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备注。

/WARNING:OOC


/恩何ONLY。


/搭个七夕末班车,当成段子看看罢。


-


何运晨从来不会删除前任们的联系方式,就连分手时闹得最凶的那个也不曾有过。


通讯录里,前任们的名字到最后只会留下一个姓。“张某某”、“高某某”、“陈某”、“林某”……宛如犯罪嫌疑人般在何律的手机里排成整整齐齐一串。


如果恰好有姓氏相同的,则会不幸地被备注上罪名,例如“张某某(劈腿女大学生罪)”、“张某某(妈宝男罪)”、“张某某(连袜子都不洗的巨婴罪)”……


曹恩齐一直很好奇自己在何运晨通讯录里的备注是什么。他旁敲侧击过郭文韬,但是被反将一军。


“你俩什么时候分手的?”郭文韬的眼神很真挚,如此震惊不像演的。


曹恩齐又去旁敲侧击祝子杰,祝子杰说我哥如果没有别的曹姓前任,那你就是“曹某”。曹恩齐强忍着对自己的怀疑问为什么不是“曹某某”,祝子杰沉默片刻后一脸恍然大悟,说对不起哥,我一直以为你的名字只有俩字。


没关系,曹恩齐说——语气听起来很随意,不咋在意——名字是个符号,没什么重要的。祝子杰说,也是,我哥肯定也这么想。曹恩齐听后狂灌了一杯热美式,苦得心里直流泪。


最后他去旁敲侧击了石凯,不过可能是他“太旁太侧”了,石凯并没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而是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声:“小何哇,恩齐输了游戏要搞抽查,你给咱的通讯录备注分别都是什么?”


曹恩齐的脸刷一下全红了。何运晨刚和导演对完流程,闻言推了推眼镜,脚步轻盈地走过来。“前天吃火锅的时候文韬才问了,什么游戏啊得这么玩?”他拍拍曹恩齐的肩膀,笑得脸颊肉都圆鼓鼓的。


曹恩齐瞬间浑身僵直,声音飞高了一个八度:“没啥,你要是不想……”


“行啊,你俩先呗,我去拿手机。”


石凯应了声,开始掏裤兜,抬头看见曹恩齐愁眉苦脸,俊俏的五官拧在一起,好像能拧出几滴热美式来。


“不就是真心话大冒险吗,你们天上从来没玩过这个?”石凯左顾右盼,没找着摄像头,舌头顶着后槽牙努力憋笑,“……我知道了,隐藏摄像头是吧?”


“对,”曹恩齐扶着额角猛点头,“你就这么说。”


石凯的备注没什么特别的,除了郭文韬的名字前面被加了五个A。曹恩齐的也没什么特别,他偷偷瞄何运晨的表情,发现对方依旧笑脸盈盈、兴致盎然,对于自己被从“哥哥宝贝”改成“何运晨”这件事好像完全没有半点情绪起伏。紧接着何运晨的手机就被塞进了他的手里,曹恩齐提醒自己面前还有(假想中的)摄像头,表情管理要稍微注意点。


石凯一脸傻笑,也想凑过去看,却见曹恩齐突然慌慌张张地把手机塞回何运晨的外套口袋里。事发突然,石凯都没想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一句“怎么回事”没问出口,导演又喊他过去了。


离开前,石凯心情复杂几次回头,看见曹恩齐放在何运晨口袋里那只手始终没拿出来。等到开始录节目了,石凯一看,好家伙,曹恩齐从背后搂着何运晨贴在墙角,两只手都收在对方的口袋里,头埋得低低的。


何运晨像只被蒸熟的水晶虾饺,白里透红,被颈间的热气哄得痒了就眯着眼睛躲一下。只是把手放在衣服里又不是身体里,可让曹恩齐把手拿出来跟要他命似的,直到何运晨偏着头快拧断脖子了,他终于伸手捏住水晶虾饺往嘴里送。


郭文韬走过来问石凯看什么啊这么入迷,石凯让他小声点,说有隐藏摄像头呢,别打扰曹恩齐大冒险。


录完节目之后祝子杰突然神秘兮兮地把曹恩齐叫到一旁。


“哥,我想了想哈,还是得跟你说声对不起,”祝子杰挠挠头,说,“记错人名字挺没礼貌的,我跟你道歉。”


“没关系,你没做错什么,”曹恩齐说,语气听起来很随意,不咋在意,“名字是个符号,俩字仨字没啥重要的。”


他在心里竖起两个手指,耶,曹宝也是俩字,弟弟才是比自己更早掌握真理的少数人。


-


何运晨给曹恩齐的备注:


曹宝(正在闹别扭等我道歉的笨蛋但是等着吧哼哼分手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提分手就……)


后面显示不下了,何运晨说当时写的应该是把他的钢琴卖掉。


鉴于何运晨握着他下面那玩意儿的手突然用劲儿,曹恩齐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隐隐约约感觉这话的可信度有待商榷。


“所以咱俩没分手是吧?”


何运晨戳着曹恩齐的肩膀,把他一点一点戳得靠在床头,活像被欺侮的良家妇女,满眼水光潋滟。


“怎么?就这事还要我上法院理论理论?”


“哥怎么也不害臊啊,说什么法院,”曹恩齐一个翻身把人压住,笑得犬齿都露出来,“咱床上理论理论就够了。”


FIN


评论(22)

热度(425)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