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郭蒲】酥糖与犬牙(五/完结章)

WARNING:OOC

 

/ 郭蒲ONLY。

 

/ 妹哥文学。真·软妹攻,娇不娇不好说但一定是斯斯文文的妹1。非必要,没脾气。

女装要素,小北八百个心眼子装甜妹反钓小南要素。

请不适者不要往下看了,因为会更加不适。

 

24

 

蒲熠星醒来的时候,舍友刚好推门进宿舍,手里还拿着一叠广告一样的宣传册。

 

“哟,醒了?”

 

“嗯……”蒲熠星抓了抓一头乱发,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头疼得要裂开,“几点了?”

 

舍友看了看手表:“快十二点,我都去听完一场讲座回来了。”

 

“怎么又有讲座?不是上次那场才刚开没多久……”

 

“对啊,不过上次是讲反诈骗的,今天是讲大学生心理健康的。阿蒲,我真心觉得你下次也可以去听听,还蛮有意思的。”舍友推荐道,看上去还挺真诚。

 

蒲熠星胡乱应了一通,心里想的却是讲座对于他来说能有什么用,每次有学弟学妹想逃训练就说要去听讲座,他还得亲自上礼堂抓人,搞得大家都要用奇怪的眼神齐齐看他。谁不想瘫在冷气开足的礼堂里?他也想!

 

下午又有女队的训练,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不仅头疼得要命,而且好像还断片了,满脑子晃着的都是郭文韬一双澄澈的眼睛,款款深情,根本想不起别的。只是对方那锋利嘴唇开合,配合表情看总觉得是在说什么甜言蜜语,偏偏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真是糟糕了。所以昨晚郭文韬到底说了什么?……这怎么开口问啊?……你昨天是不是跟我讲情话了?能不能告诉我你讲的是什么?

 

……万一不是怎么办啊!而且感觉这样问好像在耍流氓啊!蒲熠星头疼得更厉害了,总觉得昨天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是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可自己完全想不起来,到底是变成什么样了。

 

本来想吃点清淡的东西冲冲酒劲,再来整理头绪,但舍友突然问他要不要一起吃炸鸡。比起拒绝,然后再解释拒绝的原因,蒲熠星还是更愿意选择同意。——省时省事,还不用过多开口。

 

他把手伸到枕头下一阵摸索,找出手机,准备决定要点什么口味。

 

“哎对了阿蒲,”舍友突然说,“我在礼堂还看到昨晚送你回来那个人了。”他眨眨眼,一副看见了了不得的东西的样子,“他和另外两个男生在一起,而且还戴着帽子,我一开始没敢认……不过他后来先跟我打招呼了,真是细声细气、斯斯文文,笑得还挺害羞。”

 

舍友的描述很清晰,所有的指向最终只能是一个人。但蒲熠星其实并不记得昨天是谁把自己送回来的,只依稀记得一双温暖有力的臂膀,把自己抱得稳稳当当。

 

他盯着置顶里某条并没有跳出小红点的聊天框,原本还在担心对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能出去听讲座,而且还有朋友陪着,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可是为什么没给他发消息呢?

 

也不是一定要发,但是……但是明明清醒了却一句话都不发,总让人觉得心里忐忑,特别是在昨晚那种情况之后。蒲熠星的舌尖抵着犬牙上的尖尖,越想越糟糕,连“自己是不是强迫对方做什么坏事了”这种想法都冒了出来。

 

“你要吃什么口味的?”舍友在那边催促下单。蒲熠星听着他的声音骤然在耳边炸响,莫名有点心虚,手忙脚乱地把界面切回外卖软件。

 

他匆匆浏览一番,看着香喷喷的垃圾食品此时却觉得油腻,没什么胃口。纠结片刻,最后他还是满怀愧疚地鸽了舍友,并点了两份小米粥。

 

25

 

比起期待的文字消息,更先到达郭文韬手机的却是外卖员的电话。

 

他刚开始听还觉得莫名其妙,在齐思钧和何运晨都表示并没有点外卖以后,郭文韬好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匆匆下楼把神秘外卖拿上来,发现塞在塑料袋里的订单纸上果然留有备注。

 

——神秘买家:宿醉和小米粥应该还算般配吧。

 

齐思钧凑过去看,看了还直起哄:“哎呦,那哪儿有你俩般配啊!”

