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记一次平淡无奇的鬼屋之旅 || 南北

WARNING:OOC

 

/勿上升。

 

/刑侦PARO,《二队立志推前浪》系列。队友即学院成员。

 

/南北ONLY。郭蒲不逆。

 

/破案之余谈个恋爱呗。

 

 

 

 

Summary:请大家尽情享受鬼屋之旅吧!

 

 

 

 

 

 

00


唐九洲归队那天,撒贝宁仿佛看到了一群来接幼儿园小朋友放学的老父亲。


——一个个面容俊朗,或温润如玉,或清新脱俗,总之各有特色。偏偏这脸上的笑意沧桑而满足,像老农民们满怀幸福走进了该丰收的玉米地。



01


“齐——妈——!”


唐九洲左手一个帆布包,右手一个电脑袋,穿着件五彩斑斓的毛衣,嘴里惊喜地大喊大叫,从走廊那头飞奔来。齐思钧的眼镜没戴稳,老远看见一队办公室里竟然出现了一道彩虹。厉害,简直违反自然科学。


“我终于解放啦!”唐九洲左右手同时一松,整个人跳到了齐思钧身上,喜滋滋地说,“我终于又回到二队的怀抱啦!今晚你可要请我吃饭!”


郭文韬和蒲熠星眼疾手快,同时伸手,分别接住了被唐九洲天女散花般抛弃的两个包。其动作之默契,让邵明明在后面忍不住吹了个漏风似的口哨。


齐思钧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兔仔从身上扒拉下来。他用手指戳着唐九洲的额头,数落道:“你有没有礼貌?刚刚喊我什么?我平时都这么教你的嘛?你到底有沒有在一队丢我们的脸啊?你归队不请我吃饭还让我请你吃饭?……”唐九洲一脸笑嘻嘻,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倒是齐思钧,说着说着就被他的笑脸整得没了脾气,反而把自己整笑了。


“好了好了,”周峻纬一手一个把他俩隔开,“回去再说、回去再说,这还在人家办公室门口呢,别丢人。”


“他还怕丢人啊,”蒲熠星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把电脑包往唐九洲怀里一甩,一副炫酷狂霸拽的表情,“九洲,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一队帮人家工作这段时间,把人家的资金吃掉了多少啊?”


唐九洲尴尬地搓着手,不出所有人所料,开始傻笑:“开玩笑,我小鸟胃咧,我哪能吃多少啊……”“也是,”文韬同学人美心善,不像其他哥哥那样挤兑他,还乖乖抱着弟弟的包,“九洲都瘦成一洲了。”虽然笑话很冷,但毕竟是文韬哥哥说的,要捧场。唐九洲投去感动的一瞥。


可周峻纬就是典型的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听说不只是伙食费啊。我姐说了,我们九洲特能干,在办公桌上加了个炉子,天天整烧烤。一队那个电费蹭蹭上涨,油烟味到处都是。”


这很唐九洲,一听就是这个皮蛋会干出来的事情。


齐思钧和周峻纬还在围着唐九洲打趣,郭文韬偷偷捏了捏蒲熠星的手指,跟他咬耳朵:“我进去跟前辈们打个招呼。”“好,”蒲熠星点头,顺手把什么东西塞给他,“你顺便问问他们谁有兴趣一起去玩玩吧。”


郭文韬“嗯”了一声,见没人注意他们,飞快在蒲熠星脸颊上啄了一下。蒲熠星从他怀里接过唐九洲的包,投去毫无震慑力的一记眼刀,脸颊粉红。

 


02


“鬼屋?”


白敬亭看着手里的门票,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们的活动,都会是去玩玩密室逃脱什么的呢。”“确实想过,”郭文韬答,“但考虑到是周末,最终还是决定解放大脑。”


“说的也是,平时用脑多,出去活动还是放松点比较好,”白敬亭伸了个懒腰,摆摆手,“我就不去了,你们自己玩吧。虽然那个小朋友是还给你们了,但是图案破译不等于犯人落网,我们还得继续蹲他。”“辛苦了白警官,告辞。”郭文韬本来也就是来走个过场,没想着前辈会有时间精力陪他们闹腾。当下浅浅鞠了一躬,转身就走。


“哎等等……”


郭文韬回头,静静地眨巴着眼,示意自己在听。


“那个……叫你们那小朋友常来啊,”白敬亭表情复杂,看上去是纠结了很久才犹豫着说,“他、他那烤串做的挺好吃的。”


面无表情的郭文韬内心已经挂出了十万个问号:“……?”


