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名侦探学院】匪懈 2.0

WARNING:OOC


/无CP,友情向。


/无视年龄差,无视文理分班或不分班等一切干扰因素,全员高三6班。


/致曾经或正处于学生时代的所有人。









《班长,班长》










01


六班的班长属于轮换制,大概一个月一个周期,所有人都可以参与竞选,以投票的形式选出那个能够主持大局的人。最后的统计结果是罗予彤和齐思钧平票,所以多加了一轮二选一。


忙着准备小考兼顾处理学生会事务的学生会主席齐思钧光荣卸任后,品学兼优的罗予彤同学以一番冷静而坚定的演讲说服众人,成功上位。俩人之间票差惊人,唐九洲很专业地解释说,这叫全能ACE,一骑绝尘、断层C位。


曹恩齐投了罗予彤,何运晨投了齐思钧,速战速决,非常爽快。据某蒲姓学生透露是因为当时那俩人肚子饿得咕咕响了,影响大脑正常运转。交完选票以后他们就挨着坐在教室角落里啃吐司,拿着薄薄的单词本扇风散热,低声讨论最后票型的可能性。


郭文韬从齐思钧和罗予彤的主科成绩到副科成绩,从性格魅力到人际关系,在草稿纸上拉了一张巨大的表,盘得很忘我。蒲熠星交选票的时候路过扫了一眼,咋舌,跟曹恩齐他们吐槽说:“韬韬牛的,盘了这么久,是人间Excel。”


何运晨饶有兴致,声音温温软软地问他:“你投了谁?”蒲熠星让他猜,何运晨就从他那(应该是)非常得意的表情里得到了答案。


“你是不是投了文韬?”他打了个响指,眼睛一亮。蒲熠星摇摇头,表情变得神秘。


“那应该是九洲吧?”曹恩齐开口加入话题了。蒲熠星一时间感到大无语:“说的什么话,九洲和文韬没一个在名单上,我怎么投。”


曹恩齐和何运晨想想也是,草率了,他们居然理所当然地就把蒲熠星代入到那种不走寻常路的人设中去了,忘记了他大概还有稍微正常的一面。


“那你投了小齐还是予彤?”何运晨又问。


“我投了我自己。”蒲熠星咧嘴一笑,非常自信,每颗牙都闪闪发光。


“……”


何运晨从曹恩齐的吐司上撕了一个小角,默默塞进了蒲熠星嘴里。









02


不走寻常路的是唐九洲。他把他这神圣的一票投给了他蒲哥。虽然蒲熠星并不在可以选择的名单上,但他的人永远会是唐九洲的最佳选择。


理所当然地,他觉得不在名单上的郭文韬也应该会有那命运般的一票。


“啥?”石凯懵逼,“我没投文韬啊。”


唐九洲比他更懵逼:“啊?咋回事?”他忽然一抚掌,大声道,“我知道了!……齐思钧贿赂你了!”


“达咩,同学,我们是正经投票,不搞这一套,”石凯交叉双臂摆在胸前,正色道,“我是严格考察了两位候选人以后,经过深思熟虑,才把这庄严的一票投给了二姐。”


唐九洲点点头,马上转身就给邵明明说,石凯和齐思钧吵架了。


石凯:“……”


“他那哪是吵架啊?他是怕被我逮到他午休时间去打篮球。”齐思钧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挽着唐九洲的手臂,满脸的阴阳怪气,“现在嫌我管他,也不知道以后没了我他要遭多少罪呢。哎呦,也不知道像偷养流浪狗这样的大过,有没有人帮他瞒咯!——”


被揭穿跑票的石凯当场社死,在唐九洲毫不留情的大笑声中,像那只被他偷养在学校后山的流浪狗一样围着齐思钧左右转,身后的尾巴几乎都要实体化了。齐思钧仰着脸鼻孔朝天,硬是看都不看他一眼。


郭文韬看了半天热闹,总算忍不住安慰石凯。“好啦,小齐肯定没有真的生气,”他笑道,“你还不了解他?”


“他还真就是不了解!”齐思钧还是不肯放弃自己的傲娇姿势。


蒲熠星在后面推搡:“齐思钧看路看路!”


