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先看置顶 -
- 消息通知已关 有要事请私信 -

郭文韬今天吃醋了吗 || 南北

WARNING:OOC

 

/勿上升。

 

/刑侦PARO,《二队立志推前浪》系列。队友即学院成员。

 

/南北ONLY。郭蒲不逆。

 

/破案之余谈个恋爱呗。





 

Summary:懒得Sum,自己看题目。

 

 

 


 



01


“蒲熠星,问你,周峻纬好看吗?”


……啊?“郭、文韬……”


啪!哐当!咚!——以上依次是蒲熠星同志的马克杯掉地上、人从沙发上掉地上、起来时不小心用自己的额头暴击郭文韬同志的膝盖发出的剧烈声响。


气定神闲郭文韬没坐住,文件随手一丢,雪白的纸哗啦啦飞了出去,顺着沙发滑到另一边的地毯。他屈着上半身,揉了揉蒲熠星日渐稀薄的发顶,温声道:“怎么了?摔疼了吗?……怎么这么不小心?”


蒲熠星扶着晕乎乎的脑袋,正想怼郭文韬两句,抬眼刹那就被他温柔似水的眼神勾了去。恶言恶语卡在喉咙处吐不出来了,甚至在认真地思考起郭文韬的膝盖会不会比自己的脑袋更痛。瞧瞧,还真的是丝毫没有被“美男计”欺骗多次、得长记性的自觉。


“疼吗?”郭文韬见他看着自己突然陷入呆滞状态,冰凉掌心托住他粉糯脸颊,声音又低又软,“手放开,我看看。”蒲熠星盘腿,乖乖地坐在地上仰头看他,眉心浅浅皱起:“……你等下。”


 “嗯?”


 “……你刚刚那句话,再说一遍。”


 “我要看看你摔到哪里了。”郭文韬的语调波澜不惊。


蒲熠星盯着他的眼睛,终于想起自家男朋友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纯良无辜,强行冷静毫不上当:“不是这句,是让我掉下沙发那一句。”郭文韬一怔,喉结动了动,天生似猫咪上扬的嘴角抿下去一点。


蒲熠星双手搭在他膝盖上,眼睁睁看着郭文韬白皙面颊和耳廓以慢慢变红。先是淡淡的粉红,然后像樱花盛开铺满山野,最后嫣红如嚼碎的樱桃肉。他撇开眼神不说话,蒲熠星饶有兴致,非要追着他眼神走,弄得郭文韬狼狈至极,根本不知道该看哪里。最后别无选择的他只得伸手盖住了蒲熠星的眼睛,却没有盖住他得逞的笑容。


“你别看我。”


 “可以啊郭文韬,有点意思,学会吃醋了。”


郭文韬没有接话,蒲熠星握着他的手腕把手拿了下来,看见他眼里写满了猝不及防的羞涩。


“你自己说说,你以前哪能问出这种小女生在意的问题啊?周峻纬好不好看关你什么事啊?”蒲熠星忍俊不禁,心道文韬妹妹有时候果真是软糯可爱好欺负。郭文韬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红着脸低着头,想要起身捡散落的资料却被蒲熠星摁住了膝盖。


“不准吃醋啊,你最好看。”他凑到郭文韬耳畔软着嗓音说,自然看不到那人突然沉下的眼眸和心中兀起的夜生活计划。



02


“噗!——”周峻纬猝不及防地把咖啡喷了一桌,道,“不是,他们小两口这……又关我什么事?”


齐思钧坐不住了,手忙脚乱地抢救被咖啡浸透的被害人资料:“你的嘴巴不要就捐给需要的人!天啊这死者的脸都染成棕色了……人家多可爱一大汉子啊……人与人之间能不能有点尊重……”


周峻纬有点心虚,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唐九洲的耳后还架着自动铅笔就贼溜溜地凑过来,笑得像只兔子:“小齐哥,你又去队长办公室那儿偷听呢?”齐思钧哽了一下:“去去去,偷听说得多难听啊……我这是关心你们,包括情感生活。”说罢学西子捧心,其动作之油腻完全对不起其情感之充沛。


唐九洲“噢”了一声,拖着长调,九转十八弯:“那您真的太关心了,我觉得您很快就能八卦到文韬他们用哪个牌子的套了。”咖啡喝两口喷一半的周峻纬持续受到惊吓:“唐九洲!你才多大!你给我过来!——”唐九洲捂着脑袋缩了回去,杠铃般的笑声响彻整个二队办公室。


