是宣传期营业,没想到私底下已经物理贴贴了吧’,‘你懂什么事直播官宣’……你看,我就说我很有眼光吧!”


他对着弹幕一个个念,越念兴奋,开心的语气让齐思钧很快就感同身受了。


“是是是,感谢周导给我们文韬递本子了,”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热泪,齐思钧有种自家孩子终于出息了的欣慰感,“……能破除不和传言就好,官不官宣都是小事了。反正真情侣不管这些,只管在镜头内外培养真爱。”


“我现在看啊,一会儿就能冲上热搜第一了,”周峻纬感叹道,“你看这个词条,写得多好……‘#郭文韬蒲熠星 日久生情’!什么都让网友们整明白了!”


齐思钧一看,果然是,现在都已经在第五了,冲热一根本不是梦。此时小情侣的饭也快做完了,蒲熠星给郭文韬摘围裙,不小心打翻了汤,两个人又手忙脚乱地趴在地上收拾,头磕到一块了就边骂边笑,和对方拼拼智商。


“……真好啊。”齐思钧莫名其妙很想发出的感叹。


“真好啊。”周峻纬在那头附和。


“周导也真好,”齐思钧夸赞道,“礼物榜上第一的那个‘勇敢小周不怕困难’是你吧?土豪啊土豪,刷了这么多东西呢!”


“啊是……嗯?是什么?”


那边沉默了一阵。


“……周琉祎!——谁让你用我的号给蒲熠星刷火箭的!——”








11


要问蒲熠星那天的可乐鸡翅味道怎样吧,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和平时一样。


要问郭文韬那天是什么心情吧,好像只有按下直播按键的一刻觉得紧张,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和平时一样。


他做了饭,蒲熠星就把他的梨子切成了小块装进果盘,跟在他旁边一个劲儿地喂。起初笑容公式,眼神躲闪,比演戏还不自然,到后来……就没什么不同了。就跟他们一起生活的每一天一样,或有说不完的话,或安安静静地陪着对方。


总之都是幸福的。


蒲熠星是很好看的,这种好看对于郭文韬来说和别人很不一样。别人从镜头里看到的蒲熠星,和他可以看到、摸到、吻到的蒲熠星是很不一样的。他从未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那就是有何不一样。


脸上细小的绒毛,容易干燥起皮的嘴唇,刚起床时飘逸的头发,夜灯下迷离的眼神……这些都是镜头所不能记录的东西,像剥去了外壳的果子,露出甜美的果肉,保留原始的美感。于是他不再纠结镜头内外有什么不同,也不再怀疑爱意真切。


——如果连自己的眼睛都不能相信,在别人的言语中迷失,又是否还能相信自己有爱人的能力呢?


直播结束,夜却还漫长。蒲熠星一时间没习惯突如其来的安静,正准备又偷溜进房间,手却已经被捉住,贴在郭文韬冰凉的脸边。他静静地趴在沙发边上,伺机把下巴垫上了蒲熠星的膝盖。


“错了,”他低声呢喃,声音压得低哑,语气后悔痛苦,“我比谁都爱你,也比谁都怕你不爱我。”


沉默持续了半分钟,期间唯有心跳声巨响如雷鸣。


“镜头内外是同一个我,”蒲熠星终于开口,顿了顿,又说,“……镜头分割营业和生活,但不分割爱,也不分割我。”


“错了,现在当事人很后悔,”郭文韬摩挲着那只贴在他脸侧的手,有点可怜兮兮地抬头问,“男主角能不能原谅我?”


“我也挺后悔的,”蒲熠星叹了口气,轻轻捏了捏他的耳朵,“我也和你产生过同样的想法,以为爱情有迷惑性,以为群众的眼睛更雪亮。更后悔一时生气,把你的鞋子低价出掉了。”


郭文韬一愣,好半天才开得了口:“鞋子?……什么鞋子?”


“你蓝色那双。”


“……从巴黎带的那个限量款?”


“是啊,”蒲熠星的眼神很是真挚,“韬韬,对不起,可以原谅你的男主角吗?”


郭文韬欲言又止,止又欲言,有苦难说,欲哭无泪。









12


很难说《遗落》的官配CP是怎么火的。有人说是因为那场直播,有人说是日久生情的温柔魅力吸引了太多的人。但大家都认同的真理是,这对CP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早就开始并一直会拥有不同寻常的浪漫。


舆论的风向马上就变了,从前那些“没有CP感”、“营业塑料感”、“生硬直男友谊”的物料,被解读出各种风味。一个眼神是痴缠,一个微笑是安抚,一个握手成了天雷勾地火三生三世非你不可虐恋情深。


从前的“男科妈妈给男科开门”,也变成脑性男的克制和保护。物料还是那些物料,变的只有网友们评论的那张嘴。演员也还是那些演员,本本分分演戏,风风光光拿奖。


琉祎很爱看那些帖子,到了一有空就翻手机看的地步。周峻纬很不解,于是琉祎就问:“这帖子是你写的吗?”


“怎么可能。”


“也不是我啊。”


周峻纬狐疑道:“怎么了吗?”


“那发帖人是怎么知道,文韬和阿蒲冷战的时候喜欢联机互殴的?”


说的是啊!明明是双人游戏,明明在场的只有——


琉祎拍了拍目瞪口呆的周峻纬,意味深长地笑了。


“周导啊,我们之中有内鬼,”琉祎翘着二郎腿喝了口咖啡,“……是甜蜜的、爱情的内鬼啊!——”





FIN




评论(37)

热度(703)

  1. 共3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