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郭蒲】酥糖与犬牙(番外一)

WARNING:OOC

 

/ 正文请看合集。

 




01

 

临近期末的时候,天气不太好,总是阴雨绵绵的,弄得人丧气。

 

在齐思钧的眼镜腿被学长不小心坐断,何运晨的复习资料在图书馆离奇失踪,以及郭文韬喜欢的球队输了比赛之后,蒲熠星在某个下午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他们宿舍。

 

“好了,在场的各位都让让,我来给大家去去霉运!”

 

他手里握着本卷起来的书,像执着剑一样,横劈竖砍一通狂乱操作。刚从卫生间出来的何运晨只能贴墙挪动,瞠目结舌地看着蒲熠星满脸严肃,居然真的不像在演。

 

“阿蒲这是哪学的?感觉是跟了个只会骗钱的师父啊。”

 

“我不知道啊,”郭文韬笑眯眯地把自己团在床角,也不起身阻止,“期末压力大,让他玩玩呗。”

 

“那我确实也是没见过阿蒲在除了跳舞的时候有过那么大的动作。”齐思钧琢磨着,“但是你还是得小心点,这次是学学驱邪,下次万一出家了呢?”

 

郭文韬的笑容有些许凝固。

 

他淡淡地扫了齐思钧一眼,嫌弃和幽怨的情绪在眼神里对半分。齐思钧见状立马举双手投降:”没事的,从现在开始,他就算把房子砍塌了我也不会再说一句话。“

 

蒲熠星舞了一会儿,累了,一头栽倒在郭文韬床上装死。他蠕动着身子往郭文韬那儿挪了挪,郭文韬往他这边坐过来点。

 

俩人只是膝盖挨着头,又不是在亲嘴,看上去也没有特别亲密和黏糊,但就是有种让人根本插不进去的结界和气场。

 

郭文韬掖了掖被角,说:“你还是来晚了一点,刚刚有人来送小蛋糕……”

 

“小——蛋——糕——”蒲熠星大悲,“你们不会就这么吃完了?”

 

“本来有一块留给你,当然,我那块也是你的。”郭文韬从袖口里伸出半截手指比划,“结果小何回来的时候说饿坏了,把我那块吃掉了。”

 

“那没关系,”蒲熠星的头发在郭文韬腿边蹭了蹭,坐起来的时候果然乱七八糟的,“小何学习辛苦,多吃是应该的……复习资料找回来了吧?”他转过头问。

 

这下轮到何运晨大悲:“复——习——资——料——”

 

“你嚎什么呢请问,”郭文韬莫名其妙,“人家捡到之后不是给你送回来了吗?”

 

何运晨看上去还是没有被安慰到:“书送回来了有什么用?我的总结提纲丢了啊。为了那玩意我熬了三个通宵。”

 

紧接着的这半分钟,场面很是混乱。

 

郭文韬和齐思钧同时开口,语气愤怒,声音一大一小,一高一低,混在一起。蒲熠星支棱着耳朵,眼睛骨碌碌地转,好不容易才听清他们骂的是“你小子不是说这科裸考就行了嘛”。

 

对于此宿舍来说,“背着兄弟学习到底算不算背叛”这个议题,仿佛永远没有结果。

 

最后还是郭文韬先退出了战场。他没管齐思钧和何运晨又在互相指责对方没去听讲座,随手从床头拽下来一根围巾圈在蒲熠星脖子上,细声细气道:“不跟他们浪费时间了,我们出去吃饭。”

 

原本已经开始哈欠连天的蒲熠星从那厚厚软软的围巾里“噌”一下伸长脖子,眼睛亮亮的:“我想吃那个,那个……哎呀一下子忘了名字……”

 

郭文韬没说话,划了几下手机屏幕,给蒲熠星看。

 

——原来位置都已经订好了,就是今晚。

 

“原来你还偷偷看我小某书收藏呢。”蒲熠星板着脸,心里却还喜滋滋地冒着甜蜜泡泡,“我里面放那么多小裙子推荐,你有没有喜欢的啊?”