话虽如此,可惜二队的情感生活没什么值得齐思钧关心的。除了周峻纬那个从未谋面的、薛定谔的太太,就只剩下一对内部消化,——韬总和他的奶凶小猫咪,呸,应该是队长和他的千年小狐狸。


唐九洲继续东施效颦,比齐思钧还油腻:“呕,邵明明你这个句式真让我想到小学同桌最喜欢看的那种小说,封面花花绿绿、字体花里胡哨那种。”邵明明造完句之后又跟唐九洲说开了,话题自然就是玛丽苏言情,叽叽喳喳的,自然就忽略了周峻纬仍在持续变大的脑袋。


“他们两个谈恋爱非要提我,这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周峻纬把文件整理好,叹气道,“我就是觉得吧,文韬……可能对我有意见。”


郭文韬是最近新进队的。听说是石凯被上头拉去特训,临时给他们塞了个人。石凯那天屁颠屁颠地收拾东西要走,潘宥诚、邵明明他们在后面眼泪汪汪,可他笑得没心没肺:“我跟你们说,新来的哥哥是队长的男朋友。”齐思钧还在那叨叨个没完:“你去特训一定要乖乖的不要调皮不要大半夜唱歌不要总是跟别人划拳不要……什么男朋友?!”


“队长的,据说地下恋情好多年了,”石凯故作高深,“你别看队长高冷,谁也看不上,其实人家啊,早就已经谈了好多年啦。”


“队长的男朋友”在石凯走后,一时间成为了二队的热门话题,唐九洲甚至兴奋地喊着一定要给队长买个热搜,就写“爆!二队队长恋情曝光!对象竟然是他……”


“可是阿蒲的男朋友,会是怎样的人啊。”周峻纬思维在线,一语中的。


是啊,蒲熠星的男朋友,会是怎样的人啊?


邵明明一撩头发:“你们不知道,阿蒲这个人还是有些传统的,我觉得他肯定会选那种看上去很有气质,话很少但是很大气的。对!就那种……民国少爷,温柔校草!”唐九洲快把手里的魔方转烂了:“我觉得嘛,肯定是那种脾气特别好的,特别能容忍蒲熠星那张嘴的。要么就是比他能怼,要么就是宠着他,什么也不怼。”


齐思钧点头:“这个人肯定也比蒲熠星能照顾人,不然他们俩就只能一起搬去养老院住。


潘宥诚星星眼:“聪明能干肯定是不用说了的!能配得上队长的,肯定也是超级厉害的人啦!”


不愧是重案破案率百分之百的二队,你一言我一语把郭文韬的形象特征大概分析出来了。可是那天,唯独周峻纬没说话,也不是故作矜持,不想参与这个无聊的猜猜猜环节,只是……他总觉得大家对郭文韬的猜测都太表面了,而他苦于没有证据,有些猜测还是不说为好。


就比如……占有欲太强?


周峻纬深知,像蒲熠星那样骄傲的雄鹰,想要锁住他的心必然是需要本事的。既然郭文韬能把蒲熠星留在身边那么久,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想,那都是非常有这个本事的。——不管是让他爱上他,还是让他离不开他,蒲熠星的这位神秘男友,都不会是简简单单的角色。


虽然和郭文韬的相处时间不长,但毫不意外,齐思钧先看破真相,抱臂冷笑:“文韬啊,他不是对你有意见,他就是对靠近蒲熠星的所有生物有意见。”潘宥诚小声:“怪不得队长家没有老鼠啦。”唐九洲笑得整个人差点没坐地上:“韬总牌杀虫剂,专业除四害!”


似乎成为了四害之一的周峻纬:……?



03


周峻纬现在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成了郭文韬和蒲熠星感情生活的定时炸弹。不仅要把两个人炸分手,最重要的是自己肯定要炸得粉身碎骨。


唐九洲终于把那个魔方转烂了,转头换了一个四阶的继续玩:“你想多了,你不是炸弹,你充其量就是一种调味料,给队长和文韬增加情趣。他们俩,防爆的,炸不开。”周峻纬看他头也不抬,还笑成那个鬼样子,气得差点揉乱了发型。


“什么调味剂?你觉得被当作调味剂有什么好的吗?”


