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兰斯洛特的光盘行动 || 南北

WARNING:OOC

 

/ 南北ONLY,郭蒲不逆。

 

/ ABOparo。

 

/ 同一组织但可能并不熟的双杀手,梅林×兰斯洛特。

 

/ 《兰斯洛特的背水一战》续02。

 

 

Summary: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他很有可能就会为你打开另一扇冰箱门。蒲熠星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自愿留在这小别墅里过第二夜……当然,郭文韬也一样。

 

 

 

01

 

要说蒲熠星这趟任务什么完成得最好, 那可能是光盘行动完成得最好。

 

最初那几天吃喝不愁。原别墅的主人,现大丽花田下的肥料,在厨房里累积的食物,足够蒲熠星和郭文韬吃上一个星期有余了。而且食材之昂贵,种类之繁多,让他俩隐隐都有种“不吃完就走好像有点亏”的感觉。

 

……至少得把那盒燕窝、那包鱼翅、还有冰箱里那箱海参吃完吧是不是!两个人好像达成了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然后这事儿就变得很诡异。

 

两个本来只是419的同事,第二天醒来相互点点头就算打招呼了。结果因为其中一方进厨房打算吃点早餐,看见满柜子米其林餐厅标准的食材,另一方却也走不动路了。

 

郭文韬把着冰箱边缘,回头问蒲熠星:“醒了?”

 

“啊……”

 

“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蒲熠星盯着冰箱里看,看得眼睛都直了,答得心不在焉,话就跟自己从嘴里飘出来的一样。“没事了。伟大的梅林真是妙手神医,随便摸两下,欸,我那是顿时神清气爽,什么事都没有了!”

 

郭文韬由侧目变成了直视,望着蒲熠星嘴角一弯,看起来也是有暗暗爽到。“谁说我用手的?”

 

“……”

 

本来觉得自己应该担任流氓角色的兰斯洛特骑士一下子没想好怎么接这流氓话,卡在那儿跟宕机了一样。郭文韬又轻飘飘地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走?要回骑士殿吗?”

 

“不着急,还想多休息休息,”蒲熠星做作地捂嘴咳嗽了几声,一副要把肺都咳出来的架势。他偷偷用余光瞄郭文韬的表情,装着“随便问问”的模样,“你呢?这次任务的钱,还要回去才能结算吧?”

 

“再说吧,”郭文韬笑了笑,关上冰箱,“我也不着急。”

 

自从在郭文韬床上(也不是他的床)下来以后,蒲熠星好像对他的那些笑容深意有了初步的了解。同样是“笑了笑”,但郭文韬此时所传递的意味就不一样,——这是皮笑肉不笑,是心里的算盘要打出残影的笑。

 

都知道邮件信息了,搁这儿演呢。这样的家伙很受亚瑟喜爱和器重,但也早该引起他的警惕才对,蒲熠星心想。危险又聪明,重点是演技了得,不显山不露水,沉得住气。

 

还以为是花瓶,谁知道花瓶里面塞炸弹呢。

 

假设Lamorak的死其实并没有暴露,或是亚瑟王虽然知道了但还是十分坚定地信任着他的兰斯洛特骑士(不太可能的情况),谁又说背锅的人不可能是蒲熠星呢?像郭文韬这样的人,给小公司制造一点危险,并被定义为“叛徒”……也是很有可能的吧?

 

可唯一的线索只有那封模棱两可的邮件,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毫无证据的推测。

 

虽然蒲熠星搞不清楚郭文韬现在到底在想什么,但不让自己吃亏,且不让别人白白得到好处是他们这些缺德杀手经年累月的经验。——相信梅林也有这种本能。

 

俩人就装作都没看见对方已经收拾好的行李,沉默着把自己的枪啊、匕首啊,全部又从包里倒了出来,然后偷偷摸摸、东藏西藏在别墅的每个角落。

 

蒲熠星的易感期过了,现在完全有自信具有和任何人摊牌、对峙、撕破脸皮和伪装的实力。他那时候原本想先跟郭文韬谈邮件的事,至少得先把对方的立场搞清楚,不然同处一个屋檐下,危险系数也太高了。

 

但是当看到郭文韬系着围裙处理了几只鲍鱼,正试图整出点名堂来的时候,蒲熠星又劝自己:算了,最坏的结果不就是被抹脖子嘛,要不先忍忍……还是蒜蓉蒸吧!以前吃过红烧的,不怎么样啊!

