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郭蒲】酥糖与犬牙(二)

WARNING:OOC

 

/ 郭蒲ONLY。

 

/ 妹哥文学。真·软妹攻,娇不娇不好说但一定是斯斯文文的妹1。非必要,没脾气。

女装要素,小北八百个心眼子装甜妹反钓小南要素。

请不适者不要往下看了,因为会更加不适。

 

/ 祝中秋快乐!希望大家月饼和粮食都吃饱饱~

 

 

 

09

 

这个世界上多的是单纯的兄弟,但单纯的老婆却只有一个。

 

蒲熠星是N大知名校园男神,成绩好、街舞好、长得好。因为有张冷白皮,且性格慢热,乍一看以为他是高冷的类型,不好接触。但是实际上他却正义感爆棚,不少同学都受过他的帮助。

 

他的感情生活一直很受关注,但没什么特别的。上大学一年多就交往过一个学姐,后来学姐考研异地,就分手了。

 

被扒了信息的蒲熠星在郭文韬眼里,就跟被扒了衣服似的。他嘴上不说,心里可美滋滋,跳下床去叠那小裙子去了。可当齐思钧给出蒲熠星信息的时候,总觉得是不是得给这位兄弟准备个风水好一点的墓地,才好不愧对自己的良心。

 

郭文韬就是那种,只是随随便便对你投来一个眼神,不熟的人会觉得心跳加速,“天啊他是不是喜欢我”;熟悉他的人会觉得心跳停滞,“天啊我连午饭都要吃不起了,他还在算计什么”。

 

不管是骗钱还是骗色,或者是把人骗到小岛上晒太阳,郭文韬的诡计总是像酥糖一样,又甜又酥。只是“咔嚓”一声,碎在唇齿间的反而是目标对象的脆弱心灵。

 

良心这种东西吧,它可能是世间稀有之物,得一个宿舍分着点用才行。齐思钧占得多了,何运晨偶尔分得一羹,所以郭文韬时常没有道德。——关于这一点,越是与郭文韬熟悉的人,就越有发言权。

 

因此当郭文韬给蒲熠星发消息问他“最近有没有推荐的电影”,而不是“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电影”时,齐思钧就知道这句话的完整逻辑链应该是——

 

蒲熠星最近忙着街舞比赛,肯定抽不出时间看电影,但是郭文韬不能守株待兔。他一定要有话能聊,每天出现找点存在感又迅速消失,最好“不经意”让对方发现他们有相同的兴趣爱好(即使是假的)。

 

并且,绝不提见面。

 

如此精心设计的结果是,蒲熠星一整天都没有回消息,但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给郭文韬发来一张长长的影单。这张影单上,除了按照语种分类的电影名,还十分详细地添加上了蒲熠星自己写的影评。

 

齐思钧瞠目结舌,和何运晨说悄悄话:“他对象这么认真……你猜文韬真的会把这些电影全看完吗?”

 

“怎么就他对象啦,”何运晨晃着腿吃土豆泥,脸颊鼓鼓的,五官皱皱的,“八字没一撇的。”

 

“你这个牛角尖钻得是真牛啊……”

 

“这世间千千万万个开了花却没有结的果,可说不准。这花呀,以后可能是他对象,可能是我对象,也可能是你对象呢。”何运晨据歪理力争。

 

“以后请不要说这么恐怖的话。”齐思钧双手合十,腿一软有了想下跪的冲动,“除非你特别想试试,在男生宿舍被一个穿短裙的漂亮‘姑娘’单手拎着抛下去是什么感觉,否则不要试图提高大学生被舍友谋杀的几率。”

 

最后俩人打了个赌,赌郭文韬到底会不会把电影看完。结果他们都押了“会”,包括郭文韬自己。

 

郭文韬此时的好奇心、上进心和恒心,正伴随着他那八百个心眼子升到最高值,他是没有理由不抓住这种机会的。他看电影、玩游戏的繁忙程度,就跟正在准备街舞比赛的蒲熠星一样。某方面看,这已经实现了精神上的互通,也算是灵魂伴侣的一种了。

 

那一整个星期,何运晨和齐思钧路过郭文韬的座位,电脑屏幕上不是缀满腐肉的大头颅,就是没完没了的超级英雄拯救世界。——相比之下,他们比较乐意见到后者,毕竟不小心看见了,至少还能吃得下饭。

 

让人咋舌的类似行为还有很多。

 

比如说,郭文韬会故意抛出一些简单但不至于弱智的问题请蒲熠星帮他解决,问之前还要说一句“我身边实在没有能解决的朋友,所以我不得不……”,给对方一种非你莫属的责任感。

 

再比如说,他在尝试了某个游戏实在难玩以后却不直接和蒲熠星吐槽,而是说自己玩不来某个角色,“如果能有另一个角色的辅助可能会好一点”。

 