 

郭文韬得到老婆照顾本来就心花怒放,听他这么一说更是乐得见牙不见眼的,还要嘴硬:“什么谁俩,你又知道这是谁买的了?”他把塑料盒盖拆开,浓浓的粥米香味顿时充斥整个宿舍,整得人都身心舒畅了。

 

上午还在深度深眠中,就被齐思钧拖起来去听市里组织的大学生讲座,本来打算狠狠拒绝的郭文韬在听说跟他们的课外考核挂钩以后,十分憋屈地开始往自己身上套衣服。

 

他和何运晨就像蒲熠星他二舅送来的那俩蛇皮袋的酥糖,被宿醉且牙疼、但精神抖擞的齐思钧拖着走。

 

有些人就是会有这样消耗不尽的热情,但是郭文韬没有。稍微有点女装癖的他也只有在心情非常好的时候才会穿上小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而不是像齐思钧一样,宿醉后还有精力给自己吹个发型。

 

他甚至在看到蒲熠星的舍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来的是N大,并做了个小小的形象管理,——把带歪的棒球帽正了正。蒲熠星的舍友看见他好像很兴奋,说蒲熠星还在睡觉,所以没来。郭文韬说应该的、应该的,然后悄悄瞪了齐思钧一眼,直把人瞪得背后发凉。

 

何运晨分析说,蒲熠星他舍友眼中闪烁的是八卦的光芒,这引起了齐思钧的极度好奇。

 

“他俩昨天在宿舍发生什么了吗?”

 

“我不知道,只有文韬陪阿蒲上去的。我当时好像在游泳馆游泳。”

 

“我都说你喝断片了吧!你还说我做梦!”郭文韬大怒,“游泳馆凌晨不开门,你当时还劝我别去。”

 

齐思钧一手按着满脸疑惑的何运晨,一手指着郭文韬,笃定地说:“饿了!铁定饿坏了!连吼人都这么小声!”

 

“……”

 

本来还没这么饿的郭文韬被他一句话堵蔫下去了。他摸了摸肚子,这才觉得自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甚至有点轻微的胃痛。小米粥煮得浓稠,卖相极佳,香气扑鼻,郭文韬晃着勺子轻轻吹。

 

喝粥的时候,郭文韬感觉自己清醒了。他打开微信,心情很好地和蒲熠星聊了几句,不自觉地用上那些无敌可爱的猫猫表情包。

 

何运晨猜测他应该还说了几句逗人的话,因为那头显示“输入中”的时间越来越长,似乎都能想象到蒲熠星涨红着脸的模样。

 

当然,两个人都默契地把昨晚经历轻描淡写略过,只是相互确认了身体健康,就开始闲聊别的事。

 

郭文韬得知蒲熠星下午还要带训练以后有点担心,就说等吃完粥过去看看他,顺便请他吃晚饭。本想着蒲熠星还要推托几番,郭文韬连应对的话都想好了,可谁知对方只是回了个“嗯”,算是答应了。

 

——这爽快劲儿倒是让郭文韬不习惯了。

 

以前蒲熠星老说怕麻烦人,不爱别人欠他却也不去欠人。好像郭文韬多做点什么,哪怕是一些极小极小的事,都能给他着急坏了,反过来千百倍地对郭文韬好。现在这样二话不说地答应让郭文韬过来陪他,绝对是头一次。

 

勺子在米粥里慢慢搅动着,郭文韬的脑子又开始高速运转。

 

26

 

不巧,溜进训练室的时候,蒲熠星在给一部分学妹们排队形,没看见他。

 

正坐在后门旁边聊天的另一部分学妹齐齐转头,有几个和郭文韬熟识的已经迅速围了上来,还扯着嗓子朝蒲熠星的方向开玩笑:“队长!——你老婆过来找你!——”