 

“梅林”这个代号名,是取自亚瑟王身边的大魔法师。不过在蒲熠星目前看来,这一任梅林最能展现其“魔法能力”的时候,就是在厨房。——虽然他也觉得把几只鲍鱼放上锅蒸不需要什么技术,但他们之中做这件事的是郭文韬,所以他很敬佩,甚至有一丝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因为上一个任务,也就是石油大亨那个,客人给的实在是太多了。蒲熠星为了抢下这个单卷生卷死,每天在骑士殿舌战群同事,在亚瑟面前拍桌子、把石油大亨的资料和自己的口水一齐甩他脸上,就为了证明自己是最适合这个任务的人。

 

最后生意是抢到了,但人也给累掉了几斤肉。在蒲熠星神清气爽走出骑士殿的那一刻,正在小岛度假的薇薇安打电话回来,刚接通就唉声叹气:“唉,都说了,这种事情随缘就好啦,你这么拼命会……唉……会很容易减肥成功的!”

 

蒲熠星当时回他的是:“亚瑟跟我说了,你昨天还打了八个电话回来问,为什么这次任务不开线上抢占模式。”

 

但是现在,蒲熠星可能会说:“兄弟,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他很有可能就会为你打开另一扇冰箱门。”

 

第一天吃饭,蒲熠星吃得很香。米饭搜刮得干干净净,盘子里连酱汁都不剩。但是对面的郭文韬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一勺燕窝吃了三四口,每次只抿进去一点点。

 

蒲熠星抽了张纸巾擦擦嘴,打了个嗝:“韬韬想什么呢,再不吃就凉了。”

 

“在想为什么有人觉得我是叛徒。”

 

“……嗝。”

 

蒲熠星可能也没想到郭文韬会这么直白,也不知道客套几句、委婉一点,居然在最快乐的时刻提这种事。虽然他也知道,这个话题是迟早要谈的,是避不开的,而且是越快谈越好的。

 

然后郭文韬抬起头,就发现蒲熠星看他的眼神有些许怪异,但要说具体是什么感觉吧……好像在看一个在迪士尼里不停大哭还把冰淇淋蹭了满身的小孩,在“很想给点教训”和“毕竟吃人的嘴软”里做着激烈争斗。

 

“干嘛这样看着我,”郭文韬支着下巴,眼神清纯让蒲熠星想到学生时代那个成绩很好、人又乖巧的班花。不同的是,梅林说话毫不温婉,单刀直入,“难道Lamorak不是你杀的吗?”

 

蒲熠星心想,那头都烂成那样了,居然还真能认出来是Lamorak呢。“为什么觉得是我杀的?”他不答反问,“因为我带着他的头?还是亚瑟说我是你就觉得是?”

 

“那倒没有,只是你在我这儿,疑罪从有。”郭文韬笑了笑,“这些年你给自己塑造的财迷形象是很有说服力的。你人缘还行,但除了Gawain以外没有什么亲密的朋友。你也不是单纯贪财,手上的资金也总是能投到有用的地方去,获取翻倍的收益。为了巨额佣金把搭档干掉后独吞……在我看来,这依然还是你会做的事情,如果钱真的足够多。”

 

蒲熠星听完他对自己的评价后,心情有点复杂,感觉不中听中透着一丝合理。他随手拨弄了一下筷子,似笑非笑:“有点受宠若惊啊!韬韬你……不会是连夜对我进行背调了吧?”