果然在吃这方面,长江后浪还没法推前浪吧。

  


03


要去鬼屋玩的事情,原本只有蒲熠星和郭文韬知道。


进二队后没两天,郭文韬就从特警宿舍搬到了蒲熠星家。这样不仅离二队的办公室近了许多,也方便……做一些成年人做的事情。蒲熠星委婉地提醒过郭文韬,你不能太放肆,我们的邻居就是周公子,人家会嫌我们吵的。郭文韬心里有点纳闷传说中家大业大的周公子怎么会跟他们一样在外面租公寓住,但还是很快安慰了蒲熠星。


“没事的,你以为峻纬就不吵了吗。”


“……”


蒲熠星:话是这样说但总觉得周峻纬的形象在我心里崩塌了一角。


看来蒲队长的思想还停留在仙子不用进行成年人活动的阶段。郭文韬琢磨着这很不行,这还不如不当仙子。不过当邻居应该也有几个月了,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周峻纬的妻子。二队内甚至戏称周太太是“薛定谔的周太太”。


蒲熠星那天洗过澡以后就跟没骨头似的窝在沙发一角订门票,看着看着手机突然问道:“我们要不要请上弟妹一起去啊?”


郭文韬刚美人出浴,浴袍带子缠着细腰,在擦头发:“……哪个弟妹?”“你只有一个弟弟嫁了出去,”蒲熠星叹气,坐了起来,“峻纬嘛。我不是说周末组织个活动给九洲接风洗尘吗?想着去鬼屋陪他玩玩,所以要不要叫上峻纬家里那位啊?”


郭文韬以为自己听错了:“……去哪接风洗尘?”“鬼屋啊,”蒲熠星挠挠头,“他们小孩子不喜欢这个吗?”


郭文韬没接话。


郭文韬迅速摸出手机,打开了某宝。


“干嘛?”蒲熠星好奇,凑过去把下巴垫在他肩上。“买耳塞,”郭文韬头也不抬,“……我觉得我们肯定需要的。”


蒲熠星:“……你那几个是弟弟,不是什么重型武器。”



04


“去鬼屋接风洗尘?谁的主意?”


周峻纬捏着门票,眼神古怪。郭文韬握拳凑到嘴边清咳了两声,周峻纬手一摆:“行了,不用说了,我知道,阿蒲的主意。”


“……你们学心理的都真厉害。”一个“都”字隐约让人察觉,韬总大概在峻纬姐姐的手下也领教过。可周峻纬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道:“想这种问题如果还要动用我的专业知识,我的大脑就是个摆设,懂吗?”能想出这种鬼主意的,难不成还是你郭文韬吗!周公子内心崩溃。


“那……你太太,去吗?”


“她算了吧,”周峻纬低头喝了口咖啡,“她最近生病了,我不让她出门吹风。”


……


空气诡异凝固。


周峻纬抬头,发现整个办公室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


“干嘛?”


“……就是生病了不能去啊,看着我做什么?”


“……你们不相信吗?是真的啊!”


“我真的有太太啊!——”


简直是困兽之斗,垂死挣扎,——薛定谔的周太太今天也还是没能出场呢。

 


05


周六阳光灿烂。


公车上,潘宥诚和邵明明叽叽喳喳说着自己的鬼屋经历,比赛谁更菜鸡。齐思钧在法医科通宵了,正靠窗补眠。唐九洲坐在他旁边,仰着头和周峻纬讲冷笑话,话没讲两句,自己却笑个不停。周公子则因为又没把周太太带出来见兄弟,被罚站了。修长身躯往过道里一站,又是二队展现仙子下凡的颜值高光时刻。


郭文韬和蒲熠星一起坐在后排,前者在口袋里摸索了两下,递给蒲熠星两对耳塞。


“你来真的?”蒲熠星接过,没忍住笑出了声,“他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会被吓到的啦。”郭文韬面色不改:“你往前传传。”


“噢。”蒲熠星乖乖照做。他刚要拍唐九洲的肩膀,被郭文韬拦住,“……不是给他,给齐法医。”


“……?”


“九洲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是输出方,防御武器给他是浪费,”郭文韬一板一眼分析局势的样子,让蒲熠星以为他们还坐在办公室里面分析案子,“乖,相信我,耳塞这种东西就是用来防御尖叫的。”


文韬哥哥一声低沉动听的“乖”,给蒲熠星激得浑身一抖。他把耳塞丢到熟睡的齐思钧怀里后还在忿忿想着,郭文韬不开口时用脸撩人,开口了用声音撩人,这可怎么办好啊?急,男朋友是特警一枝花,会招蜂引蝶怎么办!