 

蒲熠星闻言,往这边瞟了一眼。“说什么呢,叫韬哥。”他刚刚还在十分认真严厉地给学妹们训练,眼神冷冰冰的,但视线落在郭文韬身上的时候却骤然柔和了许多。郭文韬笑了笑,打手势示意自己就在这里等他,哪儿也不去。

 

“别打扰他啦,”盘着腿往地上一坐,郭文韬开始给她们分酥糖(很难想象这玩意儿竟然还没吃完),“我是不是来晚了?……你们已经结束了是么?”

 

其中一个女孩从柜子里取了杯豆浆递给他,说是蒲熠星特地嘱咐给他留的。“还没有呢,队长说等会儿给我们讲讲明天出去玩的事,不让我们走。”

 

郭文韬愣了愣:“……出去玩?”

 

“是啊,学校的拨款下来了,大家去游乐园玩。听说新建的鬼屋老恐怖了,我们刚刚还在小某书上看测评呢。”女孩也真的没把郭文韬当外人,什么话都跟他说,然后还瞧着郭文韬突然双眼一亮,猛拍他的肩膀,“……哎对了!……韬哥要不要一起去啊?”

 

郭文韬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觉得倒也不是不行。在游乐园这种全世界最能让人快乐的地方,就算不能好好促进感情,至少有助于他俩把昨天的事说开了。——现在不提又不等于没发生,一直这样尴尬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心生一计,他垂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是队长组织的活动……队长又不可能不同意你跟我们一起去玩。”女孩见郭文韬若有所思的样子,只当他是在害羞。

 

她心想着这俩男的谈恋爱怎么小心翼翼、别别扭扭的,不推一把好像会永远停在原地,于是又说:“队长肯定会请你的,但我怕他不好意思直接跟你说,就先透个底……韬哥,一会儿队长说起来,你可别卖我!”

 

郭文韬忍俊不禁:“怎么会……”

 

“聊什么呢?”说曹操,曹操到,——另一位主人公的声音适时地插入了谈话。

 

训练结束,人群已经散了,蒲熠星正大步向他们走来。他热得汗流浃背,上衣几乎湿透,薄薄一层贴在线条柔韧的身体上。郭文韬的眼神一转过去,微笑的唇角就不易察觉地收紧了。亮晶晶的眼睛里,轻松的笑意也正在一点点消失。

 

女孩双手合十,一脸恳切地看着郭文韬,而后者也并未令她失望。“没什么,”郭文韬微笑道,“她们在给我看小某书上的高能鬼屋。”

 

蒲熠星在离他一步远的位置坐下,拿着毛巾擦汗,随口问道:“你怕这些?”

 

“有一点吧。”

 

郭文韬身边的学妹们都深有同感地猛点头。

 

蒲熠星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一丝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怀疑:“……真怕啊?”

 

“鬼屋那种纯吓人的,我真会害怕,”郭文韬一半真话、一半假话地混着讲,眼睛都不眨一下,“像恐怖密室这类的,还能用解题分散一下注意力,就觉得还行。”

 

蒲熠星点点头,话锋一转:“头还疼吗?”

 

懂事的学妹们心里一咯噔。每个人都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是多余的,于是都找借口跑开,说等会儿开会的时候再回来。蒲熠星也没说什么,指了指手机,示意她们要注意群消息。

 

“不疼了。”郭文韬摇摇头。

 

“牙呢?”

 

郭文韬的视线从蒲熠星被汗湿T恤勾勒出的腰线上轻飘飘地掠过,舔了舔犬牙,迟疑着说:“应该……也不疼了。”

 

“那……”蒲熠星抱着膝盖,身体前后摇晃了一会儿,突然转过头问,“明天我带孩子们出去玩,你要一起来吗?”