 

“我还听说他们私底下都怀疑Gawain跟你有……亲密关系,”根本没理会对方嬉皮笑脸下隐约可见的不满,郭文韬继续说,“不过这条可以判定为造谣了。如果真是那样,你现在就不会坐在我面前。”

 

“亲密关系说得真暧昧。我那捡来的大侄女下个月才过十八岁生日,现在是还在未成年世界里的小女孩而已。我自认为还是有点道德底线的。”

 

“薛定谔的道德底线。我不相信你的任何话,我只相信我看到的。现在之所以还没有把你绑回骑士殿,是因为我不觉得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杀了人以后还会提着对方的头到处跑,对吗?”

 

“说得对,”蒲熠星表示赞同,眼睛亮亮的,“可是万一我就是利用了大家的这种心理,故意带头跑呢?”

 

“如果为了这份佣金你精打细算到这种程度,”郭文韬收起嘴角的弧度,压低的眼神若有似无透出一丝凶狠,“那你把佣金到底有多少告诉我。我跟你四六分,你六我四。”

 

“我为什么要跟你分?”蒲熠星有点想笑,“你帮我们干掉了石油大亨?还是Lamorak就是你杀的?”

 

“都没有,但我帮你处理了那部分尸体。”郭文韬慢条斯理地说,“我还被你……”说着,他微微侧过头。蒲熠星这才发现,几道从耳后蜿蜒到颈侧的抓痕竟然如此显眼,如此暧昧。颜色残余火辣,只是比不上昨夜半分销魂。

 

这话题转移得实在猝不及防,蒲熠星沉默了。

 

他心虚地看着郭文韬手腕上、嘴角上、甚至是锁骨上的痕迹,然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昨晚的荒唐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与暴力宣泄后的愧疚交织,脑海里又开始断断续续播放少儿不宜的画面。

 

他情迷意乱时想去搂郭文韬的脖子,对方温柔地俯下身被他又抓又亲。蒲熠星控制不住力气,而对方被弄疼了也不发火,只是闷哼一声皱皱眉,有点孩子气地追着他的嘴唇索吻……打住!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蒲熠星将手掌压上麻木的后颈腺体,有种被人拿捏住的别扭,“昨天是个平安夜,并没有任何一个Omega因为Alpha的易感期受伤,甚至被干得死去活来还是这个易感期的Alpha,可为什么如今轻松站在道德高地上的却是另一个Alpha?”

 

“当然是因为你正在为自己的刻板印象付出代价。这不是好事,我不是说过吗?”郭文韬将最后一勺燕窝送进嘴里,语气轻柔,“……晚上想吃什么呢?”

 

“简单点吧,”蒲熠星摆摆手,脸上还保持着神色的凝重,视线却已经偷偷摸摸地向厨房里瞟了,“……尊敬的大魔法师觉得那只龙虾什么时候处理掉比较合适?”

 

郭文韬没说话,眯着眼睛笑,一副“懂了”的表情冲蒲熠星点点头。

 

02

 

后来有这样一段对话,每天都会在两个人之间上演:

 

“蒲熠星,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骑士殿?”

 

“反正不是今天……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回不回去,你是叛徒?”

 

“你一天不被定罪,我就一天背负嫌疑。”

 

“那你可以走啊,你先回骑士殿和亚瑟说‘兰斯洛特是叛徒’,事情不就解决了?”

 

“……”

 

“……对不起韬韬,我刚刚说话是不是大声了点……今晚吃牛排?”

 

“吃素菜沙拉,”郭文韬撇撇嘴,将碗筷一顿收拾丢进洗手池,摘了围裙挂门后,“你寄人篱下,我说了算。”

 

蒲熠星两只手指拎着洗碗布又甩又转,一步一颠儿地跟着他往厨房里晃:“大家现在都是寄死人篱下啦!——Come on……”

 

“对了蒲熠星,你洗完碗先别回去睡觉,跟我一起搭信号屏蔽场。”

 

经过四天已经完全了解蒲熠星那种传奇作息习惯的郭文韬不得不先提醒。如果让蒲熠星溜回房间了自己再去叫他,还真有点担心会不会被轰一个脑袋开花。

 

厨房里水声哗啦,蒲熠星皱皱眉,从厨房的小窗里探出头来。

 

“怎么突然要搭屏蔽场?万一我想让Gawain……或者石凯过来找我们呢?……这鱼翅单凭我俩也吃不完啊是吧!”