这些看似简单却别有用心的行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亲密地分享着生活的点滴,感受着情感的升温,关系在暧昧与边界感之间游移,可一直主动放钩的郭文韬,却始终没有提过要见面。

 

俩人就相隔那么点距离,不会是想谈网恋吧!就算蒲熠星最近没空,郭文韬就不能挪动他尊贵的双腿去见见人家?他到底要钓到什么程度?他在等什么?……

 

齐思钧很不解。他觉得郭文韬追人也跟做研究似的:理论很严肃,实践尽耍赖。

 

可是当事人却没有半点着急的样子,反而每天怀里抱着薯片研究丧尸头颅或者超级英雄,晚上就打几盘游戏,然后被气得一肚子火,把自己卷进被子里入睡。

 

直到某天,一条消息的弹入终于让郭文韬喜滋滋地关上了电脑,不再迫害齐思钧和何运晨的眼睛,和他们敏感脆弱的神经。

 

【蒲熠星:要来看比赛吗?】

 

看着郭文韬笑眯眯地咬指甲的样子,齐思钧明白,——喔,这是到了出击的时候了。

 

 

10

 

“瞧瞧,看见没,还得我出手。”

 

发出这条消息的蒲熠星此时正拍着胸口,虽然故作无奈、大叹着气,表情却十分没有说服力、十分得意地给舍友展示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兄弟,我跟你说的这些经验啊,你以后虽然未必用得到,但听一听总是有好处的。对这种性格内向、容易害羞的……”蒲熠星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舍友的肩膀,说,“哎!你就得主动一点,没办法的。”

 

“……你?你主动?”

 

“那是当然!”

 

晚风吹拂,蒲熠星像只餍足的猫咪,胳膊一伸,往阳台的栏杆上一趴。因为下巴搁在臂弯里,嘴巴张不大开,所以说话显得嘟嘟囔囔的。

 

“……你没见过他吧。人家说话细声细气、斯斯文文的,特别可爱。”

 

11

 

但是令蒲熠星没想到的是,在答应后的第二天,郭文韬竟然又拒绝了他的邀请。

 

当然,如果单单是这样,倒还不值得拿出来说。此事的戏剧性在于,——连郭文韬自己也没想到。

 

是这样的,因为郭文韬在大一时获奖的论文受到了学校的关注,校方想邀请他参与招生宣传片的录制。而录制时间恰好是蒲熠星参加街舞比赛的时间。

 

郭文韬当然不愿意,同招生办反复协商。但校方也很为难,说老师和同学们各有各的上课时间,要把这么多人集中在一起很不容易。看着学姐一脸“你要是不答应,我跪下求你还不行吗”的表情,郭文韬十分不情愿地点了头。

 

放长线钓大鱼也有收线的时候,推拉也是要拉的。欲拒还迎要适度,这个度并非郭文韬把握不好,而是到了该把握的时候,他突然因为客观原因没法把握了。

 

得知郭文韬是因为这个不能去街舞比赛,齐思钧当即想要仰天大笑。这种因果报应的事情,居然真的给他们碰上了。

 

他的语气很温柔,但任谁都能听出一股大仇已报的得意:“没事啊文韬,自古以来,霸道总裁都会对敢拒绝自己的小白花另眼相看,最后跳入爱河之中……你啊,正合适,当那小白花!”

 

郭文韬才不想听齐思钧对言情小说的解读。他已经跟自己生了一天的闷气了。一向女团级表情管理的他沉着脸,冻得像块冰,一点都不像小白花。

 

他仔细回忆着自己慢悠悠磨了近两个星期的计划,又是可怜巴巴引人出手,又是耐着性子不提见面的。现在蒲熠星终于主动一回,而且还是请他去看自己那么重视的街舞比赛,最后竟然被一个破采访给搅黄了,郭文韬真的气不打一处来。

 

一方面,他气时间巧合,另一方面,他又怕蒲熠星误会自己,觉得自己根本从一开始就对他没有好感,也从未想过未来要见面。

 

窗外狂风骤雨,齐思钧和何运晨在用胶带加固窗户。一个站在桌上贴,一个站在地上指挥,跟过年贴窗花似的,吵吵闹闹。郭文韬蜷缩在床角,将刚刚拍的雨景加了个雾蒙蒙的滤镜,然后上传到朋友圈,还特地搭配了一个郁闷的emoji。

 

发完后把手机丢去一边,没过五分钟,“叮咚”一声响,蒲熠星的消息就来了。

 

蒙在被子里的郭文韬像只蛰伏的凶兽,犬牙痒痒的,磨得唇角缓缓翘起。

 

12

 

蒲熠星发消息问郭文韬,既然去不了看比赛,那想不想看他们训练。学校的游泳馆最近也翻新了,如果愿意也可以顺便来玩玩,他请客。

 

其实他早就想邀请了,只是没想好该怎么说。今天也纠结了好久的措辞,在聊天框里删删打打,终于在看到郭文韬的朋友圈时,他下定决心把邀请发了出去。——郭文韬看起来心情不太好,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雨天本来就容易让人郁闷无聊。