 

27

 

老实说,自从知道明天有局之后,郭文韬就开始计算蒲熠星会邀请自己的可能性。

 

但是当自己的诱饵还没全甩出去,只来得及提到“鬼屋”这茬儿,蒲熠星却如此直接地抛出邀请时,郭文韬承认自己有两秒钟的宕机。

 

对方的眼睛清澈坦荡,自己在他面前就像被戳穿阴谋还依然受宠的坏小子,心满意足的同时暗暗生出一丝心虚。

 

得逞了,但是好像不光彩。郭文韬心想,蒲熠星好像已经逐渐能预判一些自己的想法了。这次完全就是在先发制人吧。

 

齐思钧说他是好胜心强,连爱情都想赢得光彩。“但实际上,这是最没用的东西,”他拍着郭文韬的肩膀,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到最后谁会在乎光不光彩,恐怕连你自己也不会在乎。更何况,这也不叫‘赢得不光彩’,这叫事半功倍。”

 

文科生玩弄文字的能力真是令人咋舌。郭文韬不可否认,自己是有一点被说服的。

 

“他明天要跟你说什么呀?”何运晨趴在床上看书,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郭文韬觉得莫名其妙:“……你问我啊?”

 

“他肯定要跟你说什么。”郭文韬怀疑何运晨根本没有要和他交流的意思,他只是想说话,“要么是告白,要么是告诉你,他还是喜欢女生。”

 

“……”

 

“那么,你明天打算穿什么去见他呢?”

 

像在便利店遇见的第一眼那样,穿着漂亮格裙,化个精致妆容;又或是挑件帅气男装,让清秀五官洗去脂粉……这本不该是一名普通的成年男子约会前需要深思的问题,但在那个夜晚,郭文韬却因此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第二天早起洗漱发现黑眼圈时,郭文韬几乎要站在镜子前骂娘了。但是到了游乐园与蒲熠星碰上面,发现对方也有同款黑眼圈以后,郭文韬忽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冲淡了很多东西,包括把两个人包裹了一整晚的紧张气氛。蒲熠星的耳朵微微发红,手里拿着两张票走上前来。两个人又一次默契地闭口不提,某些心照不宣的事。

 

“快进去吧,孩子们都玩好久了。”

 

郭文韬踏着锃亮的小皮鞋往前跑,风把蓝白格裙吹得像荡漾在湖面的花瓣。

 

28

 

“韬韬,我其实一直都想跟你聊聊前天在酒吧的事。只是昨天没什么时间,我又觉得要当面讲才行,所以就……拖到现在。”

 

黑暗中,郭文韬屏住呼吸,而蒲熠星的声音低沉,咬字软乎,在视觉受阻而听觉被放大的情况下,一字一句像缠在他心上一样,越勒越紧。他轻轻“嗯”了一声,离蒲熠星走得近了点。两个人并排走,连肩膀都快碰到一起。

 

传说中的高分鬼屋确实有两下子。四处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些让人牙根发酸的恐怖音效。蒲熠星刚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全心酝酿措辞,于是抽空瞄了几眼,就已经看出了好些惊悚片里常用的造景手法以及线路布置。他断定,这个鬼屋造得很讲究,并不单纯是NPC跑出来制造一点jump scare就算了。

 

注意到郭文韬突然贴近的动作,蒲熠星猜他是害怕了,就把原本要说的话先咽了回去,安慰他说没事的。 “估计那个拐角会有一次jump scare,”他压低声音,凑到郭文韬耳边说,“墙边有雾,后面能藏人。”

 

“哪里?”

 

“前面拐角,闪着红色警示灯那里。”

 

郭文韬无意识地发音:“啊……”

 

蒲熠星很快发现,某人走着走着就落后了自己半个身位。他停下脚步等,心里纠结了好一番,手又在裤子上磨蹭了几下,确定掌心干燥后,才尽可能地维持冷静而平淡的语气,开口问:“要牵手吗?”