说起这个,蒲熠星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06


“韬韬。”


每当蒲熠星换上那种黏糊糊的声线,和那种贼兮兮的笑容,明明知道他是在利用美色营业,可郭文韬还是会心软一秒……虽然大多数时候会马上背后发凉。


“嗯?”他游刃有余地挑眉笑,示意自己已经接招。


“我问你个问题,你凑近些。”蒲熠星朝他勾勾手指。郭文韬低着头凑了过去,蒲熠星还没开口,他的耳廓已经慢慢泛红。


“你说说,唐九洲好看吗?”


……


这该死的、熟悉的语调!这男人该死的记仇!


郭文韬强忍着咬牙切齿:“……不好看。”


“我就觉得很奇怪,”蒲熠星显然比他更游刃有余多了,“你为什么醋周峻纬,可从来不醋唐九洲?明明我跟这个弟弟待在一起比较多,对吧?”说罢还有些小小的、可爱的得意,似乎打定主意郭文韬不能奈他如何。


郭文韬清浅一笑,甚至动手捏了捏蒲熠星的脸颊:“因为你待九洲的态度很明显,是儿行千里母担忧。”


“……什么?”


“不是,我说,父爱如山。”


郭文韬来二队没学会什么,求生本领倒是进步了不少。

 


07


刚进鬼屋时,小孩们虽然哆哆嗦嗦,但勉强能保持理智。唐九洲一把抱住周峻纬的手臂边抖边默念“相信科学相信科学”。“你能不能行了?”周峻纬的步伐稳健,半带着笑调侃快要抖出毛病来的弟弟。


“男人不能说不行!”唐九洲咬牙切齿,“走!邵明明!我们俩去开路!”此时的邵明明已经和潘宥诚抱在一起,腿软到拖都拖不动了。刚走第一段路,基本上就是黑暗无光,偶尔从墙壁里喷出点彩色的烟和诡异的声效而已。蒲熠星打了个哈欠,断定这些小子们这么害怕要么是心里有鬼,要么就是想象力太丰富。


郭文韬双手插着口袋,东看西看,用顶流男明星的脸,T台超模的气质,走出小区大爷散步一样的步伐,跟在队伍的最后。


“九洲,我跟你打头阵,”蒲熠星晃悠着朝唐九洲走去,正好在绿光亮起的一刻冲郭文韬投去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同舟共济,父爱如山。”“啊?不了吧哥!你这是贼船!快放我走!呜呜呜……”唐九洲想躲,无奈武力值有别,被拖着拽着,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像只巨型螃蟹一样驰骋在墙上。


郭文韬大概猜到了蒲熠星到底想搞什么鬼,心里直发笑。他做了个口型,蒲熠星借着薄薄灯光,看得还算清楚。


——耳、塞、啊。



08


事实证明,“竹叶青”和特警的训练效果绝对首屈一指。——郭文韬没有估计错形势。


“啊啊啊啊啊!——”蒲熠星被邵明明一嗓子喊得宛如被人迎头痛击。弟弟捂着脖子,上跳下窜。刚才前一秒,鬼屋里的真人NPC从他身后匆匆跑过,还笑嘻嘻地在他脖子上吹了口冷气。阴森森,凉飕飕,像是……蛇信子舔过的微妙触感。


然后邵明明疯了。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把唐九洲超喜欢的那件彩虹毛衣拽成抹布了。唐九洲也开始喊了,虽然声音没压过邵明明,但是双层叠加的功力估计把人家“鬼”都给吓着了。


郭文韬淡定地把耳塞递给疯狂流冷汗的周峻纬,然后自己再淡定地戴上:“挺管用的,我们特警训练没少用这个。”周峻纬的手有点抖,缓缓呼了口气。齐思钧显然是夜班上懵了,又不忍扫了唐九洲的兴,才强忍困意陪他出来玩。他也一直走在郭文韬身边,有好几次,郭文韬都觉得他马上就要就地睡着了。


吵吵闹闹的小孩们在前头蹦跶,很快把他们几个甩在后头。


“准备上奈何桥了。”蒲熠星突然挽住了郭文韬的手臂。“我记得那个桥会抖,你们小心点走路。”周峻纬提高声音嘱咐前面的弟弟。


郭文韬僵了一下,正要说什么,蒲熠星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韬韬你别害怕,抓紧我就不会掉下去的。”


什么?