“平心而论,这个结果对你来说未必是好事,凯凯,”何运晨看上去是全世界最适合说“平心而论”这四个字的人,石凯在他的眼神中看出来超脱凡尘的淡然笑意,“……据我所知,予彤在任期间,政绩累累。”


“她那都是小事,我才不要被齐思钧用大喇叭追着在篮球场折返跑呢!”石凯丢下一句话就两三步跑下了楼,大声宣传一波齐思钧的政绩。


郭文韬老远看见郎东哲和周峻纬在篮球场招手,像两根会活蹦乱跳的电线杆子。








03


在大家雷鸣般的掌声中,罗予彤同学上岗了,不是,上任了。


郭文韬去恭喜,罗予彤连连摆手:“害,韬哥,我们大家都是打工人而已,不必搞得这么官僚主义。”


郭文韬张了张嘴:“我……”


“予彤,吃烤肠,”蒲熠星拎着书包过来了,把刚买的烤肠一根递给罗予彤,一根递给郭文韬,“热乎的,就是今天这签子有点奇怪……你们看那个尖头歪歪扭扭的。”


好像真是,不过无人在意。郭文韬边吃边点头:“我突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啊。”“什么?”罗予彤从包里掏出牛奶,一人给发了一袋。


“上次凯凯说请我吃烤肠,结果忘带钱,赊账了,”郭文韬说,“我当时开玩笑说让他留下给老板削签子抵烤肠钱,他还在那大吵大闹哭哭喊喊的,折腾好半天才走,当时笑得我肚子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罗予彤也笑得很开心,只有蒲熠星举着签子愣在那儿。


“不好笑吗?”郭文韬有点尴尬地问他。


“好笑,但是你瞧瞧,”蒲熠星把签子往他眼皮底下一递,“估计你亲爱的凯凯弟弟笑不出来。”









04


笑死,让石凯笑不出来的事情多得很,哪只有这么一件。这会儿齐思钧拿了预言家的牌,看着石凯哭着把罗予彤从走廊这头追到那头求她别给班主任告状,一边幸灾乐祸,一边有些心疼弟弟。


“二姐!二姐,我给你唱歌行吗?我给你唱歌!……你别把我午休打篮球的事告诉老班行不行!行不行!——”


罗予彤一个漂移消失在走廊尽头。如果不是就近找不到板砖,她早就想在石凯脑袋上来一下了。惊魂未定又撞上两个人,罗予彤差点没厥过去。


“予彤,吃吐司,”何运晨拎着水瓶站在拐角,曹恩齐戴着耳机跟在他后面。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俩人最近总是出双入对的,“唉……是在说打篮球的事吧,之前小齐还老帮他瞒着,这下是瞒不住了呀。”


罗予彤不以为意:“那当然,我正直,我得约束他。小齐那些溺爱要不得。”何运晨刚要说什么,石凯已经追过来了。


“二姐!”


“谢谢你,何同学,我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罗予彤当着石凯的面,把何运晨递吐司的手往回一推,“快上课了,大家回去吧。”


场面大为震撼,石凯的下巴差点没兜住,但因为怕被记迟到所以被迫兜住,然后往教室里狂奔,何运晨慢悠悠地把吐司还给曹恩齐,两个人不紧不慢地在走廊上散步。


“不是,她刚刚在说什么啊,”他越想越不对劲,“……蒲熠星没找她结烤肠钱吗?”“应该没有吧,不然撒老师早就来问他为什么上课睡觉了。”曹恩齐笃定得很。


这个推理思路,实在是太合情合理了。何运晨叹了口气:“难怪这社会腐败,罗予彤和齐思钧这样祖国的食人花,罪不可赦。”









05


自从那天嘴了一下罗予彤以后,报应就落在了何运晨自己身上。


班长关心同班同学,是正常行为。罗予彤很关心同班同学的家庭情况,是负责任的行为。至于去询问为什么曹恩齐和何运晨最近总是成双入对,大家也没搞懂这是什么行为。


曹恩齐支支吾吾,躲躲闪闪,磨磨蹭蹭,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不能说。”看他抓着书包带子的手通红,罗予彤也不忍心再为难他了。她拍了拍旁边蒲熠星的肩膀:“行,小曹不说,你来说。”


“这是能说的吗?”蒲熠星道,“那我……”


“小何跟家里吵架了。”曹恩齐抢答。


蒲熠星:“……?”