 

话音刚落,柔软的手心已经被同样柔软的东西贴上了。

 

郭文韬看着一副冰冰凉凉的模样,像块搓不暖的、哪里都是棱角的水晶,可手却是出乎意料的温热。蒲熠星牵着觉得太瘦了,有点咯手,薄薄的一层皮肉下都是骨头。他甚至不敢用力,怕握疼了,怕捏碎了。

 

穿过拐角的浓雾,NPC果然跳出。蒲熠星早有防备,却还是被张着血盆大口扑来的鬼怪吓得心跳漏了一拍。牵着自己的那只手也在瞬间抓紧。

 

然后NPC又隐入浓雾,他们却都维持着这个力道,再未松开。

 

“你刚刚要说什么?”郭文韬突然问。

 

“刚刚……刚刚吗?”蒲熠星愣了愣。

 

“就是在刚才那个黑色走廊那里,”郭文韬小声地说,“你说要跟我聊一点必须要见面才能说的事……是什么?”

 

蒲熠星下意识要接话,刚吸进一口气却发现腹中打好的草稿被突如其来的惊吓吓得全没了。他紧张地抹了把汗,嘴唇蠕动了几下,磕磕巴巴吐出几个字后有点绝望地一闭眼:“……等一下,忘了。”

 

“真的?”

 

“……”

 

郭文韬笑了笑,也没在这时候还调侃他,软软地说:“那就说点能记得的呢?”

 

“那……”蒲熠星把那口气又吐了出来,想了想,小心翼翼地看着郭文韬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侧脸,说,“我喜欢你?”

 

他只觉得耳朵烫,脸颊也烫,那句告白的话语更是从声带烫到舌尖,将他的世界烧成滚烫一片。

 

“你知道吗,蒲熠星,”郭文韬也停下脚步,在红色警示灯下,那张漂亮的脸蛋带着终于如释重负的欢喜笑容,“我第一次见有人在鬼屋里告白的呢。”

 

29

 

但没办法,那是蒲熠星。——郭文韬始终自负地认为,自己看中的、喜欢上的人就是最不一样。

 

在下一个NPC跳出来之前,他一把扣住蒲熠星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蒲熠星没料到对方出击的动作如此迅猛,下意识往后缩,却被按着腰捞了回来。郭文韬身上香香的,果香与花香交缠,亲着亲着,蒲熠星就觉得头晕腿软。

 

舌尖在柔软的唇瓣尝够了果冻般的触感,才挑开齿关向内探去。格外眷恋的是那尖尖的犬牙,无论如何都无法缓解的痒意在舌头的爱抚下渐渐退去。

 

不经意的磕碰让他们同时牙根一酸,蒲熠星皱着眉,微微侧头想要避开,郭文韬的手却摸上了他的喉结。轻轻的滑动加重了窒息感,氧气正在离他而去,蒲熠星满脸通红。

 

吻更深入,舌根被舔弄,控制不住的津液从唇角溢出。郭文韬退开一点,黑暗中依稀能看见蒲熠星眼神微微涣散,一副被亲懵了的模样。他笑了笑,又欺身而上。

 

只是他进得太急,撩得动了情的蒲熠星禁不住胡乱地摸。蒲熠星的手顺着那格裙往下就碰到了光裸滑腻的大腿肌肤,瞬间像烫手似的撤回,却被郭文韬捉住,摁在自己的胸肌前,动弹不得。

 

郭文韬抬起一条腿,从蒲熠星的腿缝间挤进,轻轻用力把人按在墙上。上衣里被探进一只手,在腰间流连,蒲熠星被磨得浑身滚烫,控制不住开始发抖,终于迫不得已推了郭文韬一下。

 

“韬韬……等等……等等……”

 

他气喘吁吁,结结巴巴说不出完整的话。郭文韬乖乖后退,嘴唇上水光潋滟,亮晶晶的,在黑暗中看得清晰。

 

“怎么了?”

 

蒲熠星听他语气软软的,好可爱,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此时还是道德感占了上风。

 

“我们先把这段走完吧,”蒲熠星缩了缩脖子,往前面的拐角一指,“那里好像还有NPC在等我们。”

 

像是生怕郭文韬觉得委屈,他又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背,软声哄道:“人家也是要工作的,咱理解一下。”

 

“好吧,”郭文韬非常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温声道,“但是……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

 

——这是天使的面孔,发出了恶魔的声音。

 

30

 

“一定要这样吗?”