齐思钧想了想:“醋吧。”


周峻纬:“……”


“行吧,”为了这位唯一“嫁”了出去的二队独苗身心健康,聪明机智的唐九洲小朋友放下了他的魔方,同时还抢下了周峻纬的可乐喝了一大半,“嗝,这样,我们站在文韬的角度,来给你分析一下。”


“行。”虽然周峻纬觉得唐九洲很不靠谱,但还是得试试。

 


04


唐九洲正襟危坐,对面是同样正襟危坐的周峻纬。


“你为什么每天早上都给队长送咖啡?”


“啊?”没想到第一题就给周公子问懵了,“这、这……我这不是顺便嘛,而且不给你们都送了吗?”


“我没有。”潘宥诚插嘴。


“你不是说了不喝嘛!”周峻纬无辜,“……不是,这什么意思,我给队长送咖啡,文韬觉得我另有所图?”


“那好,换个问题,你那天为什么突然就扑倒了队长,还要这么用力抱着他?”


“哪天?”周峻纬思索,恍然大悟,“……你别说是我给队长挡子弹……”


“借口!”唐九洲叉腰起立。


“挡子弹当然没问题,文韬肯定也觉得队长没受伤很感激你,”齐思钧眼看着唐九洲这走向越来越魔幻了,忙出来把话题引回正轨,“但是啊,事后队长怎么了来着?”


“忘了。”周峻纬诚诚恳恳。


“彩虹屁大赏啊!成语词典蒲熠星上线,吹得你又帅又能干,是二队仙子啊!”邵明明帮他回忆。“对啊,”唐九洲又开始满脸堆笑,说着和他年龄不符合的话,“你可知道那天过后,队长都是扶着腰来上班的。文韬也眼眶红红,一整天都低气压,一句话都不说。”


周峻纬:……


周峻纬:我明白了,我承受不了队长如此殷切的同事情,这就告辞。



05


郭文韬从蒲熠星办公室出来以后,发现二队的氛围有些许奇怪。


唐九洲装模作样地扭着手里早就玩腻的魔方,邵明明的报纸拿反了,齐思钧见他一走出来就拉起周峻纬说要去审那个刚抓回来的嫌疑人。你问哪个嫌疑人?就是被郭文韬稳稳一脚踹开门,狠狠一拳砸脸上,昏迷了一周才刚醒的嫌疑人。——对对,就是企图开枪打蒲熠星,幸亏周峻纬反应快才没出事那个。


“峻纬……”蒲熠星从房间里探出头来,软乎乎一只,甚是可爱,“你进来一下呗,我有话……”


“不不不我不可能比得过的!队长过誉!文韬才是二队仙子!是天仙下凡!此人只应天上有!文武双全!外能一拳五百擒拿犯人毫不费功夫!内能贤妻良母照顾队长心细海底针!北大校草警界之光……”


“峻纬。”齐思钧捂脸,周峻纬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下意识的彩红屁因求生欲而开始,又因求生欲而结束。做人太难了,只是没想到做个已婚男人也这么难。


蒲熠星听了一半就猜到是哪个混蛋偷听他们讲话了,气得脸色通红,恶狠狠地甩上了门回房,仿佛这样做就能表示自己没害羞一样。倒是郭文韬笑了,唇角微微上扬,笑得很仙很仙。他亲手给周峻纬倒了一杯咖啡,送到他面前,还说了句“谢谢”,声音很仙很仙。



06


可是这哥哥脑袋里盘算的东西有多黄色,又有谁知道呢。


今天的唐九洲依然觉得成人的世界很有趣。


 

 

 

 

 

 

 

 


 




TBC

峻纬gg当然是我的!所以不要因为笨蛋情侣伤心!(?

后续已出,是長篇連載,主线剧情复杂,建議按順序閱讀。線索都會安排,因此請您牢記,不做任何沒有證據的推理。



-补充↓ 一句写给二刷/回来找线索的读者的话-

請  不  要  剧  透

没有纬钧没有九明,ky滚。


-200804-

因为lof疯了 这里的文章很多被屏蔽 可以去看本合集那条“0804”获取更多信息 

评论(238)

热度(32139)

  1. 共336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K.|Powered by LOFTER