 

郭文韬敲着键盘,伸长脖子与小窗猫猫头对视了一眼,又缩了回去,眼角藏着半抹笑意。

 

“因为我不能确定任何一个人根据定位找到我们的目的。他们可能是来抓你的,也可能是来冤枉我的,更有可能是来把我们两个一起杀掉。至于Gawain,她虽然目的很明确……但我每天防着‘室友’已经足够了,干嘛给自己多找个敌人呢?”

 

“说得也是啊,每天活在骗子堆里,都不知道是室友的刀还是亚瑟的枪,先对准自己的喉咙。”蒲熠星感叹道,并因为手滑差点没抓住盘子而心虚地看了郭文韬一眼。发现对方没有注意到这边后,他用沾满泡沫的手摸了摸鼻子,松了口气。

 

“但老实说,比起这些,有件更危险的事情即将发生,你要听吗?”

 

“什么?”

 

郭文韬又从电脑屏幕后面伸出头。这次他眨眨眼,盯着蒲熠星看了两三秒,突然笑出了声。

 

“这里的食材还能撑三天。三天过后,我们的早餐将是煮方便面。然后是出门回骑士殿,还是出门找个菜市场,就是你要做出的选择了。”

 

蒲熠星瞧着他那副灿烂的笑脸,觉得渗人且不适应,嘀嘀咕咕道:“买菜会让大魔法师这么高兴吗?”

 

他转身将洗好的碗筷放进橱柜,偶然瞥见镜子中自己的鼻尖有好大一块儿的白色泡沫,跟小猫泡澡似的,滑稽得很。

 

再偷偷往外看,梅林已经神色自若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没有注意他在做什么。蒲熠星沾了点水,弄湿的手揉揉鼻子,又定睛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莫名其妙地咧开嘴角笑了。

 

03

 

在屏蔽信号之前,蒲熠星又在私密频道给Gawain小姐发了一条讯息,大致是问她,骑士殿内现在是什么情况。

 

蒲熠星原本以为在亚瑟召集开会之后,Gawain小姐至少会跟他说一说会议内容以及最终结果,但是那天乃至过后的两天,蒲熠星的收件箱里空空如也,并未收到任何一条消息。他也想过打电话过去问问,但这一举动无疑增加风险,想了想还是作罢。

 

Gawain小姐是少有的、坚定的蒲熠星阵营拥护者,她在小公司里的表现自始至终都偏向性十分明显。所以才会有嘴碎的人看见一男一女在一起就心生邪念,造谣她和蒲熠星是情人关系。——职场好像就是这样,就算你在一个杀手组织里。

 

谣言是小事,但蒲熠星和她关系好是真的。好到他有点担心,Gawain小姐会不会被他连坐的程度。

 

好在这条讯息没有再石沉大海,这让蒲熠星微微松了口气。在郭文韬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门口时,Gawain小姐的邮件终于飞进了蒲熠星的私密信箱。

 

她给了一份很长的名单,蒲熠星粗略看了一眼。有熟悉的名字,也有相对陌生的。

 

【我记了票型,这些都是在圆桌会议上投票要追杀你的好同事。亚瑟还没打定主意怎么处理你,我会先稳住这边的。】

 

后面好像还有一句话,但郭文韬的声音已经到门口了。

 

“不是让你先不要回去睡觉的嘛。”

 

“来了来了!——”

 

时间紧迫,但是,有多少影视作品或者小说里的人物就是因为没有时间看完重要信息的最后一句话,或被危险追上,或含恨而别。蒲熠星作为电影发烧友,绝不允许自己也犯这样的错误。在回应完郭文韬之后,他快速将邮件翻到最底下,边看边向门口走去。

 

【位置暴露了,先逃吧。】

 

04

 

“梅林?”