 

“不可以吗?”

 

“不是……但是……”

 

“阿蒲不愿意就算了,没事的。”

 

“不是……不是,韬韬,我真的没有任何歧视穿女装的意思,我也是真心觉得你穿得漂亮,只是……”

 

郭文韬亲自替蒲熠星扣上衬衫的最后一颗纽扣。

 

“只是什么?”

 

“……出去以后可不可以不牵手了?”

 

郭文韬莞尔一笑:“那可不行喔。”

 

31

 

据传,学妹们当晚在游乐园门口看见郭文韬和一位格裙美女共同离开,手牵着手,举止亲密。美女身材窈窕,就是走路姿势有点奇怪,有点类似女生第一次穿上高跟鞋的样子。

 

妹妹们十分替蒲熠星心痛,却也十分懂事,特地在一个没有蒲熠星的群里对此事展开了讨论,并有不下五人发布了“队长的老婆真是渣男啊”的类似言论。

 

——但这群里有齐思钧。

 

为什么有齐思钧呢?

 

因为这是个未解散的赛时临时群,齐思钧作为主持人还在这个群里。

 

当齐思钧看着郭文韬和神秘女子的背影照却越看越不对劲的时候,何运晨从他背后飘过。

 

“真是变态啊,”何运晨对此照片做出评价,“咱文韬谈恋爱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的裙子套男神哥哥身上了。”

 

“真是变……啊?!”

 

齐思钧揉揉眼睛,猛地站起来:“……这是男神哥哥?!”

 

32

 

郭文韬这趟死活都得挨齐思钧一顿骂,不是“渣男”,就是“变态”。——比起前者的误会,后者他倒是满不在乎地认了。

 

齐思钧胳膊肘往外拐,跑去心疼蒲熠星。他心想着郭文韬素来都是“金刚芭比”,那点力气用去谈恋爱,可不得了,蒲熠星那看着就经不起折腾的小身板得受多少罪啊。

 

可是蒲熠星听他绕来绕去说了一堆,才愣愣地开口。

 

“你知道他是上面那个啊?”

 

“要不然呢……”齐思钧听着有点震撼,“不会大家都以为……啊……”

 

蒲熠星的脸有点红,支支吾吾、语无伦次地回了齐思钧一堆绕来绕去的话。主旨大概是他觉得他老婆做1是挺辛苦的,所以他也很心疼,一定会努力成为非常宠男朋友的好男人,什么要求都会尽力满足郭文韬。

 

听着这番十分类似于“阿姨我娶了你女儿就一定会对你女儿好……”的话,齐思钧继续震撼。而郭文韬从阳台探头进来。

 

“老齐,你内裤掉楼下了。”

 

“……你小子……你给我弄下去的?!”

 

“怎么可能,”郭文韬心平气和地说,“刚刚吹来一阵大风,我没帮你接住,实在不好意思。”

 

明知道情况并不完全属实的齐思钧还是怒火攻心地开门往楼下冲去。郭文韬抱着收好的衣服走回来,笑眯眯地对着蒲熠星抖开一条牛仔短裙。

 

“好看吗?”

 

“……好看……”蒲熠星诚实地说完,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点啊点,昂首挺胸,一本正经,“……只有你穿好看。”

 

“你试试呢?”

 

“……”

 

“你刚刚和老齐说的我都听见了。”

 

“……”

 

郭文韬看了看手表,微微一笑:“你穿不好看的话,齐思钧五分钟之后就会回来,所以你要抓紧时间。如果好看呢……”

 

“宽松点,他可能得出去两个小时了。”

 

 

 

FIN

8月底的时候收到老师们的活动邀请,所以赶了这么一篇妹哥出来贺中秋!因为最近挺忙的,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写得挺仓促,但我真的还蛮用心对待的kkkk可能会有番外,到时也会放在这个合集里。

总之感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42)

热度(893)

  1. 共3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