 

郭文韬愣了愣,也不知道是被蒲熠星的哪个词戳到了,目光顿时触电似的缩回。他那贴着萌袖的手心出了点汗,沾在红到透明的耳朵上。他往卫生间逃也似的奔去。

 

见齐思钧与何运晨眼神怪异,蒲熠星翘了个局促的二郎腿。

 

“可爱吧?”他摊着手耸耸肩,一点不顾郭文韬那俩室友的死活。

 

02

 

出门前,郭文韬去换衣服,蒲熠星对着窗外唉声叹气的。

 

齐思钧偷偷跟他说:“ 阿蒲,咱哪里照顾不周的话,你可一定要说啊!不然文韬可不会放过我的。”

 

蒲熠星连忙把眼泪擦掉,顺便也把哈欠收了回去。

 

“没有的事。小齐你也不要太客气。”他摆摆手,搭着齐思钧的肩膀,又将视线投去窗外,“我就是遗憾啊,这么冷的下雨天,韬韬都不好穿裙子了咧,他肯定不太开心。”

 

齐思钧没来得及搭话,郭文韬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果然他穿的是裤装,从头到尾颜色也只有黑白,格外单调。

 

“走啦。”郭文韬朝蒲熠星招招手,后者“哎”了一声,双手插在兜里,小小步跑过去跟上了。

 

03

 

坐巴士的时候蒲熠星睡着了,尽管被郭文韬全程搂着,但醒来后还是觉得特别冷。

 

牙齿打战的声音根本就是不绝于耳。郭文韬捏着他的手不说话,眉毛紧紧皱起,看得蒲熠星条件反射一样心里疼。——像被人撕了倒刺的痛感,微小却尖锐,让人郁闷得慌。

 

好像让韬韬皱眉这件事真是大错特错。

 

“你这样对我好……”头脑一热吐了半句真言,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蒲熠星耐着给他揉开眉心的冲动,后半句声音低了下去,“反正以前我不这样对自己。”

 

“我以前也不这样对别人。”郭文韬说话轻轻的,好像要叹出一口气来。

 

“小齐老吐槽你是套在公主裙下的蠢直男,”蒲熠星嘀嘀咕咕着,“真的假的?”

 

“你还信他?”

 

蒲熠星想了想,凭着良心说:“反正我现在也不咋信你。”

 

不会给你看到那副样子的。郭文韬微微一笑,恍若未闻,把他的手揣在兜里暖和了一阵,突然说:“要是你能变小一点就好了,我就能把你整个儿装在大衣口袋里。”

 

对方眉头解开了,蒲熠星也就松了口气。他“噗嗤”一声笑出来,边哆嗦边说:“还是你变小比较好,毕竟现在市面上还没有这么智能的暖手宝,很稀有啊。” 

 

于是话题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暖手宝的市场前景。

 

04

 

吃饭的时候闲聊,说起今天那蛋糕其实就是捡到何运晨复习资料那学长送来的。

 

“什么?”蒲熠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上门还书还带小蛋糕?这么好?”

 

“……”郭文韬握着叉子沉默了一会儿,才把牛肉放进嘴里,说话还带着莫名的味儿,“你要想吃我也可以学做啊。”

 

蒲熠星还在细细咀嚼品味着这句话到底是不是一个“桃式撒娇”,郭文韬又说:“那个人好像在追小何。”

 

这无异于投下一个重磅炸弹。无论是内容还是说出这个内容的人竟然是郭文韬,听起来都有点震撼。蒲熠星总听那群小学妹说哪个学长喜欢谁的,第一次从郭文韬嘴里听到八卦,感觉还有点奇妙。

 

“应该不只是因为送蛋糕吧?”

 

郭文韬摇摇头:“我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男的。”

 

蒲熠星挑挑眉,示意他接着说。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郭文韬咽下嘴里的食物,用纸巾抿了抿唇角,“周一的讲座、前天下午的图书馆、昨天晚上的食堂……那个男的好像都在。”

 

这是在跟踪何运晨吗?怎么说的像个变态呢。蒲熠星起了好奇心:“长什么样?有照片吗?”

 

郭文韬放下叉子翻手机,翻了一半,突然抬头朝蒲熠星一瞥。蒲熠星下意识地微微后仰身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躲子弹。片刻后他反应过来,郭文韬那眼神里的意思竟然是警惕。

 

“你是好奇这男的长得帅不帅,还是在担心何运晨被变态盯上啊?”