 

蒲熠星追出走廊,看见尽头的郭文韬背影单薄。他叫住了他。

 

郭文韬回过头,面色平静:“怎么了?”

 

“打算跟你说个事。”

 

“……你说。”

 

“这样,信号屏蔽场我们还是照常搭,然后把旧设备全都丢在这里,等到凌晨就一起逃走吧。”

 

幽长走道将人影也拖得斜长。看着郭文韬逐渐拧紧的眉头,蒲熠星沉住气往前走了一步,但对方突然一只手“唰”地把枪举到身前,然后往后退了一步。

 

郭文韬并不作声,衣袖挽起的小臂上暴露着条条青筋,已然是战斗状态。可是蒲熠星此时无意为敌,只好止住脚步。他不确定自己在千钧一发之间做出的选择是否正确,就像他到现在其实也没想明白,自己在易感期时莽然撞进这栋别墅的大门是否正确。

 

但就像他承诺的那样,他和梅林之间虽然相互不信任,却一次又一次被纵容,将宁静与平和赋予所有共处时光。

 

“长话短说,你对我的了解还是有限。非常遗憾,我的人缘似乎比你想象中要差劲很多。不过你也不用太高兴,因为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追杀我们的人已经蠢蠢欲动,等亚瑟的决定下来之后,他们就会像蝗虫过境一样向我们扑来。”

 

“……我们?”

 

“是,‘我们’。四天过去了,我们谁也没有带着对方的尸体以及对方就是叛徒的证据回到骑士殿。那其他人会怎么看我们?如果其中真有一个是叛徒,那另一个呢?叛徒的同伙?……我们消失在他们视野之中的时间已经足够引起所有怀疑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现在已经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

 

“……”

 

“Gawain肯定被盯得很紧,所以和我联系也很困难。她刚刚说的是,亚瑟在几天前的圆桌会议上就已经让他们举手表决,到底要不要追杀我们。我现在已经不关心谁把我们当叛徒,谁又在意真相。重要的是,我的佣金还没有拿到,而我舍弃什么都不可能舍弃它。”

 

郭文韬静静地听完他说这些,突然微微侧过头,豁然一笑。蒲熠星的手插进口袋里虚虚扣着扳机,精神紧绷,反倒是郭文韬笑过之后便把枪插回到浴袍的腰带上。

 

“五五分。”

 

“……哈?”

 

“你把佣金和我五五分,不要四六,”郭文韬撑开手掌晃了晃,语调平缓,仿佛只是在和蒲熠星讨论今天晚上吃什么,“我可以不关心Lamorak是怎么死的,也不会再试图让你回骑士殿自首。如果你答应的话,从现在开始,拿到一半的佣金以及在拿到佣金前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就是我的唯一目的。”

 

蒲熠星愣了愣,搓搓鼻子,哑然失笑。

 

“原来你早就……你ze个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问我佣金数目的时候?处理尸体的时候?还是刚刚?”

 

郭文韬眉眼弯弯的,一副纯真做派,不作回答。

 

蒲熠星仰天长叹:“觊觎我的钱这么久,我现在却还不能生气……是不是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了?”

 

“也不算没有,”郭文韬笑了笑,“今天晚上吃牛排,再多加一块小蛋糕……这个可以听你的。”

 

 

 

FIN

用了首章的标题作为合集名字啦…(偷懒一下)

曹·湖中仙女·薇薇安·不能乱随缘不然很容易减肥成功的·恩齐已在回忆中上线!很快有望实体上线!

兰斯洛特的背水一战 || 南北

WARNING:OOC

 

/ 南北ONLY,郭蒲不逆。

 

/ ABOparo。

 

/ 同一组织但可能并不熟的双杀手,梅林×兰斯洛特。

 

 

Summary:为了坚持某方面的道德感而牺牲了另一方面的道德来解决易感期,蒲熠星不确定自己是否做得正确。

 



The Last Stand of Lancelot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