“阿蒲,你已经够坏了,更坏的事,就让我来做吧。”曹恩齐目光诚恳。


“……???”








06


听完曹恩齐吞吞吐吐的讲述,罗予彤终于知道他们说的“坏”是怎么回事了。


上次唐九洲跟家里吵架,被断了生活费,然后去隔壁学校的朋友家住了好几个星期。齐思钧和蒲熠星假装老师搞家访突击,发现他居然还玩得挺开心,甚至有点乐不思蜀。


这次何运晨跟家里吵架,被断了生活费,然后曹恩齐和蒲熠星都在偷偷帮他。


罗予彤问:“你们怎么帮的?”


“卖艺赚生活费去了,”蒲熠星呵呵笑着,“我带他跳街舞,带他唱rap。校门口卖烤串的老大爷看了都说好,下次文艺汇演直接报小何的名字。”


“……,”大无语,罗予彤一时间心情复杂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想了半天只好放弃,“……那,他为啥和家里吵架?”


曹恩齐摸了摸通红的耳朵,低声道:“家里让他去买冬苋菜来着,然后他不认识嘛,买错了,回到家就被骂了。刚好那天小何考差了心情不好,和我玩游戏输了心情不好,去樱花林被蚊子咬了八个大包心情不好……就吵起来了。”


“……都是他跟你说的?”


“……算是吧。”


“啥叫算是?”罗予彤感觉自己逐渐要失去耐心,手里痒痒的缺块板砖,“我咋感觉这事儿就你知道的最清楚,我们都不知道啊?”


“因为我前半段都在场,”曹恩齐目光诚恳,诚恳中带着羞耻,“……那错付的冬苋菜,是我俩一起买的。”


“……”







07


罗予彤是个好班长。


负责,有趣,认真,她是个好班长。


没有把Timo的存在告诉班主任而是和他一起冒着雨偷偷送到了宠物医院,石凯觉得罗予彤是个好班长。


帮为了给Timo治病逃课的自己写了检讨,用零花钱给Timo买了好多吃的,石凯觉得罗予彤是个好班长。


就算顶着烈日敲着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玩具木琴在篮球场边上监督早读迟到的他做折返跑,石凯也依然觉得罗予彤是个好班长。


他跑完了,大汗淋漓,瘫坐在篮筐柱子旁边大喘气,看热闹的人也陆续散去。罗予彤压了压棒球帽,慢悠悠地走过来,挨着他坐下,把手里拧开盖子的水瓶递给他。石凯道了谢,吨吨吨喝了好几大口。


他气还没喘匀,身上好多汗啊,可是小姑娘安安静静的,呼吸均匀,一阵微风吹过,淡淡的沐浴露香气飘进了石凯的鼻腔。


“你怎么还敢迟到啊,这次是阿蒲帮你写检讨了,”罗予彤说,“他好无聊,给你写了个中英对照的版本。”


“不是吧!……你真给老班告状啦?”


罗予彤笑了笑,没说话。


寂静,被太阳光烘烤的寂静。叽叽喳喳的人和鸟儿都在午休,只剩风吹的声音。罗予彤没扎马尾,发丝悄悄地滑过石凯的肩膀。“给我唱个歌吧,”她说,“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要给我唱歌吗。”


石凯想了想:“行。”


“班长,班长,心肠不坏~”


“班长,班长,傻得可爱~”


“肥头大耳……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后面这段歌词居然是这样的了!”


……


“石凯,闭嘴吧。”








08


“二姐啊,你下个月还竞选班长不?”


“……还不知道呢,问这个干嘛?”


“没干嘛,”石凯双臂交叉枕在脑后,打了个哈欠,“……你当班长挺好的。”


就在那个位置,陪我们久一点吧。


“喂,”罗予彤用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声音里带着笑意,“要睡的话,就回班里睡吧。”








09


就一直在一起吧。


让这个夏天再长一点吧。








FIN

不用带脑子看的治愈(?)小短篇。

其实最近非常开心,我还蛮喜欢院4之向往的生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7)

热度(707)

  1. 共3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