 

“……我不好奇了。我要上网查一查‘男朋友最近疑心重且爱吃醋有什么原因’。”蒲熠星一只手撑着下巴,一边慢悠悠地说。

 

“……”被看穿了心思的郭文韬终于学会了不脸红。他把遮着屏幕的手挪开,将手机推到蒲熠星面前,撇撇嘴:“我只是怕有人正义感、使命感以及中二力量同时爆发而已。”

 

但如果没有那些东西的同时爆发,他俩也就不会认识了。

 

蒲熠星定睛看了那张足球队合影的照片许久,突然肯定地说:“我也见过他。”

 

“……啊?”

 

“上上周五,”蒲熠星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回忆着,“就在你们宿舍楼下的小卖部。”

 

“上上周五……?”

 

“因为他长得比何运晨还高,又染了一头金发,还挺显眼来着。”

 

郭文韬哽住了几秒,还是有点惊讶地缓缓道:“你这记忆力……”

 

蒲熠星得意地龇牙笑:“是不是很牛?”

 

“……真是让人不放心。”

 

“……我真的不喜欢帅哥。”蒲熠星眯着眼,颦着眉,故作深沉地摇摇头,一副世间万物于他不过浮尘的模样。而后见四处无人,他身子前倾,越过餐桌和郭文韬咬耳朵,发出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的气音。

 

“老婆,我今晚跟宿管阿姨请过假了。”

 

郭文韬猛地攥紧刀叉,强装镇定,好半天才把经典软妹笑重新摆到脸上。

 

05

 

关于挑逗郭文韬所要承受的代价,蒲熠星觉得自己还是想得太草率了。

 

后半夜只亮着盏小灯,郭文韬光衤果着肌肉紧实的上半身坐在床头吃橘子,边吃还软着嗓音说这酒店送的橘子挺甜的。

 

蒲熠星腰酸屁股痛,还特别困,连指尖都懒得抬。虽然心里想的是“你个瓜皮能不能滚下床吃”,但他此时居然又该死的好奇这橘子能有多甜。

 

郭文韬感受到膝盖被软软的头发蹭了,便掰了一小瓣橘子压进了蒲熠星两片也是软软的嘴唇里。

 

大概有二十秒,蒲熠星埋在和自己皮肤颜色相近的、雪白的被子里几乎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咀嚼时发出的细微动静,郭文韬还以为他睡着了。

 

橘子真的很甜。

 

二十秒过后,精瘦的腰肢被纤细的手臂环住。郭文韬低下头,看蒲熠星也不说话,就是闭着眼朝他张开嘴,露出一小截舌尖。

 

“还要吃吗?”

 

“……如果还有的话。”

 

“没了,过会儿我让前台送点。”

 

郭文韬微微一笑,提起蒲熠星的腰重新按进床褥里。

 

“所以,先来吃点别的好不好?”

 

06

 

后来忙着备考,郭文韬和蒲熠星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超过一个小时的独处机会了。

 

蒲熠星考完之后,郭文韬还剩两科。不过蒲熠星还有街舞社的事情没处理完,就没着急回家,偶尔会过来给郭文韬投喂点吃的,或陪他打打游戏当放松。

 

不过来了几趟他们宿舍之后,蒲熠星就不再带东西了。——笑死,根本吃不完。

 

郭文韬猜的没错,那个学长果然是在追求何运晨。可能也是不知道何运晨喜欢什么吧,所以吃的、玩的、实用的、观赏的……啥东西都往他们宿舍送,堆都堆不下。

 

何运晨刚开始就去和学长讲清楚了,说不要这样送东西,也最好不要再追他了,他不喜欢男生。可学长很执着,也很顽强,当天伤心地跑掉,第二天又把最新款的游戏机送上门了。

 

有一次去找郭文韬,蒲熠星在宿舍楼下看到那学长了。他抱着一个高达的礼盒,老远就能让人闻到金钱的味道。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和打招呼,蒲熠星故意走慢了几步,想和学长错开上楼梯。结果刚好遇到了郭文韬。

 

“韬韬?我正要去……”蒲熠星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郭文韬戴着假发、穿着短裙,显然不是要回宿舍的样子,“……去哪呢?”

 

郭文韬把他一把抓到柱子后面,竖起手指“嘘”了一声,鬼鬼祟祟的。——在外人看来这就像蒲熠星被一个高个萌妹轻松拽了个踉跄,还有点狼狈地往对方怀里扑,非常……不像真的。

 

心机啊,心机。路人评价,这男的为了泡妞还这么演呢。

 

“你做贼啊?”蒲熠星从郭文韬怀里慢吞吞地直起身子,“不能这样,我应该还养得起你,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吧。”

 

“那男的来了,宿舍里只有小何,”郭文韬努努嘴,笑道,“何必上去分担他的尴尬?”