这声音听着不太对。郭文韬本质孤狼,五感敏锐,几乎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蒲熠星声音里不易察觉、不同寻常的一丝颤抖。“怎么了蒲熠星?你是不是害怕什么?……应该不是黑,也不是鬼吧。……是桥吗?晃动?还是,会给人坠落感的东西?”郭文韬凑到他耳边,低声的猜测伴随细微喘息推测。蒲熠星躲了躲,避开越发靠近耳廓的嘴唇:“我是怕你掉下去,怕你不见了。”


黑暗里看不清表情,那人的声音里又像平时一样漫不经心而随意,叫人分辨不清真伪。郭文韬不是周峻纬,没有那样轻易洞察人心的本事。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只好紧紧扣住了蒲熠星的手来平复自己的急促心跳。


你说的话,几分真切,几分虚假?几分仅仅是因为眼前,几分又是涉及那些我不曾参与的岁月,不曾伴你走过的回忆?几分是因为鬼屋,几分是因为过去的恐惧?竹叶青有它的战场,蒲熠星呢,蒲熠星在这些年里,又是怎样走过来的?——郭文韬有很多话涌到嘴边,他每一个都想问,都想让蒲熠星一五一十全告诉他。


可他没有。


或许是鬼屋里并不合适,或许是天生的腼腆让他失去了这一个开口的机会。因此在蒲熠星问他为什么要突然拉他的手时,郭文韬只说。


“没什么,我害怕。”


他笑得羞涩,掌心里放着蒲熠星冰冷的手。

 


09


奈何桥果然很抖。


邵明明、唐九洲和潘宥诚的三重惨叫足足响彻两分钟才逐渐安静了些。周峻纬在后面指指点点,说他们的合唱缺乏美感,加上石凯才能勉强提高平均水平。齐思钧的哈欠一个连一个,也不知道有没有看路。


好吧,他确实没有在看路。


“老齐!——”


周峻纬已经过了桥,抱着双臂看郭文韬他们,突然越看越不对劲。他慌慌张张地推开面前的唐九洲,拔腿就往桥上跑了回去。周峻纬一声平地惊雷吓得齐思钧一激灵,等反应过来时,却已经发现天花板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他的腿没有力气,支撑不住疲惫的身子,手下意识地要抓住什么,却还是有心无力地仰面朝桥下摔倒。


“啪。”千钧一发之际,齐思钧的手腕被牢牢扣住。郭文韬腰一拧,小腿用力,仅仅依靠腰部的力量把人从桥的边缘拽了回来。可蒲熠星却忽然头皮一麻。他的大脑提前反应过来,郭文韬此时的动作并不是一个把人捞回来的动作……


他们交换了位置。


“郭文韬!!!——”

 


10


唐九洲和惊魂未定的周峻纬咬耳朵:“哥,队长最近身体不好吗?”


“哪不好?”


“脑子……不好?”


周峻纬瞥了他一眼:“你说你自己呢。”


郭文韬就站在地上,和站在桥上的蒲熠星只差了半米左右的距离。他愣愣地仰头看着面色惨白的蒲熠星。


“……别、担心,soft landing。”



11


郭文韬没事,因为桥下面啥也没有。掉下桥就跟走下一节台阶一样。


——简直浪费了韬总惊为天人的救援动作。


周峻纬中肯评价:“还蛮浮夸。”



12


其实也不是啥都没有。


郭文韬见蒲熠星和周峻纬搭着肩膀走远了,才犹豫着把什么东西塞进了齐思钧手里:“齐法医,你鉴定一下?我刚刚摔在桥底,不小心抓到的。”


齐思钧迷迷糊糊一摸,彻底醒了,冷汗一下子浸透了衬衫那种。他急忙摸索着把手机掏了出来,手电光亮起的一刻,他看到自己的手心躺着一截血淋淋的、塑料管似的肠子。


哈哈。齐思钧觉得自己人没了。



13


淡淡定定周峻纬说:“不知道到底是谁身上有问题,一出去就有命案。以后大家就别聚了,在办公室吃个火锅烤个串也挺好的。”


惊魂未定唐九洲说:“是,我怀疑这个作者天天就会标题欺诈。”


齐思钧?


齐思钧什么都不想说。


 

 

 

 

 

 


 

 






FIN

CP是郭蒲only,什么一带三的官配在这里并不适用。没有纬钧没有九明,🚫ky。

评论(113)

热度(8761)

  1. 共18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