 

【郭文韬:什么时候啊?】

 

【蒲熠星:都行,看你时间。】

 

【郭文韬:会打扰阿蒲你训练的吧?……如果耽误比赛就不好了。】

 

【蒲熠星:这是什么话,训练也是要劳逸结合的!我这人,不提倡这么死板的训练方法哈。】

 

【郭文韬:好~明天见。】

 

显然他这招非常见效,郭文韬甚至没在意暴雨带来的出行不便,就一口答应。瞧着他语气轻快,拖了个波浪号,也不像是心情不好的样子了。

 

虽然最后不能来看比赛多少还是有点遗憾,但蒲熠星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安定了。别管外面狂风暴雨的,他心里可是阳光灿烂。

 

双腿夹着枕头在床上翻滚了一圈,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蒲熠星有点得意,终于把人哄开心的感觉真是美滋滋,不愧是我。

 

又想到郭文韬可能真的是在为不能看比赛而难过、失落,甚至还发了那种郁闷的朋友圈,他就感觉自己的心是被放进榨汁机里的水果,——榨瘪了、榨碎了,流出汪汪一片甜中带酸的汁液。

 

13

 

在第二天还阴雨绵绵的情况下,郭文韬同蒲熠星一起出现在训练场里。

 

俩人一手一只滴着水的雨伞,蓦地打开后门闯进来,带着一身水汽。

 

原本正在叽叽喳喳讨论“蒲熠星学长这么着急去接的人到底是谁”的学妹们听见开门声转头,那句“肯定是女朋友吧不然怎么那么上心呢”没收住,在空旷的训练室里留下不怎么礼貌的回音。

 

众目睽睽下,走之前还满口俏皮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的那位像第一次见公婆的小媳妇,脸红得要命,局促地绞着手指,明显是故作镇定地抖着腿。

 

而漂亮得像小媳妇的那位,眼睛里一派清纯,怯生生却认真打量训练室的样子仿佛进了一个需要解谜才能出去的密室。

 

后来听学妹们说,当时俩人之间的距离甚是微妙,接吻又接不上,牵手又绰绰有余。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气氛粉红。

 

郭文韬把手指从袖子里伸出来一半,冲学弟学妹们悄悄打了个招呼,人群里顿时又炸开了锅。

 

“你的学弟学妹们好热情,”蒲熠星只觉得衣服被拽了拽,低头一看才发现郭文韬正捏着自己的衣角,耳边同时传来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弄得他本就白皙而敏感的皮肤登时被晕染上粉色,“是不是因为你这学长当得很好啊?”

 

他语气含笑,听着既是调侃也是调情。

 

“那是自然,”蒲熠星轻咳两声,拍了拍胸口,害羞之余不忘臭屁一下,“这帮小兔崽子刚来的时候可嚣张了,现在是被我的个人魅力收拾得服服帖帖,全都乖巧得很。”

 

郭文韬握拳凑到唇边,低头掩去笑意:“看……不太出来。”

 

“听你这语气是不相信啊。”

 

“那有什么展示吗?……能让我相信一下?”郭文韬挑挑眉。

 

蒲熠星“啧啧”两声,侧过头与郭文韬探究的目光交汇。见对方眼中清澈,全是无辜,他莫名觉得心跳加速,犬牙痒痒的,想叼住什么柔软滑腻的东西磨一磨才能解馋。

 

左右活动了几下脖子朝人群中走去,掌声雷动,蒲熠星按捺强烈心动,将精力投回到训练场上。

 

14

 

何运晨在宿舍群里发消息:【@文韬,您是不是不打算把那条颇为少女心事的朋友圈给删掉了?】

 

郭文韬光顾着看蒲熠星给学妹们展示popping,满眼闪着小星星,心花怒放的,连舍友的日常怼人都觉得没那么面目可憎了。

 

【郭文韬:关你什么事,我拍的雨景不是挺好看的嘛。不好看吗?@小齐】

 

【齐思钧:不知道。我承认,我没有艺术鉴赏能力,我只有八卦能力。】

 

【郭文韬:诚实哈。】

 

【齐思钧:探班结束了吗?】

 

【齐思钧:是不是准备去游泳了?】

 

【齐思钧:好兴奋。】

 

【齐思钧:……好想看到那位男神哥哥被你的六块腹肌吓死的表情啊!!!】

 

【齐思钧:等等,还是说你带的是女装泳衣???】

 

【齐思钧:……好想看到那位男神哥哥被你的六块腹肌加比基尼吓死的表情啊!!!】

 

【郭文韬:……齐老师,最近有去哪个小岛旅游的打算吗🥺】

 

TBC

推拉有点失败!但是换来一个共同游泳的机会。猫酱觉得自己处理得很好,是个称职的N大地主,正在美滋滋。桃酱也美滋滋,不过原因不可描述。

评论(33)

热度(659)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