 

“……,”蒲熠星牵着郭文韬的手,立马转身就要走,“饿吗?我请你吃糖炒栗子。”

 

07

 

郭文韬和蒲熠星在宿舍楼下吃了一袋栗子,接了八个吻,听楼上的何运晨崩溃而强装镇定地说了二十五句“我真的不喜欢男的”。

 

后来齐思钧也回来了,跟他俩打了个招呼上了楼。结果没一分钟他又下来了,给蒲熠星和郭文韬一人发了一瓶冰可乐,冻得三个人齐齐哆嗦。

 

蒲熠星想啃指甲缝里的栗子屑,被郭文韬捉住手。他一开始以为郭文韬是想牵手,就张开五指准备掌心相扣,谁知被纸巾一裹,连同对方的指尖一起被揉在纸巾里。

 

俩人的指尖都粘了一点糖,郭文韬仔仔细细擦得干净。蒲熠星把视线集中在他微微低垂的脸上:淡淡的妆容把五官的锋利感弱化了,嘴上的唇彩被栗子和蒲熠星各抿去一半。

 

“还好我追你的时候十分顺利。”

 

郭文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笑:“你猜为什么十分顺利?”

 

蒲熠星仰着脸望天,一副想笑又觉得笑了就是中了郭文韬的招的样子,嘴角抽动,眼睛眨得飞快。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郭文韬把话补全了。

 

他这副难得直白把谜底摆上台面的样子让蒲熠星乐得不行,当即凑过去亲他。郭文韬嘴角弯弯,惬意地闭上眼,可惜蒲熠星没有深入的打算,蜻蜓点水又马上退开了。

 

“……什么表情?”蒲熠星见郭文韬的眉毛又拧起来了,如遭晴天霹雳,大受打击,“我的吻技有差到这种程度?”

 

郭文韬笑而不语,扣着蒲熠星的后脑勺又追了回去。掌心与嘴唇两个热源前后夹击,蒲熠星在中间顿感一阵燥意从心脏爬上皮肤,蔓延开来。氧气逐渐稀薄,蒲熠星紧闭着眼,手却不知道放在哪儿,最后小心翼翼地搭在郭文韬的肩上,没敢用力压住假发。

 

——情到浓处还要注意分寸,可不能把老婆的假发拽下来啊!

 

08

 

后来学长走了,何运晨也下楼来了。

 

他满脸疲惫、步伐歪扭地绕过齐思钧和蒲熠星,选择坐在了离他最远的郭文韬身边。

 

齐思钧愣了会儿,话才跟子弹一样突突地射出来:“……怎么呢?我和阿蒲吃了隐身药还是开了结界呢?眼镜坏了的不是我么,啥时候变成你了?”郭文韬的手藏在袖子里,捂着嘴偷偷笑。

 

“你别跟我说话,”何运晨两眼一闭,“我现在看见男的就烦。”

 

郭文韬欲言又止。

 

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何运晨突然叉着腰站起来:“去不去酒吧?”

 

齐思钧目瞪口呆:“……原来你说今晚通宵是这个意思?”

 

“临时改变主意,不复习了,及时行乐。”何运晨皮笑肉不笑,“感觉如果我现在回到楼上开始看书,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快乐了。”

 

“你们去吧,我就不……”

 

郭文韬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半句,就被齐思钧和何运晨一左一右架了起来。

 

“那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留在宿舍偷偷卷!”

 

“阿蒲不是在这嘛!”郭文韬被他俩拖着走,只好朝蒲熠星投去求助的目光。

 

蒲熠星双手高举:“反正我考完了。”话音刚落他察觉不妙,危险的表情再次在某位软妹脸上出现,——而上一次出现的时候,蒲熠星至少腰酸了三天。他只好凑过去郭文韬耳边悄声说:“小何心情不好,我们陪陪他呗。”

 

“行,这个理由可以接受,”郭文韬笑意不达眼底,“那我有什么补偿没有?”

 

蒲熠星想了想,眼一闭,十分麻利地从裤兜里摸手机。

 

“我现在就给宿管阿姨打电话请假!”

 

 

 

 

FIN

续订一下~这个确定会有下一个番外^ ^

彩蛋是酒后嘎嘎嘎。

评论(50)

热度(811)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